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受公共场合np_被三个老男人下药玩我好爽

我不由想起那晚,母亲一直叮嘱我要坚强要过得好,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看着这三十多万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了方向,我要过得好才行,不能让我父母失望。



我用三十多万注册了一家货运公司,全款买了一辆双桥货车,又以抵押形式又贷款买了两辆,那时候国家推动发展,对个人企业扶持,一年内我就从三辆货车变成了三十辆。

 文学



我这两年跑机动三轮也不是白跑,累积了不少人脉,货运团队很快就组建了起来。



不过货运的红利一天不入一天,我开始寻求变数,后来网上购物的崛起,令我看到门路。



那时国内的物流概念还不太完善,我抓住机会,在第四年的时候,我在全国开设物流网点七百多个,遍布主要的交通线的二十多个省市,成为了一家大型物流企业,不过总部依旧设在我当初生活的那个城市。



这一年我刚刚二十九岁。这些年很多时候都自己亲自上阵,风吹日晒和工人打成一片,二十九岁的我看上去像四十多岁,很是沧桑,一点都不像个老板,不少人也只是认为我是一个货车司机而已。



这天我刚卸完货,电话通了,是个陌生号码。接通之后是一个优点熟悉的男性声音,他问是高峰吗,我说是。



对面激动了,说没想到这么多年我居然没换号码,让我猜猜他是谁,我说猜不到不想猜,我这会儿累得很不想跟他扯。



他说他是王大川,请我吃酒席,他要结婚了。



王大川是我同学,当初关系还不错,老是跟在我身后。



高中毕业之后我没考上大学,他考上了,后来没经常一起玩儿,渐渐就断了联系,算算快三四年没联系过了。



这么久没联系,一联系就喊吃酒席,我有点抵触,不过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他给我转了一百块,我不好开口拒绝,敷衍了几句挂了电话。



不过转念一想,也有可能是自己心胸狭隘了一些,人家请你或许也不是为了你那点份子钱,再怎么说也算想到了你,自己也该去一趟。



又过了断时间,王大川又打来电话,说快中午了我怎么没来,我这才想起来,连忙抱歉,简单收拾了一下打个车就过去了。



到了之后,我才发现王大川定的是市里最豪华的酒店之一,排场弄的十分大,他跟新娘在门口招呼来人,可能没想到会有人是打出租来的,我下车倒是没人招呼我。



看到王大川,以前的记忆便涌了出来,心中倒是有点感慨,便走向前去。



我盯着王大川笑,王大川有点没把我认出我。



我笑着说,大川,我是高峰,恭喜你。



王大川听我这么说,顿时激动起来,抱了我一把,说原来是峰哥,来媳妇认识一下。



我能感觉出王大川是真的高兴,心想这趟自己还算没白来。



我朝着王大川媳妇报以微笑,伸出手,他媳妇有点嫌弃并没有伸手。

我倒觉得没啥,毕竟我出来匆忙,加上这两年晒的哟嘿,手上起了很多老茧,看起来脏兮兮的,人家一新娘子介意也是情理之中。



我把手缩了回来,从包里拿出一个红包,朝王大川递了过去。



王大川说了句谢谢峰哥然后正要接过红包,突然旁边有个人把红包拿了过去。



我转眼一看心情顿时不好起来,抢过红包的正是当初跟自己有过过节的李建民。



李建民对我和王大川笑了笑,说看王大川你这么高兴,原来是峰哥来了啊。李建民把峰哥两个字咬的很重。



我对李建民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如果不是王大川的婚礼我真的想当场就走了,甚至跟他打起来。我没鸟李建民,不过李建民却感觉像是我在怕他似得。



是,如果是四年前,我确实会怕了他,因为那时候我一无所有。



可现在不一样,以我的实力根本不用把他放在眼里,可是我如果变成这种人,那自己跟那种依仗自己有钱欺负人的家伙有什么区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05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