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寡妇日出水好爽_撞击她的娇嫩高H

  晚上我失眠了,一直在想高粱地的那对狗男女,那女的皮肤真好啊,比城市里的女人皮肤都要好,水嫩嫩的,尤其是她的下面一根毛都没有。

  粉红色的缝隙不断开合,迎合着男人狂轰乱炸。

 文学


  我又想起那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短小如同蚯蚓的东西,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啊!

  恍惚间,那个女人变成了李梅老师的脸蛋,她亲吻着我,我亲吻着她,我学着那个老男人的摸样在地上找东西,可是什么东西都找不到……

  等我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简单洗漱下,我吃了点东西就来到学校,此时第二节课才刚下课。

  胖子看到我的到来,跟我打了声招呼,他说他有事情,让我顶替他一上午,我答应了。

  讲课是枯燥的,我照着书本里的东西,一点点的给学生们灌输知识,并让大家一起来做游戏。

  其中一个小姑娘惹起了我的注意,她年龄不大,衣服特别的破旧。身上有七八块的地方是补丁,即使是在柳庄寨这个贫困的地方,也显得与众不同。

  她的眼眸特别明亮,脸蛋也是洗的干干净净的,我提出来的问题,她都能够很好的解答。

  只是,这个小女孩特别的内向,在做游戏的环节,她从来都是默默的一个人蹲在角落。

  我一直留意着她,后来就干脆告诉她,我今天要家访。

  她听到后,满脸的不愿意,不过耐不住我的劝告,最终同意了。

  上午放学后,她背着书包欢快的走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她。

  在走了二十多分钟后,才到村子的南边,她们家就住在这里。

  当我推开那扇木门后,里面的一切让我傻眼了。

  这哪是家啊,这分明就是一个空房子,只有一张床在屋子的中央,至于其他的板凳啊,锅碗瓢盆啊,衣柜衣厨啊,都没了踪影。

  我疑惑的看着小女孩,只见她用手扭拧着衣服,满脸的悲痛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小妮子,放学回家了啊,看我给你带来啥好东西了,一只烤鸡。”

  进门的是一个清秀的女人,长长的头发,婀娜的身材,尤其是那对浑圆让人过目不忘。

  是她,就是她,是那个在高粱地偷-情的女人。

  她看到我后,也是猛然一愣,还是女孩告诉她,我是老师后,才让我赶紧到屋子里坐下。

  “刘老师,是不是小妮子在学校惹麻烦了啊?”坐在床上后,她着急的问道。

  我尴尬的一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小妮子在学校里很听话,也很用功,我只是看到她穿着的衣服有很多补丁,所以才特意来看看。”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刘老师,你也不用见外,我比你年龄大,以后你叫我一声红姐就可以了。我们这个村子,估计我们家是最穷的。”红姐让小妮子去端茶倒水。

  她则是开始讲起了一段悲痛的经历。

  原来,她家之前在柳庄寨虽然不富裕,但日子也能过的去。后来有一次,他丈夫和其他人带着货物去县城贩卖换钱,就再也没能回来。

  有的人说丈夫死了,有的人说丈夫带着货物躲起来了。

  愤怒的村民把自己家围的水泄不通,孤儿寡女的她哪能抵挡住大家的愤怒啊。

  无可奈何下,看着乡亲们把自己家值钱的东西,全都给搬走。后来还为自己的丈夫弄了一个葬礼,他们说,家里的那些钱一部分是用来给大家抵消货物损失的,另外一部分是给丈夫办葬礼的。

  红姐虽然感觉丈夫不是那种人,但你让一个孤儿寡母的去哪说理?老母亲知道后,也起的旧病复发,很快就撒手人寰。

  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早已经淡忘了当初的事情,红姐的日子这才好过一些。

  我听到后,哑口无言,递给她一个纸巾,让她擦拭泪水,

  “那一天的场面,小妮子也是见到了,所以在她的心里可能留下了阴影,老师,你一定要帮帮小妮子啊。”

  “嗯。”我狠狠的点了点头,告诉红姐,“只要家里有什么难事,你尽管跟我说,我能帮的一定给帮到。”

  我在来这里之前,就从网上看到过新闻,说一些偏僻的地方,假如男人死掉的话,亲戚和朋友会打着办葬礼的名义,把家中一切值钱的东西给搬个一干二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2786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