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娇嫩h失禁(薄荷奶糖(1v2) 一只豆苗)

“我说刘宝,你是不是软蛋呀,我都给你了,你都不敢?”


 文学

“你家孙贵生才是软蛋呢。”听到这话刘宝顿时就急了。正准备向前莲花发难,他却感觉自己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咋回事儿?刘宝顿时脸都绿了。


嘴角抽了抽,钱莲花一脸的不高兴,往门外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感觉消失。刘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边走刘宝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成这样了呢?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老霍头跟他说的那句话,说自己用不了几天就会去找他,莫非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系。


但想了想刘宝又觉得不可能,那老霍头也不是神仙,不能预测未来,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朝小河塘走去,刚才在钱莲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个地方洗洗。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无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刘宝将衣服脱光下了河,刘宝不禁颓废异常,心说自己还没娶老婆呢。


要是以后都不行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没用,肯定得给他戴绿帽子。


洗了一阵刘宝便回了家,他爹妈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都问他怎么回事,刘宝也不说,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觉。


第二天刘宝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他爹妈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叫他。


囫囵的吃了口饭,刘宝扛起锄头无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刚出家门,他就看到李春杏从她家赶着那头母猪走了出来,这娘们是要放猪去。


“哟,这不是宝子吗?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兴的事儿呀?”


昨天跟她闹的挺僵,刘宝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却好像是不想放过他,几步赶上刘宝,说道:


“哎呀,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软蛋,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还咋娶老婆呀?”


“李春杏,你说谁是软蛋,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


一听到李春杏说自己是软蛋,刘宝当时就急了。这话可不能乱传,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可就真娶不着老婆了。

“就你这样还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来呀,我让你整。”


听到刘宝的话李春杏非但没生气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刘宝一见李春杏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钱莲花那个娘们在乱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这事儿呢。


“欠日的娘们,竟敢传老子的坏话,等老子好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骂了一遍钱莲花,刘宝却不对李春杏服软。“李春杏你得瑟个啥?真以为我不敢日你呀?有种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这个李春杏就是个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刘宝将了一军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脸一扬,说道:“嘿,真是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还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让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说着李春杏便拉住刘宝往他家拽,刘宝见李春杏动了真格的心里就没底了。


“我说你这个娘们咋这样呢?你哪能拉着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脸我可还要呢,行了你赶紧放手,我还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来李春杏也只是听说刘宝的事,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没想动真格的。刚才她是被刘宝给将了一军,所以才拉着刘宝去他家。


其实她心里也没多少底,要是那传言是假的,她可就麻烦了。不过现在一看到刘宝这幅躲闪的样子,李春杏的底气顿时就足了。


心说那传言铁定是真的,要不然这刘宝干啥这么躲躲闪闪。


“嘿嘿,我就说你是个软蛋,哎呀这可真是报应啊,昨天还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软蛋,报应啊。”


此时的李春杏别提有多高兴了,感觉自己昨天受的气全都找补回来了,心里爽快无比。


看到刘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李春杏别提有多痛快了,哼着小歌就走了。看着李春杏的背影刘宝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说等老子好了第一个就把你这臭娘们给收拾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给埋汰了一顿,刘宝也没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锄头一扔,立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头。


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去老霍头那试试。昨天老霍头说的话神神叨叨的,没准他还真有办法帮自己把东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没啥损失,反正这事儿也不多他一个人知道。


平日里老霍头都在山上放羊,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爬到半山腰,刘宝就看到了那老家伙。


此时他正一边抽烟一边喝着小酒,地上铺了块小布,上面放着一个酒壶和半袋花生米,老头正眯着眼睛哼着小曲,别提多惬意了。


“嘿,这老霍头的日子过的可比我舒坦多了,还挺会享受。”


又往山上走了一段,刘宝还不等说话老霍头却先开了口,倒把刘宝给弄的一惊。


“本来还以为你得过两天才能找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找来了。”


睁开眼睛,老霍头朝刘宝微微一笑,拿起两颗花生米扔进嘴中,随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刘宝摆摆手,示意他坐自己身边。


“呵,老爷子,你还真知道我会来找你呀,还真神了。”


本来刘宝以为这老霍头就是个猥琐的老头,没想到这老爷子还真有两下子


刘宝的心里便是一喜,眼中也充满了期盼,说道:“老爷子,既然你知道我能来找你,那肯定是知道我为啥来找你了。”


“当然了,嘿嘿,怎么了?是不是不好了?”


看着刘宝,老霍头一脸的猥琐,也不知道为啥,刘宝一见老霍头这眼神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而且浑身·也不舒服,好像会被他捅一样。


“老爷子,我也不瞒你,你能给我治治不?”


“要治这东西其实也不难,不过我这手艺可是正经拜师学来的,你要是想让我给你治,那你也得拜我为师。”


“啥?治个病还得拜师?”


没想到老霍头会提出这种要求,刘宝顿时就呲了呲牙。师父师父,如师如父,如果拜了这老霍头为师,那他以后就得把他当亲爹来供奉。


刘宝很注重这些东西,平白多了个活爹他有些不习惯,所以有些迟疑。而且他就是个小农民,生活条件也不是太好,要是让他养这师父的话他还真养不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87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