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_宝贝乖女水真多h 文

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_宝贝乖女水真多h 文

“是不是在看那种电影?”周佳君抿嘴笑着。

晕,我明白周佳君说的那种电影是什么,脸色一红,辩解道:“我从来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周佳君哼了一声说:“你敢说你没看,要是你没看的话那天怎会……”

 文学

话说到这儿,周佳君俏脸一片娇羞,低下了头。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次的事情我确实有点过分了。

尴尬的气氛笼罩,我和周佳君都不好意思起来。

“小峰。”沉默了足有一刻钟,周佳君突然叫了我的名字,语气之中显得有些腻味。

听到周佳君叫我小峰,我感觉有些怪怪的。

“嗯……”

“你那次亲我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周佳君说话的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样。

我愣住,那次亲周佳君是出于一时的冲动,好像没什么感觉。

“我也不知道啥感觉,你哪?”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把话题扔给了周佳君。

周佳君小脸通红,双手揪结在一块儿,低着头低声说:“我,我反正心跳得好快,身体感觉很,很,很舒服。”

汗,周佳君现在这副小女儿的样子那还有平日里的泼辣劲,我越看越觉得别扭。

我望着周佳君,心说她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我的猜测一点儿也没错,经过半个小时的沉默后,周佳君低声对我说:“小峰,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一下没弄明白她的意思,随口说:“挺好的。”

周佳君脸上红云密布,双手拧着衣角,羞答答的说:“小峰,你愿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女朋友。”

周佳君的话语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其实自从林婕离开以后,我脑子里想的全是她,一丝周佳君的影子都没有。

“这个,这个……”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结结巴巴的话也说不清楚。

周佳君看我一副为难的样子,俏脸上的娇羞之色没了,猛然站起身来瞪着我:“王小峰,行就行,不行就不行,磨磨唧唧的真不像个男人。”

靠,我最见不得别人说我不像个男人,怒气上来,冲着周佳君说:“我不愿意,行了吧。”

“你,你凭什么不愿意,我有哪点不好。”周佳君跟别的女孩就是不一样,没有转身愤然离去,而是对着我质问。

面对周佳君的质问,我尴尬的说:“不是你不好,是我配不上你。”

周佳君杏眼圆瞪:“配得上还是配不上我自己还不知道,你肯定是不喜欢我。”

我顺着她的话说:“是,你明白就好。”

周佳君脸上冒出一股怒意:“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何那天要,要亲我。”

又来了,我颇为尴尬的笑笑说:“那天的事要不是你不讲理,我也不至于会那样。”

“王小峰,你,你混蛋。”周佳君说着抬起右手啪的朝我脸上就来一下子。

这一下来得突然,我连防备都没有,右脸颊火辣辣的生疼。

我捂着脸,火也上来了:“周佳君,你别太过分了。”

“我就过分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周佳君又扑了上来,两只拳头朝着我身上招呼。

靠,你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把我当成病猫了。

我双手分别将周佳君的双手按住,一把将她推到沙发上,而后扑上去,将她的身体反转过来,对着她的屁股啪啪就是两下。

我这两下打的有点重,周佳君疼的叫了起来,一边尖叫,一边大声骂着:“王小峰,你竟敢欺负我,我跟你没完。”

周佳君的身体被我按着,双腿不停地乱动。

短裙下的风光在双腿乱动之中时隐时现,

“我就欺负你了,你能怎么着。”我抬起右腿,搭在周佳君腿上,将她乱动的双腿用右腿压着,先把她止住再说。

“小峰。”周佳君被我按住不能动,突然间娇柔的叫了我一声。

周佳君这一声显得特娇柔,我心中一荡,说:“干嘛?”

“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你放开我好不好。”周佳君跟刚才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语气不仅娇柔,而且充满着说不出的暧昧。

我心中的怒火在这声音中化为乌有,说起话来底气都没了:“你真的不对我发火了?”

“嗯,我保证。”

我放开了周佳君,谁想到刚把她放开,她反手抓住我的右手,不由分说,小嘴对着我的右臂狠狠地咬了一下。

啊……

巨大的疼痛让我不由大叫一声。

还没等我有所行动,周佳君已经跳了起来,站在离我两米的地方娇嗔着说:“王小峰,这一下是教训你对我的无理。”

我看看右臂,很清晰的留下了一排牙齿印,而且被咬的血都出来了,不由怒道:“你这个疯丫头,你看都咬破了。”

周佳君朝我翻着白眼,哼哼着说:“你活该,我就是要在你身上留下印记,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我。”

我无语。

周佳君说完这话,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她又望着我说:“王小峰,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把你当做我的男朋友。”

我张口想说话,还没说出一个字,周佳君已经出了门。

我苦笑几声,看着周佳君留在我右臂上的牙齿印,心里面突然有了一丝甜蜜感,难道我真的有点喜欢这疯丫头了不成。

父亲跟郑秋红的关系对我已经不再保密,有几次父亲拐着弯儿问我的想法。

我对他们之间的事情早就认可了,还劝了父亲两次,让他赶快结婚。

郑秋红,我的这位未来的后妈来我家的次数明显的多了起来,有时候甚至一晚上都不回去。

随着两人关系的敲定,结婚的日程也提了上来。

依着父亲和郑秋红的想法,两人因为是二婚,没必要在宴请亲朋好友了,两人决定出去旅行一圈,就当把事情办了。

  我开学也有两个星期了,大学的生活学习对我来说就和初中没什么两样。

依照学校的规定,新生在入学前要进行一个月的军训,我这人平时就喜欢体育,尤其是特别崇拜李小龙,私下里还买了个双节棍,跟着李小龙电影里面的那些招式学了不少。

  周佳君跟我分在同一个学校,她对我可比以前好多了,有事没事的就爱往我身边凑合,弄得我跟她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林婕在我脑子里的影响淡化了起来,真的把她当成我的女朋友了。

  父亲和后妈郑秋红的结婚日子定在了国庆节,两个人利用国庆节的假期出去旅游结婚了。

  十月四号,这是我一生都难忘的日子。

  就在这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是旅游公司的,说我父亲和后妈出事了。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我一下子蒙了,老半天才说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跟我开这种玩笑。

  事情很快的就证实了,我的姑姑,也就是我父亲的妹妹跟着就到了我家,哭哭啼啼的,让我收拾一下去看我父亲最后一眼。

  父亲和后妈坐的车在秦岭山区一代发生了交通意外,当时车上五六十个人,二十几个死亡,其中就包括他们两个。

  父亲和后妈郑秋红的尸体放在太平间里,我在进入太平间的那一刻,心中突然感到一阵悲哀。

  我看到父亲死去的面容,脑门上有个洞,因为尸体在太平间被冷藏,脑门上的血洞已经被冻僵。

  当时我的胃里突然感到一阵的返潮,跑出了太平间,蹲在门口呕吐了半天。

  据出事时候的目击者说,父亲死的时候,双手紧紧搂着郑秋红,像是要保护她,可是终究连她也没活下来。

  郑秋红的家人也来了,我是一个都没见过,对他们就跟陌生人一样。

  郑秋红的家人来了不少,除了她的母亲进太平间看了尸体,其余的人连太平间的门口都没进去,围着旅行社的人争吵赔偿问题。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无情的一家人,除了郑秋红年迈的母亲以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04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