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拉绳打开公主双腿(小说有种你再撞一下)

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张,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

 

 

 文学

张三慎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就接着说道:“我要打110抓走你!”

 

 

“不!”张三慎的脸顿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甄总监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甄总监,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

 

 

甄虹颜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

张三慎心里已经恐慌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个劲的只顾求饶,甄虹颜最后就顺水推舟的说道:“哼!要想你的父母跟孩子不跟着你丢人,就把今天这件事给我忘了,把嘴巴给我闭的紧紧的,能做到吗?”

 

 

张三慎一听总监好似要网开一面了,立刻赌咒发誓的,恨不得把大天都给许下来,终于,甄总监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那么大个子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来洗洗脸,安排车送我回家!”

 

 

因为经理蒋海波不会开车,而他办私事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不多的张三慎学会了开车考了驾照,平常把他当私人司机使用,此刻派上了用场,他赶紧屁颠屁颠的伺候着甄总监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停车场。

 

 

甄虹颜总监舒舒服服的坐在后座上,看着小张紧张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下的开着车,她就松懈的微闭上了眼睛。

 

 

很奇怪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坦,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

 

 

猛然间,被张三慎按在桌子边上狠狠地冲撞时那种滋味再一次回到她的脑海里,她的浑身居然触电一般酥麻了一下,嘴里居然忍不住溢出一声舒服的低吟,睁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张三慎。

 

 

但那个可怜的小张却依旧头也不敢回,对女总监对他的意淫毫无察觉!

 

 

到了甄总监家的小区,在楼洞门口,张三慎停了车,赶紧先下车走到甄总监坐的车门跟前,拉开车门替她挡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说道:“甄总监,您请下车。”

 

 

甄虹颜却腿没动先伸出一只手来,张三慎愣怔了一下才意识到甄总监这是要他扶着她!

 

 

这一下可把他受宠若惊的不轻,但还是不敢确定,就试探的把手伸了过去,谁知甄总监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才施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开他手的意思,他就只好跟着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上了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把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到车上飞驰而去了。

 

 

张三慎回家之后,对老婆怒骂一番之后,把他赶到客厅睡的惩罚甘之若饴,他实在需要一个人独处冷静一下,忐忑不安的一夜未眠,脑子里翻腾的都是如何被甄虹颜凌虐报复的画面。

 

 

不管如何害怕,日子还得过,张三慎咬咬牙,心想办也办过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听天由命吧!

 

 

第二天上班之前,张三慎就顶着熬成熊猫一般的双眼又准时的出现在办公室里了。

 

 

再次拎着钥匙去打开了甄总监的办公室,擦拭着那张他往日看着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桌子,心里却在惶恐之余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就是这么个威严的地方,他张三慎却把一个那么威严的主任给按上去了!

 

 

虽然心底暗暗自鸣得意,但当他发现桌子边上居然残留着他罪恶的体液,空气里也散发着他的腥膻时,还是吓了一头冷汗,赶紧忙不迭的擦干净了,又抓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

 

 

这下屋里虽然暧昧的味道没有了,但他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甄总监虽说放过了他,日后却会不会利用权力给他小鞋穿?

 

 

“小张,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啊?赶紧出去,甄总监已经上楼,马上就要来了!”身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他吓得一抖索,赶紧转过身,却看到蒋海波主任正探进来一个明亮的脑门子,不高兴的看着他。

 

 

“哦哦,马上就好了!”

 

 

张三慎赶紧答应着跑出了甄总监的办公室,刚走到走廊里,居然就看到身着长裙,披着长发的甄总监迎面走了过来,他那里敢细看,脸“腾”的就红了,两手垂下来把整个身子都贴在墙壁上,嘟囔了一声:“甄总监早。”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495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