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娇妻让领导一起弄:恶魔的致命情人

 唐可馨偏头看看专心开车的男人,总觉得有些模糊的眼熟,哪里见过呢?好奇之心突然迫使她伸手摘了男人的墨镜,还假装好意的说:“黑天开车戴墨镜不好。”

  下一秒她愣住了,这个男人竟然是失踪了五年的小舅舅沈墨尘!

  “沈墨尘?舅舅!”她欣喜失声,却下意识的捂住了脸,泪水决堤了一般,肆意流淌。

 文学


  男人听到这声颤颤的呼喊,一个急刹车,扭头看向身边,心念百转千回。车内静静的,只有唐可馨越来越放肆的哭声,渐渐变成嚎啕。

  男人开了车里的灯,伸手托起唐可馨的下巴,细细看了又看,脸上的表情复杂变换了好几次,猛然长臂一揽,将她揽进怀里,抚着她的长发语无伦次:“对不起,舅舅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别哭,可馨对不起,舅舅错了……”

  唐可馨突然愤怒了,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弓着腰,张牙舞爪的撕扯着沈墨尘的衣服。“你禽兽,你坏蛋,你为什么勾结小柯干不是人的事情?”

  沈墨尘一愣,双手握住唐可馨乱厮打的小爪子,沉声问:“小柯是谁?我不认识他?”

  “你真的不认识?”她悲悲切切地哽咽着,望着沈墨尘,这个失踪了五年的小舅舅,比原来更加英俊帅气,只是,眉眼藏着冷傲的气息。

  “可馨,你怎么到了这里?”沈墨尘问。

  唐可馨突然又委屈地哭了,双肩微颤,啜泣着说:“舅舅你去哪了呀?你不在都没人保护我。我妈妈三年前又找了个男人,那个男人几次三番对我欲行不轨,我就用王麻子剪刀把他给阉了,舅舅,我妈竟然帮着那个野男人一起把我送进了少管所,呜呜……”

  沈墨尘抱紧了可怜的女孩,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鼻子发酸。一万次想回家看看这个小可怜,却意外地以这种尴尬不堪的情形重逢。他说不出话,觉得自己混蛋。

  “好不容易期满释放,回到家里,迎接我的竟是妈妈和小柯不堪入目的苟合场面,我逃了出来,又被小柯请吃饭,我以为他是好人了,没想到他给我的饮料里有迷药,喝完我就不省人事了,再醒来就看到了小舅舅你。”她一口气说完,扯过沈墨尘的袖子擦了一下眼泪和鼻涕。

  “不哭了,不哭了,以后,以后就跟我一起过吧,别回去找你妈妈了。”沈墨尘终于喃喃自语似的说。

  唐可馨吸溜一下鼻子,转身开了车门,飞快的跳下车,她已经看清了,车子停在盘山路中央,一侧是莽莽山峦一侧是悬崖山谷,她不想活了,想到刚才那些耻辱的画面,尽管舅舅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可是,那些足够她羞臊而死了。

  脚下的石头子硌得她生疼,她顾不了这么多,只想在最短的时间结束可悲的生命。耳边是呼呼的山风,冷凉如同这没有温度的世界,她没有留恋的了。

  闭眼,一跃……

  唐可馨一跃跳下,却被身后的大手一把拉了回来,落入沈墨尘的怀抱。“不许胡闹!”

  唐可馨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光溜溜的身体在宽大的风衣里泥鳅一样几个扭转,从沈墨尘胳膊底下钻了出来,只有风衣牢牢抓在他手里。

  唐可馨第二次冲向涯边,顾不得身无寸缕暴露在舅舅眼前,只想着眼一闭结束这不堪的一切。沈墨尘长臂一伸,飞快的挡在前面,迅速的将她抱起来,几步回到车边,愤怒的将她禁锢在双臂与车之间。

  “你想闹哪样?”他目光要喷出火来,声嘶力竭地凶她。

  “不想活了,你是我舅舅,我们不能乱伦。”她也大声吼他,嗓子声带都要撕裂了。

  “我又不是你亲舅舅,你是我姐姐抱养的孩子。”他低头逼视着她,鼻子尖碰着鼻子尖,他能看清她长长如蝶翼般颤动的睫毛,挂着清泪,很是招人怜惜。

  “你骗我!”她腰部抵在冰凉的车盖上,身体往后倾斜,弱弱的说出三个字。她从小没有爸爸,妈妈也不疼她,曾经以为不像妈妈也许自己像爸爸,此时听到自己不是亲生的,难免底气不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22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