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你再撞一下番外(宝宝上面全都是你的水)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许程亮体会到了厨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议一下我们夫妻两个人试试,而不是在说他想跟王芸试试。

我懊恼于自己的过激反应,对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时,忍不住想着那天一定要找机会试一试,在厨房做喜欢的事情,想想那个场景都觉得很ci激。

 文学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来。

晚饭格外的丰盛,再加上大家都因为昨晚的事情有点亢奋,不知不觉就喝了起来,越喝越热闹,天气的原因,屋子里的风扇转个不停也无法阻挡酒后的燥热,我和程亮索性都脱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边聊边喝。

“哟,杨哥看起来单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丽指着我的腹肌,有点诧异。她喝了点酒,就跟小孩子一样咋咋呼呼的,因为这句话,另外的两个人也同时转过头看向我。

程亮笑着说:“你不就喜欢这种精瘦型的么,要不要过去摸摸?”

我以为只是开玩笑,谁知道田丽一脸天真地看向我,问道:“杨哥,我可以么?”

她的眼睛很大,在灯光下忽闪忽闪的,脸上泛着红光,微微朝我的身边靠着,宽松的睡裙让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呀,杨哥居然脸红了!”田丽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下子雀跃起来。

妻子似乎也觉得戏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缘故,磕磕巴巴跟着起哄:“摸一个摸一个,杨川,你别这么、这么小气嘛,让丽丽摸、摸一下又不会怎样!”

无奈,我默许了田丽的这个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个子一样,属于比较小巧柔嫩的那种,从我腹肌上划过的时候,直接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有种异样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溃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来。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说其实刚刚她的手腕已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但话到了嘴边又打了个转绕了回去,舌头跟打结了似的,说不好一句完整的话。

“不行了,你们继续,我先去趟厕所。”妻子站了起来。

“呼……好热。”田丽整个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喝酒给喝的,无意间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见了她是如何不耐烦地将自己的内衣给解开了。

妻子出来的时候也已经解开了内衣,当时屋子里的确有点热,大家也就都没在意这些细节,该吃吃该喝喝,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厕所洗了澡,喝得有点多,我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没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觉。

但喝了太多的酒总免不了要起来放水,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来过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记得最后一次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到了程亮,两个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过。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几乎是按照身体的机械记忆回到了床边,但是发现上面已经有两个人了,当时迷迷糊糊的倒也没仔细看看,半睁着眼睛很是自然地调头到了床的另一边躺下。

说来也奇怪,起了这一次之后,我们四个人就都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到了凌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点凉飕飕的,胡乱摸了许久没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将旁边的人圈在怀中,这样一来才觉得稍微温暖一点。

又满足地睡了过去。

“啊!”

“嘭!”

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稳的睡眠,紧随着的还有中间隔板被撞击到的声音。

我睁开眼,看着已经被撞倒的隔板有点无奈,正准备问问怎么一惊一乍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边。

妻子看起来有点慌乱,“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程亮,你怎么在这儿!”

“唔……大清早的,你们闹什么呢?”田丽也醒了过来,因为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被我圈在怀里的人一直都是田丽而不是我的妻子!

四个人相互看了看,我抱着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边坐着的是我的妻子,这个画面免不了有点尴尬,但我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股异样的ci激感。

妻子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了,立即说自己想去厕所,迅速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咳咳,看来昨晚咱们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松开了原本圈住田丽的手,掌心从她后背上划过,还真别说,这丫头皮肤真好,细细滑滑的,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田丽终于反应了过来,微微红了脸:“没、没事的,反正咱们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觉,又没做什么。”

这一晚的意外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我们四个人关系上的微妙变化,还有床中间隔板的断裂,本来我们想再去买一块压缩木板当隔板,但程亮说最近太热了,有隔板会让空气更加不流通,索性换成了一张帘子。

换成帘子之后,每晚旁边的暧、昧气息便更加明显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我迎来了这个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时间,想起程亮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荤话,我觉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时多小心程亮一点。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闹什么矛盾了,一直让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尴尬。”妻子不明所以,对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你,我等你回来。”

这次出差关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这三天时间我都格外地投入,就连跟妻子联系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等到我回去的时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丽一个人在厕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来了么?”田丽的声音传来。

“是我。”

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是杨哥回来了啊,我老公他们还没回来么?”

屋子里的确只有我们两个。

“那就要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衣服了,我这人迷迷糊糊的,刚刚忘记把衣服给带进来了,就在床上。”田丽又说。

我想着她总不能直接这么出来吧,就转身将衣服给拿了过去,田丽虽然个子小小的,但是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少,可以说是比很多人都要丰满,起码从我手上拿着的这件内衣罩杯就看得出来——似乎比我妻子的还要大一点。

看这个材质,半透明的蕾丝布料,莫名的性感。我不由得有点想多了。

田丽从里面伸出手来:“找到了么?”

我立即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将衣服递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点慢。”

“谢谢啦。”

田丽将衣服接了过去,厕所的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忽然传来一阵重物坠地的声音。

“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93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