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镜子怎么C哭你的小说_bl粗大凶猛撞击占有H

“你怕痛吗?”冷不丁的,丽姐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我有点疑惑,心想丽姐是不是又在试探着我,于是撒谎说,“我不怕。”

得到我说的这三个字,丽姐的脸上满是笑意,搂着我,在走廊上放慢了脚步。

“刚刚你看到了吧,台下坐的就是肖总。”丽姐的话,只说了一半,而我似乎已经意识到等会即将面对的人会是谁。

 文学

“好好伺候肖总,好处自然不会少你的。”丽姐的话敲在了我的心头,我只是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低又慢慢的低下,一脸的若有所思。

我知道,肖总刚才是看上我了。他那抹令我感到害怕的笑容,又出现在我面前,不由得我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变得十分忐忑起来。

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肖总他也会用风油精来折磨我,之前被他折磨后的那个女人躺在地上痛苦的模样,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不敢想象如果把她换成了我,肖总用风油精滴在我的那里,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一定会很痛苦的吧。

我被丽姐领着走到了一个包房前面,起初丽姐还是一脸的笑意,一走到包房前面就换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丽姐突然抱着双手在胸前,指着我的鼻子,严厉的要求我“苏荷,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今晚你伺候不好肖总,我就只有安排你去站街了,你好自为之。”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丽姐让我一个人进去,便高傲的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口。

我想逃跑,那一刻,我的心是这样告诉我的。但是一想到丽姐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生怕她会对我妈不利,咬了咬,最后我还是推开了门。

房间内没有开灯,一片漆黑,我摸索着往里面走去,并且尝试性的喊着肖总,背后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关上,后背一阵阵的泛着凉意,我被人用东西给遮住了眼睛。

猛的被人放倒在床上,肖总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你玩过有趣的游戏没有?”我蒙着眼睛,摇了摇头,心里却是紧张的不行。

我以为会被肖总用风油精对待,可是我似乎是想错了,还有更多我没有见过的手段,令我痛不欲生。

滚烫的蜡油滴在身上,风油精尽情挥洒,带有诱惑力的鞭打声渐渐堙没我的知觉。

我不知道这天晚上自己是怎度过的,只是身体焦灼的一道道痕迹和冰火难耐的酸爽让我恨不得杀了他!

我一直被肖总折磨了很久,他才满足的从我的身上离开。包房的门被打开,门外刺眼的光亮令我闭了闭眼,听着声音,是丽姐。

肖总只是夸奖了一下我的表现,然后给了丽姐一张支票就笑盈盈的走了。

这个时候丽姐才有时间来管我,看到我身上的青青紫紫,不由的也倒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现在的模样一定是惨不忍睹。

被丽姐扶下床的时候,我已经感受不到我的腿了,直接一个不稳,便朝床下滑去,还好丽姐及时的扶住了我的身子。

我用我的身体换来我应该得到的东西,肖总很大方,我分到了三千块钱。

事后我的浑身都在疼痛着,就像躺在布满针刺的床上,只要稍微一动弹,就是钻心的疼。

三千块钱被丽姐拿走,记在了账上,丽姐拿着钱,笑着在我的面前晃晃了后,我看着她直接把这些钱揣进了她的怀里。这离还清那二十万的欠债还很远很远。

我独自一个人孤独回家,打了一个出租车,在出租车司机异样的眼光中上了车。我闭着眼睛,尽量忽视着司机不时投过来的探询目光。待到楼下,我直接扔给他一张钱就下了车。身后我隐约听见了司机的叹息声。

“小小年纪不学好,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我苦笑,撑着楼梯上楼,在浴室放了满满一缸的热水,将身体浸泡在热水当中,热意刺激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有些疼,却格外的舒服。

头也埋进水中,我闭着眼,屏住了我的呼吸,氧气在不停地消耗着,我有点想就这样溺死在水里就好了。

大脑渐渐缺氧,我的神智有些不清。放在浴缸旁的手机“呜呜”的震动起来,我猛的钻出水面,像脱离了水张口呼吸的鱼儿一样,氧气从我口鼻处灌入,我又重新活了过来。

头发湿淋淋的披在脑后,令我看起来有些狼狈却又有几分妖娆之色。

是丽姐打来的电话,我看着来电显示。丽姐破例,说让我休息一天,我躺在浴缸里笑的愉悦,固执的拒绝了她的好意。

“谢谢丽姐,我不需要。”

电话那头的丽姐只是觉得我像神经病一样,脸上本来挂着的笑意一下子收敛起来,丢给了我一句话:“真是个贱骨头。”就挂断了电话。

我在心里苦笑,贱骨头吗?如果不是为了尽早还清那二十万,我又是何必呢?

出神的看着天花板,我从浴缸里慢慢起身,经过热水的滋润,身体至少没有之前那么酸软了,对着浴室里面巨大的镜子,我看着我的身体。

很美,皮肤细嫩且白皙,腰间只够盈盈一握的。手臂和大腿上的脂肪恰到好处,不胖也不瘦。

已经渐渐发育起来的胸脯,饱满且坚挺,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只是那布满全身的青青紫紫破坏了它的美感。

我不禁发出一声感叹:“年轻真好。”

在家舒服的睡了一晚,天一蒙蒙亮,我就不得挣扎的起床开始收拾自己起来。即使昨夜在璞丽被折腾的有些狠,但是白天我还是要去上课的。

拖着疲惫的身体,我还是准时的坐在了教室里面。头有点疼,我用手指轻轻的揉着我的太阳穴,昨晚的折磨还历历在目,脑子有些不清楚,睡意渐渐席卷上我的大脑。

我微眯着眼,强打着精神听着讲台上老师的课,有些飘忽,零零碎碎的做着笔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写些什么。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下课时间,我终于忍不住趴在了课桌上睡了起来。

不过几秒,手臂被人不断地推搡着,我努力抬头看了下是谁在推我,只是一眼,我看到的是带着一脸坏笑的格格。

我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侧目看着挤着我坐下来的格格,有些没好气的抱怨:“我不是把钱给你了吗?”

格格盯着我的脖子一直看着,我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是一个青紫的吻痕。我不留痕迹的拉高了衣领,试图遮掩,格格却拿开我的手,一脸的不高兴。

“苏荷,你别遮了,我都看见了。”

“昨晚,你又赚了多少?”格格贼兮兮的凑近了我的脸问我,我偏了偏头,有些不情愿的说:“三千。”我没有告诉格格我后来又在璞丽借了二十万,格格只当我这是纯收入,不禁有些羡慕我。

我只是笑笑,这样的羡慕,我宁愿不要。

送走了格格,我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一睡就是一上午,我再次被人推醒,发现教室里面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最后锁门的同学好心的把我叫醒。

我茫然的看了看已经空了的教室,对着锁门的同学说了一声谢谢,就赶紧收起了书出了教室。

外面出太阳了,之前早上还下着细微的小雨,所以我就穿了一件外套,现在被热的后背有些微微发汗起来,但是一想起需要被遮掩住的吻痕,我打消了脱掉一件外套的念头,就这样一直捂着去了医院。

我提着在外面饭店打的汤,推开了我妈的病房门,就看到她正坐在床上等我,后背靠着枕头。我几步走了过去就要去扶我妈躺下,我妈只是朝着我苦笑,声音里带着愧疚,对我说:“女儿,辛苦你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00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