把她的腿架在墙上疯狂律动_双飞贵妇春潮

 应该是食物过敏,刚才那粥里怕是加了虾仁,我一直低头吃,所以没注意到这些。

  意识陷入昏暗前,感觉有人把我抱了起来,清冽的香烟味,淡淡的,不像是严牧函的味道……

 文学

  醒来,是在急症室,手臂上还输着液,身边站着唐诺兰,病房外面有男人的争执声。

  脑袋不舒服,我没注意细细听。

  唐诺兰见我醒来,冷哼了一声,“唐言,你说你怎么不直接死了?”

  扫了她一眼,我淡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高兴,自然不会给我好脸色,“你在餐厅里晕倒,牧深将你送来的,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

  我失笑,讽刺道,“原来是打扰了你们约会,抱歉。”

  她自然能听出我话里的讽刺,冷哼一声便出去了。

  进来的是严牧深,男人双手抄兜,冷冽淡漠,修长如玉的身子立在病床头,漆黑如夜的黑眸看着我,一动不动的。

  他不开口,我心里有些发毛,主动开了口,“你今天不出差么?”

  昨晚他似乎说过,要出差。

  “我没去,你很失望?”他心情不要,话里就能听出来了。

  他的目光太晦暗难测了,移开目光不和他对视,我开口,“你送我来医院的?”

  “你希望是谁?严牧函?还是你别的情人?”

  压下心里的不悦,看向他,我开口,“严牧深,我们之间的事,一定要扯上牧函么?你和我妈之间,我说什么了么?”

  他不开口了,走向我,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抬眸看了看输液的瓶子,最后将目光落在我身上,“我和你妈从一开始就没什么。”

  我愣了一下,这是解释?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没兴趣知道。”我是真的没心情知道,所有的事情乱成一团,这些事,剪不断理还乱。

  病房里太过安静,我知道他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怒意,若不是因为我此时躺在病床上,恐怕他会发作。

  但最后,他只是看着我,无声叹了口气,开口道,“疼么?”

  我:“”

  “还好!”

  这样突然随和,让我不适。

  他几不可闻的冷哼了一声,倒是明显的表明自己生气了,“疼点好,不长记性的下场。”

  我

  这人怎么了?

  空气里就这么沉默了。

  严牧深给我办理了住院手续,安排了我的事之后,就一直坐在病房里守着我。

  其实不是什么大病,就是简单的食物过敏。

  我一直没见到严牧函,病房里没有旁人,不可能问他的去处,索性也就不开口了。

  到了傍晚,严牧深起身出了病房,我才给严牧函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那头便接听了,“言言,你怎么样了?”

  “没事!”应了他一声,我道,“严牧深没找你麻烦吧?”

  他似乎有些自责,开口道,“没有,抱歉,我不知道粥里加了虾仁,是我大意了。”

  我摇头,意识到电话那头看不到,便道,“怪不到你头上,我没什么大事,你现在既然已经回费城了,有什么打算么?”

  他静默了一会,开口道,“言言,我唯一的打算是带你离开”

  “严牧函,我已经嫁给你哥了,”打断他的话,我蹙眉开口。

  “你爱他?”

  我沉默了,他开口道,“言言,我迟早会将你抢回来的。”

  “牧函”

  话未曾出口,手机已经被抽走,我愣住,回头,对上严牧函阴冷冰寒的黑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84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