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沉迷(臣年)po_摄政王的男妃(生子)

终于,周锐还是不希望违背自己的原则,便干脆的应了下来。

 文学

如此的爽快,如此的硬,倒还真不愧是那个赫赫有名的女杀手。
双手环胸,田涵在心中思索了一下,便推开了周锐,慢悠悠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行了,既然你不想操,那我也不多加强求,至于…..”

果然,后面的话才是重点。
就在周锐心中闪过这个想法,神经已经渐渐紧了起来时,田涵笑了。
“行了,就当是给你昨晚的封口费吧,这纸我签。”
把话说到了这里,田涵也不用周锐动手,便已自己弯身捡起了被自己丢在地上的纸。
随后,也不用周锐给笔,便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签了起来。
“呐,给你,拿好了。”
轻轻松松的把纸递到了周锐手中,田涵表情有些不明。
待周锐接过纸后,刚准备道谢。
不料,田涵却早已离去。
算了,江湖一炮,何以挂念。
心中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周锐不带丝毫的转身离去。
只不过他却不知道在他转身离去之极,一个角落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
“周锐是吧?你完了。”
细看之下,众人便知这人有点熟。
一路上左拐右拐的,周锐很快便到了医院。
没有办法,他不敢去寒红家。
当然,也不是他怕寡妇门前是非多,而且怕害到寒红。
心中想到了这里,周锐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一丝讽刺的笑容。
天啊,什么时候自己也这么会考虑了。
脑海里面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门外便传来了一个“咔嚓咔嚓”的声音。
“哎呀,司机你小子,有福了啊,找到这么一个好的媳妇。”
明知道自己此次来肯定会上了她,寒红却还是来了。
真有勇气。
“我来了,东西呢?”
刚一进门与周锐碰面,寒红便猛的问了这么一句,神情很是着急。
“东西嘛,这里啊。”
随手从自己身后拿出了一箱子,周锐乐呵呵的道了这么一句。
“不会吧,那些大公司的人还真的答应啦?”
一脸不敢置信的到了周锐跟前,寒红左右打量了一番。
“不是吧,这么厉害?该不会是你耍了什么花招吧?”
“唉哎,怎么说话的你?”
一听到了寒红这话,周锐瞬间便觉得很不中听。
不满的哀嚎了俩声,周锐理直气壮道。
“东西我都帮你要到了,你拿着就是,管我有没有耍手段。”
“哦,这倒也是。”
被周锐这坦荡的眼神给逗到,寒红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眼看着寒红就要伸手过来接东西,周锐立马便不乐意了。
干脆的把手中的东西收了回去,在寒红责问的眼神中,周锐扣动着箱子不悦道。
“怎么着?当初的交易你忘了?”
“我没忘。”
快速的回了这么一句,寒红望着周锐手中的箱子一动也不动,眼睛里面充满了期望。
“给我吧,周锐,待我医好病后自然会与你,共赴良宵。”
最后几个字,周锐怎么听都有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只不过回头一想,周锐便也释然了。
没错,就寒红而言,她的一生只需要司机这一个男人便行。
然而,如今却还是多一个自己。
哪怕是一刻钟,但是,寒红就是觉得不舒服。
想明白了这一点,周锐倒也不纠结,直接便把手中的箱子递了过去。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多说。”
待寒红把箱子拿到手后,周锐便给了她一个地址,这才出言道。
“行了,那你便去治病吧,治好了就来这地方找我。”
美色当前,周锐的心终究还是有些按耐不住。
这不,刚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个完,周锐便转身离了去。
徒留寒红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忍不住冲着周锐的后背大声喊道。
“周锐,这么多钱就这样教到我手上,你当真放心?”
“放心。”
这下连头都不用回,周锐便如此肯定的道了这么一句。
事实证明周锐的眼睛就是毒,看人就是准。
寒红在治好病的当天,左右犹豫了许久却还是往着周锐所给的地址走去。
彼时,司机还躺在医院的病房上。
没办法,他伤得太重了,只能慢慢来。
怀着满心的忐忑,寒红终于一步三回头的到了周锐家门口。
稍微犹豫了一下,寒红便直接敲起了门来。
再说说周锐吧。
本来在与寒红分别的那一天起,他便时时刻刻的惦记着这一天。
每天早起晚出,白天一天都呆在家里,为的就是等寒红。
“吗的,搞得像太后似的,还要老子恭候。”
猛的暴怒了一声,周锐狠狠道。
“你他娘的,今天要是不来的话,老子就不等了。”
“白白浪费老子这三天三夜的功夫,太气人了,再这样下去,老子妞都不用泡了。”
得,还没等周锐吐槽完毕,门便响了。
这下子直把周锐给激动得,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谁啊谁啊?”
连续的道了两声,由此可看出周锐对寒红是有多么的势在必得。
“我,寒红。”
或许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锐吧。
寒红的语气里面及没有了平常时候所带有的暴躁情绪,更没有疏远的冷淡之意。
有的只是简易。
“来了,等一下,我很快就来开门。”
周锐才不管寒红究竟是怎么想的。
此时的他只想去好好的洗漱一番,好好的把寒红压在下面…..
越想越兴奋,周锐的速度越发的飞快了起来。
很快,他便把一身收拾了个干净,慢悠悠的道了门前打开了门。
“你好,寒红小姐,欢迎来到我家。”
今天寒红还真是大开了眼界,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天啊,这还是那个周锐吗?之前那么的张狂,如今却又怎么的绅士。
如此之大的变化让寒红很是犹豫。
然而,只不过是皱了个眉头的功夫,她便直接跨步走了进来。
没办法啊,无论周锐怎样,自己就是欠了他一炮。
在心中嘀咕了一下,寒红最终还是跨进了这家充满男性气息的房间里面。
一进去,还未容她自己打量,便听到身侧一阵风声响起。
很快,寒红便被周锐给扑到在了床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58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