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嗯去浴室里做H(乡村活寡全文无删减阅读)

村长家今天请客,啊~嗯去浴室里做H(乡村活寡全文无删减阅读)反正也得去,晚去不如早去,能给村长留个好印象不说,还能先吃点好吃的。


农村请客一般都是在上午九点左右,向涛到村长家的时候已经有几个老娘们在那忙活饭菜了。

 文学


而且锅台上放了一大盆炸好的鸡块,向涛一见就直流口水,上前就拿了几块塞进嘴里。


“向愣子你干嘛呢,谁让你吃东西的?”


鸡块还没嚼几口,向涛就听到了毛莹的声音。向愣子是毛莹给向涛起的外号,小时候向涛是有些发愣。


半年没见,这丫头长的更水灵了。毛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把她那本来就高耸的胸部衬托的更加耸立。


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把她那对修长的大腿紧紧裹住,任东一看下面就有了反应,急忙装作咳嗽弯下身子。


他那东西只要是有反应就会把裤裆给撑起个大包,要是不弯腰肯定得让二丫蛋子看见,到时候还不说他耍流氓啊。


“哎呀小莹,来着是客,涛子不就是吃点东西吗,你看你。”


白秀萍一见向涛手里拎着两只野山鸡顿时就笑的合不拢嘴,随份子还送野味儿,这小子可真会做人。


以后得多在她家那口面前说说向涛的好话,上面要是有啥好政策的话也得可是他先来。


“婶子,这是跟你家二丫拿的野味儿,我昨晚刚打的,尝尝鲜。”


将野鸡递给白秀萍向涛看了一眼毛莹,见她只是盯着自己的背影顿时心里就是一惊。别是昨晚的事情她知道了吧,要不用这眼神看我干啥?


做贼心虚,向涛被毛莹一盯顿时就开始不自然。而毛莹一见向涛那副不自然的样子,心里顿时冷笑了起来。


昨晚虽然没看清那人是谁,不过这背影倒是跟向涛很像。毛莹心想好啊你个向愣子,居然敢偷看姑奶奶洗澡,看我怎么收拾你。


毛莹在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向涛,而向涛则跑到伙房那帮忙去了。他也想通了,自己就来个死不承认,她二丫蛋子再能也不能把自己咋地。


而这时随礼的人也渐渐都来到了村长家里,村长毛大贵见人已经来了不少,也出来招呼,一边给人发烟一边和几个人摆着桌椅,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要人到齐就能开饭了,这是村里的规矩。

毛大贵家门口摆了张小桌子,他弟弟毛二贵拿着毛笔像模像样的坐在桌子后面记账。来的人都去他那写礼,有随二十的有随三十的。


下河村是个穷村子,一般家都没啥钱。而且这半年村长家办了好几次事了,谁有那么多钱老随他。


只有孙大棒槌的老婆常桂香随了一张大团结,她家是村里的第一大户,每次到村长家随礼都属她随的最多,谁让她家老爷们能挣钱呢。


孙大棒槌在外面包工程,一年不少赚。常桂香这娘们就在家带孩子,钱啥的也不用操心,养的白白胖胖的。


不过常桂香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长的脸嫩,看上去就跟二十三四似的。她最看不上的就是田巧云,说她就是个勾引汉子的骚狐狸。


有一回他家孙大棒槌在村口跟田巧云调情让她看着了,愣是在田巧云家跟她对骂了一下午,吓的她家孙大棒槌都没敢在家住,直接跑回了城里的工地。


也不知道这娘们是有意无意,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一屁股坐在了向涛身边。向涛正在嗑瓜子,见常桂香在自己身边坐下向涛就往边上挪了挪,给她让了点地方。


谁知道好心当成驴肝肺,常桂香非但不领情,还不阴不阳的对向涛说了一句。


“哟,你是嫌我胖还是咋地?咋见我就躲呢?是不是姓田的那个骚货挨着你你就不躲了?”


最后一句话常桂香说的声音很轻,也只有向涛能够听清。但向涛一听到那话顿时就吓了一跳,常桂香话里有话,是不是她知道些什么了?


他和田巧云的事也只能偷了来,万一要是传出去了等刘大嘴回来肯定得和他没完。倒不是向涛怕那个刘大嘴,怎么说也是自己睡了人家老婆,理亏,闹开了对谁都不好。


“嫂子,看你这话说的,我咋能嫌弃你呢,这不是怕挤着你吗。”


嘿嘿笑了两声,向涛朝常桂香身边坐了坐。常桂香见向涛又靠了过来,脸上才露出笑容。


“你昨天跑田巧云家干啥去了?你们在院子里的事我可都看见了。”


常桂香压低了声音对向涛说了句,而向涛一听这话顿时就冒了一身的冷汗。他没想到这娘们真看着了,这要是传出去向涛也就不用在村里混了。


“嫂子,你可别乱说,我啥时候去她家了,我昨天在家睡觉来着。”


向涛说话都有点心虚,常桂香哪能信向涛的话。昨天她路过田巧云家看的清清楚楚,见两个人在院子里乱摸,没一会就进屋子了,傻子都知道他们进屋干啥去了。


“涛子你别多心,嫂子就是想知道你日了那个骚货没有。那骚货就是欠日,你要是把她给日死了嫂子还得感谢你呢。”


说完常桂香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向涛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常桂香和田巧云的事情他也知道,明白这两个人不对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88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