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H)|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云盘

肯定是因为打针水打多了的缘故,手上点滴三大瓶,看了下容量都是750ml的,就是一瓶一斤半的水呀。


已经打空2瓶,所以我身体里就这样硬塞了3斤水,能不尿急吗?

 文学


这里没亲人也没其他人照顾我,最后我只好自己挣扎的爬起来,带着针水往厕所走。


好死不死,刚挪着身子走没两步,病房里一小孩跑厕所里去,哐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我恨得只咬牙,那小崽子难道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吗?我这样行动不方便的人上了厕所有麻烦?


之后没办法,我只好站着等了会,心想小孩子撒尿要几秒钟?


可我错了,在我等了1分多钟后不见小孩出来我忙问小孩你在里面干吗呢?结果病床上小孩的妈妈笑着说他儿子拉大便……


当时我内心就骂那小孩长大肯定是个单身狗,然后没办法,我要憋不住了,只好往隔壁病房走。


病房的设施都是一样的,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比喻病床多少,洗澡厕所在什么位置,每一个房间都是这样复制出来的。


身体很难受,我挪动的速度比较慢,来到病房外的时候听到青青姐的声音。


我内心激动,心想她还是不放心我?所以才在外面等着我,等差不多了再进来照顾我?


回想我醒来的时候她趴在旁边睡觉的场景我内心顿时涌现一股甜蜜。


青青姐也喜欢我?


这个从来连想都不敢想的想法就这样出现在我心头上,随之而来是兴奋充斥我整个人,充斥着所有细胞。


太好了!


“什么?那乡下仔没上当?”突然,我听到周贝贝的声音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我惊愕站住。


“可不是!我刚刚劝他吓唬他都没用,他说他不怕你。”青青姐道。


听到这里我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青青姐和周贝贝窜和起来想把我赶走……


他们俩人还在聊,丝毫不知道我在偷听。


周贝贝和青青姐都想把我弄走,他们俩人嘴里都在说着讨厌我的话,说什么见一次就想打一次,穷酸样,乡下人。


我咬牙,拳头紧握。


这种众叛亲离被人利用的感觉让我羞辱和愤怒,而这一次青青姐在我心里已经再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她就是个贱人,是贱货!


他们还在说,尿意让我不得不走出去,我假装没看到他们在走廊里,慢慢挪动着走。


他们停止了说话,估计看到我了……


在医院里待了半个月终于出院了,回到后妈家的时候后妈不在家,青青姐上课,所以现在就剩我一个人。


我先来到青青姐的房间寻找东西,看到她内衣内裤后我连忙放到鼻子前闻了起来,我不光闻,我还往脸上蹭,往那里蹭。


我要报复她,我要欺负她。


她是个贱人是贱女人,看不起我,骂我爸,我要让她好看!


下午的时候陈青青回来了,看到我的时候依旧没好脸色,哼我一声进了她房间反锁了门。然后听到她在里面咒骂起来了。


蓬的一声门被周青青甩开,她怒气冲冲向我走来,手上拿着一堆内衣裤然后往我头上砸。


“好你个变态狂,谁让你动我内衣裤的!”


我就喜欢看她生气发怒的模样,我也不说话,就这样笑看着她,任由她已经拿着那些东西砸我一次又一次。


她骂我,来来去去骂我变态,是垃圾,我不管她怎么骂,我就是笑。


没错,我就是要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就是喜欢看到她这个样子。


不是和周贝贝有一腿吗?不是要搞我走吗?


我偏不如你们愿,我不单不如愿,我还要搞死他们这对贱人!


“你们全家都是变态!”最后她吼道,一巴掌向送煽来。我微微后退躲开了,不像之前那么傻着被她煽,笑道:“你妈和我爸是一家人,你和我也是,我全家变态你也是变态!”


我的话令她憋红了脸说不出来,最后她气狠狠的回房间了,又是蓬的一声关上了门。


看到这里我内心有说不出来的愉快感,更令我愉快的时候后妈回来后把我和陈青青喊一起,让我今晚和她一起睡。


陈青青当然不愿意,和后妈又吵了起来。后妈也怒了,说她敢再废话就打断她的腿,说完把大门反锁睡觉去了。


我第一次感觉后妈对我那么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398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