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都市小说全文阅读|玉势调教打屁股姜罚惩罚

“人才!”滕小春擦了擦嘴角的油渍,正儿八经的说道,“我们国家正在大力召唤“海龟”回来创业报效祖国。毛爷爷曾经说过,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大有可为。你倒好,非但不支持我这样的人才在家创业,还要把我往外撵。你这个村长已经落伍了,跟不上时代了。”

刘大庆鄙夷的看着滕小春,“小痞子,你想笑掉我大牙吗?你算哪门子人才?”

“我怎么不是人才了?”滕小春不以为杵的反问道,“我堂堂一高中毕业生,桃花村有几个?你这个村长也不过是个初中生吧。”

 文学

刘大庆顿时无语,他没想到滕小春这张嘴竟如此犀利,自己不但没有说服他,反倒被他奚落了一番,这让他这个村长的颜面往哪儿搁?

看到刘大庆吃瘪的模样,姚美霞心里竟然莫名的生出一丝快意,凤眼看着对面的滕小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惊喜。

“小春哥,你好棒哟。”见到滕小春把桃花村最权威的父亲说得哑口无言,虎子大声的为自己的偶像叫好。

刘大庆有气正没地发泄,顿时虎目圆睁,瞪着自己的儿子怒道:“小兔崽子,大人在这里说话,你在这里乱喊什么!”

虎子吓得一抖,筷子就掉地下了。

看到刘大庆朝儿子发着无名怒火,姚美霞不乐意了,将虎子搂在怀里,凤眼瞟了一眼刘大庆,夹枪带棒的说道:“刘大庆,你有本事用到其它地方去呀。就知道吼儿子,还算是个男人么?”

刘大庆不傻,听出了姚美霞话里有话,满腔怒火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蔫了,阴沉着脸,低下了脑袋,像个打了败仗的将军。

男人那方面不行,在女人面前就永远抬不起头来,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刘永才见事情闹僵,连忙笑着做起了和事老,“村长,你别生气。我来说几句吧。小春刚才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他现在刚毕业,刘武老医生又没回来,生活确实有点困难。”

刘大庆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刘永才,心说老子在帮你说话,你怎么反倒帮起那小子说话了呢?

刘永才笑了笑,道:“村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再补偿小春一笔生活费吧。”

刘大庆惊讶的说道:“永才,你可要想清楚了。”

在跟刘永才事先商量的时候,这条是没有的,所以刘大庆很惊讶。

刘永才点点头,笑着道:“小春,你说个数目吧。”

滕小春见刘永才这么痛快就答应给他一笔生活费,也是颇为不解,心里盘算着该不该答应把医务室让出去。

刘大庆的脸色慢慢的缓和下来,看着滕小春道:“小春,你看你永才叔多识大体,多关心你呀,这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滕小春正犹豫不决时,感觉到酒桌下有只脚轻轻碰了碰自己,猜想应该是对面的姚美霞或者虎子,眼神往对面看去,只见姚美霞正望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难道是美霞婶子在暗示我不要答应?

虽然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但滕小春还是选择了信任姚美霞。

“村长,这件事我做不了主。”

刘大庆听了大怒,指着滕小春骂道:“滕小春,刘永才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滕小春笑着道:“村长,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逼我把医务室让出去,但刘永才这么急着要医务室,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有什么猫腻,能有什么猫腻,没有!一点猫腻都没有!”像是被当场抓住的窃贼,刘大庆的脸变得极不自然起来,气势汹汹的指着滕小春,“滕小春,我告诉你,今天你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滕小春也怒了,指名道姓的说道:“刘大庆,你是一村之长,说话要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师父这个赤脚医生,是跟村里签了合同的,也得到了镇卫生院认可的。你就算要解约,也得找他本人呀。”

很显然,刘大庆也是有备而来的,振振有词的反驳道:“别跟我提你的师父,都快两年没见他影子了,他这个赤脚医生还称职吗?”

滕小春厚着脸皮道:“不是还有我吗?我是他的徒弟。”

“你?哈哈……”刘大庆反怒为笑,讥讽道,“滕小春,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也算是个医生?你只不过是借打针为名,想摸女人的屁股吧。”

滕小春一本正经的说道:“刘大庆,你不要狗眼看人低,我的医术很高明的。”

刘大庆略微沉思了一下,就着滕小春的话说道:“好!滕小春,既然你认为自己的医术高明,那么就由你和刘永才来一场医术比试,谁赢了,医务室就归谁。”

“好,我同意。”刘永才笑咪咪的说道,“小春,你敢不敢?要是你不敢,现在就把医务室让给我,我照样支付你一笔生活费。”

滕小春慷慨激扬的说道,“想我滕小春也是读书之人,明白什么叫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男人,该硬的时候,就得硬起来。疲疲软软的,哪像个男人?”

说完后,滕小春瞟了一眼刘大庆,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刘大庆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度的愤怒,瞪着滕小春,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自己的女人指桑骂槐也就罢了。毕竟,她也是受害者,刘大庆可以忍,但他绝不允许其他男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嘲讽自己!

刘大庆瞪着滕小春,咬牙切齿的说道:“后天在村里举行医术比试。滕小春,你就等着滚出桃花村吧!”

滕小春与刘永才比试医术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桃花村。除了柳莲花母女等几个人忧心忡忡外,大家都在等着看滕小春的笑话。

中午,柳莲花炖了一只老母鸡,把滕小春叫了过来。

“小春哥,小春哥……”

柳莲花正要询问滕小春比试的事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唤声,紧接着狗蛋就闯了进来。

狗蛋十三四岁的样子,胖乎乎的,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看到桌子上那碗才吃了几口的老母鸡汤时,一双眼睛顿时发出了狼一般的亮光。

滕小春嬉笑道:“你小子跑得这么急,是不是想吃鸡想疯了啊?”

狗蛋咽了口口水,急色道:“小春哥,老村长……老村长他……他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老村长六十几岁,前几年,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老伴走了,现在成了鳏夫。他是桃花村最有威严的人,在他面前,刘大庆还得看他的脸色。

老村长其实有一个儿子,自卫还击那年牺牲了。

老村长担任桃花村村长几十年,一心为公,带领大家修水库,修公路,为村里做了许多深得人心的事,村民们都拥护他,爱戴他。只要是他吩咐的事,村民们二话不说,埋头就干,也不管对错。

在桃花村,如果说老村长还有敬重的人,那人就是刘武了。他们两很谈得来,经常在一起喝酒,彻夜长谈。当然,有些话是背着滕小春说的。

刘武爷儿两刚来桃花村的时候,没有户口本,也没有身份证。对于这样来历不明的人,老村长不仅将他们的户口落实在了桃花村,还以村委会的名义,跟刘武签订了一份终身的赤脚医生合同。

滕小春小时候很是可爱,常常在老村长的膝上爬上爬下,甚得老村长的欢心。老村长把滕小春当成亲孙子一样来疼爱,有什么好吃的,总是要给他留出一份。

滕小春之所以如此顽劣,与老村长的溺爱也是分不开的。

听到老村长快不行了,滕小春也没了喝老母鸡汤的心情,站起来拉着狗蛋就走。

可是没拉得动,狗蛋像是钉在了原地,眼睛盯着那碗老母鸡汤,恋恋不舍的。

滕小春转身,从老母鸡汤里抓出两只鸡腿,一只塞给了狗蛋,一只进了自己的嘴里,边啃边说道:“快走!”

等跑到老村长的家里,狗蛋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他已经累得不行了,可舌头却伸在外面,舔着鸡腿留在嘴唇上的余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05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