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新婚系列h|我被老领导玩弄小说

张大山微微一笑:“月婶,你放心,全叔不是那种人,肯定会回来的。”

全叔名叫周全,是月婶的丈夫,进城打工的那个。

“就你这小子会说话,不过我那口子,就算不回来,也没什么!”月婶笑了笑:“这么些年,我一个人过得也习惯了。想跟谁跟谁,快活的很!”

 文学

“额……”

张大山顿时有些尴尬,月婶这话里面,好像有别的意思啊。

“大山,城里面是啥样子的?”月婶又是问道。

显然,她对城里面的事情、生活很是好奇。

听说张大山要讲城里的事情,不少村民们也都是围了过来,

“城里面嘛,有公交,有高铁,有高楼大厦……”

张大山悠悠说道,把他在大学这几年的见识,都讲了出来,听得大伙都是羡慕的很。

“要是我是城里人就好了啊!”

“是啊,就不用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守着这一亩三分地了!”

“到那时候,吃的都是公粮!”

大伙们议论纷纷。

张大山也是在一旁附和着,城里人的生活,有时候却是很让人向往,交通便利,占有着更为丰富的社会资源。

但未必比得上乡下,乡下空气好,绿色食品,在这里生活的人,身体大部分都健康的很,很少生病什么的。

就算生病,现在国家都有医保,也花不了多少钱。

张大山忽然感觉,城市与乡村,有时候像是一个围城,外面人想进去,里面人想进来。

他微微摇头,没想到自己忽然会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又是聊了一会,张大山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山里的昼夜温差还是很大的,气温开始降低,大伙儿开始回家准备睡觉了。

每次月婶都是回去的最晚,她男人不在家,家里没人,到家也是一个人。

一个女人面对孤独,自然会很悲伤,还不如在外面多待会。

“大山,你咋还不回家啊?”

见到张大山还没走,张大山好奇问道。

“不急不急,回去也没啥事。”张大山笑了笑,他在学校的生物钟,都是晚上十一二点才睡觉,现在回去,也睡不着。

月婶点点头,问道:“大山,你都大学毕业了,为啥不找个对象呢?咱周围村里面,可不少闺女等着嫁人呢,长得都不错。”

“月婶,我也想啊!可我一个农村娃娃,家里面啥都没有,只有几亩地,哪个姑娘肯跟我!”张大山满脸自嘲笑道,其实他现在心思,都是在嫂子身上。

月婶白了张大山一眼,道:“这你怕啥,虽然你没钱,穷光蛋一个,但你年轻啊,有体力啊!只要你肯干,踏踏实实的努力,肯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月婶,你就别说了,现在这社会,光靠着体力,可是挣不了大钱的!”张大山无语摇头。

月婶眼珠子转了转,说道:“要不哪天,月婶我给你介绍一个啊!”

张大山摇了摇头说道:“可别了,月婶,我可不想姑娘嫁给我遭罪。”

说完之后,他便站起来,准备离开。

张大山要回去看看嫂子。

见张大山要走,月婶扭着屁股跟了上去,急道:

“你愁眉苦脸干啥,月婶要给你介绍,肯定介绍适合你的,不花钱的,踏实过日子的啊!”

张大山停下脚步,眼睛忍不住落在了月婶那傲人之处上,咧嘴一笑道:

“月婶,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我记得小时候,你没少骂过我。现在居然忙着给我介绍对象!”

月婶掐腰,白了张大山一眼:

“打是疼,骂是爱。小时候月婶骂你,是想让你懂事,那是关心你。现在你长大了,懂事了,月婶可不会再骂你!”

月婶这话说得实在,张大山点头,确实,月婶有时候虽然嘴皮子毒了点,但也是刀子嘴,豆腐心。

“嗯,月婶最好,对象这事情不急,现在我啥都没有,找对象不是哭了人家女孩子嘛!”张大山摸了摸下巴说道。

月婶瞪了眼张大山,好似有些生气:“大山,月婶可是真心给你介绍对象,你还是没把月婶,当成自己人啊!”

张大山尴尬的笑了笑:“月婶,我明白你的好意,如果真的有合适的,你告诉我,我见见就行了!”

月婶这才展露笑容:“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张大山道。

“对了大山,你要喝酒不?”月婶忽然又是问道。

“酒?”

张大山一愣。

“我那有两罐米酒,是你全叔酿制的,放那好几年了,现在那酒,可是美得很啊。”月婶笑眯眯道:

“不过我一个女人家,那两罐米酒,啥时候能喝的完啊!你要是想的话,来我家尝尝吧!”

张大山目光转了转,全叔酿制的米酒,在这一带,是远近闻名的。

因为他家祖上,就是酿酒的。他所酿制出来的米酒,醇香、悠长还不辣心,村里人都想尝尝,但是全叔一年,酿制的米酒,也就五罐这样,都不够自家喝的。

只有那些到全叔家做客的人,偶尔还能尝到一两他酿造的米酒。

张大山没记错的话,大哥张大宝喜爱喝酒,尤其是对全叔家的米酒念念不忘,时长扬言要到全叔家喝酒。

但是全叔太抠门了,张大宝去了几次,都没喝到那米酒。

现在全叔进城打工,几年没回来,他的那两罐米酒,绝对是珍品了。

张大山心想,要是能从月婶那弄点全叔酿造的米酒,带回家。

等大哥回来的话,让他尝尝,大哥肯定会很高兴。

这般想着,张大山立刻点头答应道:

“好,月婶,那就去你家尝尝!”

听到这话,月婶也很高兴。

她整天一个人在家,现在有客人来,家里热闹,自然开心。

“跟我走吧!”

月婶摇晃着身子,在前面带路。

月婶家是一个泥土堆砌的房子,中间有一个小院子,还有一口水井,水井旁是一颗老槐树。

据说全叔酿制米酒用的水,就是从这水井里面取出来的。

那水清澈甘甜,很是美味。

到家之后,月婶直接把桌子,搬到院子中间,跟着就是找来板凳,让张大山坐下。

“大山,你等一会,我去地窖取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12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