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是狗晚上是媳妇_小东西早就想在这里办了你肉

玉嫂的性子是不想得罪任何人,所以也就有一句每一句地和老无赖聊着。



 文学


哪知道那天过后,老无赖就隔三差五跑来聊天,甚至还向玉嫂暗示想娶她。




自那次后,被老无赖吓到的玉嫂就再也不和老无赖聊天,只要一看到老无赖来就板着个脸。可玉嫂越是冷淡,老无赖就越是兴奋,还说要和玉嫂住在一块。




有次,老无赖还想动手脚,刚好有个精壮的邻居经过,直接将老无赖打跑了。




玉嫂一个人过,刘旭当时又没有在家,所以是不可能每次都有人帮忙的,所以每次她看到老无赖来了,她就立马进屋,还会将里头的门给锁上。




但最让玉嫂忍受不了的是,老无赖偶尔会半夜三更来敲门,还一直让玉嫂开门,说要一块睡,这搞得有时候玉嫂半夜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的,就以为是老无赖又来闹,还担心老无赖会把门撬开。




听玉嫂说完,刘旭是气得不行,他就立马往外走。




刘旭看上去很斯文,可也有干过架的,所以担心刘旭是要去打老无赖,玉嫂就急忙上前拽住刘旭,道:“旭子,别去打人,老无赖一身都是病,你要是把他打死了,你就得坐牢了。”




“那个混蛋!竟然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你!我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不要去!”玉嫂立马从后面抱住刘旭。




被玉嫂这么一抱,刘旭倒是冷静下来了,他更感觉到了玉嫂散发出的成熟气息,甚至能感觉到压在他后背的两团弹性十足的软肉,这软肉还随着玉嫂那急促呼吸起伏不定着。




叹了口气,刘旭就道:“这次我就不打他,要是他下次再来,我准打得他像狗一样爬走。”




“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回过身,看着这个柔弱的女人,刘旭就拉着她那滑溜溜的手,道:“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惯你这软弱的个性,这真让我担心。幸好我决定留在家里,要不然你以后连睡个觉都不安宁。”




“你这语气怎么像是在教育小孩子呢?”张玉笑得非常甜,两个酒窝非常明显。




“因为我长大了,所以当然可以教育你了。好了,咱们去王艳家吃饭,她家里有肉。”




“不好吧?”




“都那么熟了,怕什么?”说着,刘旭就拉着张玉走向王艳家。




刘旭明明才二十二岁,可他给张玉的感觉比三十岁的男人还来得成熟,这让张玉心安了不少,她也很期待和这个好像儿子一样的男人一块生活的日子。




吃饭的时候,王艳就一个劲说着刘旭以前的糗事,这让刘旭都有些无奈了。




身为男人,当然是要回击的了,所以刘旭也说着王艳的糗事。就比如以前王艳学着男人那样站着撒尿,结果弄得腿上都是。又比如王艳某次和刘旭玩结婚游戏,结果还亲了下刘旭的嘴巴。再比如王艳曾一个劲地压开始变大的胸,还说变大了很难看。




总之呢,王艳刘旭就互相说着对方的糗事,张玉则时不时笑出声。




至于王艳的女儿,她什么都不懂,就傻巴巴地坐在那儿看着,偶尔还会将手里的肉块送进嘴里,一嘴的油腻。




饭吃到一半,刘婶突然跑了进来,她是住在张玉和王艳家之间的邻居,人很好,经常到处串门聊天。她还有个二十岁的儿媳妇金锁,只可惜她儿子在北京那边卖房子,一年难得回来一次,所以这婚就和没结一个样。




见刘婶记得像是丢了魂儿似的,王艳就忙问道:“出啥子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51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