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缓慢而有力的撞着内容小说_我什么都不想只干想你

他缓慢而有力的撞着内容小说_我什么都不想只干想你

胡汉升其实挺怕老婆的,苏春儿那么说,他吓到了,追着出去,就没我什么事了。

我脑袋还嗡嗡的,苏春儿这话是真是假呀?要是真的,那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不就可以实现了?

我在家里傻笑了很长时间,脸疼都被我忽略了,洗脸的时候擦到伤口,疼得呲牙咧嘴的,才骂了胡汉升几句。

 文学

无意间看到衣挂上挂着条黑色镂空的女式蕾丝内内,我心里一个激灵,苏春儿刚刚出门不会是裙下空着的吧?她去上班还是干嘛去了?

我琢磨着这么长时间胡汉升也不可能再缠着她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

嘟嘟两声后,话筒里传出苏春儿一声“喂”,似乎还带着火气。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说:“嫂子,你们没吵了吧?和好了没?”

“和好个屁。叫我春儿,你再喊一声嫂子,看我还理不理你。”

额!

我弱弱的喊她一声春儿,然后说:“你在哪儿呢?上班?”

“不然呢?你究竟想说什么?你打给我不会是想做和事佬吧?姓胡的那么不要脸,你不会是还当他是你朋友吧?”

依着我一惯的作风,我当然是笑呵呵的说:“升哥也只是一时生气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等他知道我们俩什么事都没有以后,对我的态度肯定不一样。”

“少来。你昨晚偷窥我,我也摸你了,咱们能没事吗?”

我叫屈说:“春儿,你可不能陷害我。我昨晚真没偷窥,摸我那是你的事,他不能把这个算我头上吧?”

“啧!韩潇,你怂不怂呀?承认跟我有事你觉得亏是吧?还说你喜欢我呢,你就是这么喜欢我的呀?”

这话我可受不住,忙说:“不亏不亏,绝对是我占便宜了。我这不是担心你跟升哥嘛!所谓宁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我就是再喜欢你,那也得在乎你的感受呀!你跟升哥肯定是有感情的,事情不到不可挽回,还是不要轻言放弃的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儿,苏春儿声音突变温柔,问我说:“你承认喜欢我了?值得吗?我都给人做了十年老婆了,人老珠黄,你喜欢我图什么呀?”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否认就矫情了,所以我一咬呀,默认说:“值得。不管是等你十年还是二十年,都值得。你一点都不老,还跟十年前一样,像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反倒是我,这些年熬夜太多,都有小朋友管我叫大爷了。”

苏春儿噗嗤一声被我逗笑了,带着嗔意说:“你这傻大爷。”

她对待情人般的昵语让我受宠若惊,半晌说不出话,也不知道她非要我承认喜欢她是什么个意思。

“傻瓜,你打给我想干嘛?有话快点说,我等一下要忙了。”

我这才想起原意,于是问她说:“你从我家里出去,是不是直接去上班了?”

“对啊!怎么了?”

我脸颊发热的说:“我在洗澡间里发现一条女式内内,是你的吗?”

“对啊!”苏春儿说:“昨晚我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地上弄湿了,就没穿……嘿嘿,你是想问我有没有穿内内上班是吧?”

我:“……”

苏春儿吃吃笑道:“刚刚呀!我对面有个男同事东西掉地上,他下去捡,我故意张开腿吓他,他把头都磕破了。”

我联想到那幅画面,有点吃醋的跟她说:“我都没看过。”

苏春儿被我逗乐了,可能是引起同事注意了,她捂着话筒,我都能听到回音了,只听她小声说:“谁让你假正经,活该!”然后语气暧昧的说:“你想看我晚上给你看好不好?”

我一听,激动得不行,她的意思是还会来我家咯,我还以为她走了就不再回来呢。

“挂了挂了,领导发现了,拜拜拜拜。”

我听着话筒里的茫音傻乐,上班的路上脚步都是轻飘飘的。

一到公司我就被刘曼丽那臭女人逮着骂:“韩潇,你眼里还有没有老板?还有没有我这个设计总监?每天都迟到,你当公司是你家开的呢?”

我笑吟吟的没理她,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扔就去泡咖啡喝。

刘曼丽骂骂咧咧的找老板诉苦,我徒弟小诗跟进来撞我肩膀说:“师傅,昨晚干嘛去了?怎么叫你去玩也不去。”

我往她洞开的领口里一瞄说:“等你长大点再说,现在都没手感,怎么玩?”

小诗今年都二十二了,发育得还像初中生似的,B都不一定有。不过她身材是真好,小翘臀挺诱人的,只可惜她不喜欢穿裙子。

我总觉得臀翘的女孩穿裙子更要味道,就像苏春儿一样。

“你都不玩,它怎么会长大。”小诗跟我一样没羞没臊的。

我知道她喜欢我,不过我比较喜欢丰满的女人,又担心沾上了脱不了手,所以一直没碰她。

没多一会儿,老板打电话叫我进办公室。

他一见我就苦笑:“老韩,公司里你资历最老了,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以后遵守一下规章制度?你上班老迟到总不是个事儿,为这事曼丽都找我投诉你多少回了?我又不想罚你钱,你这样我很为难的。”

我们俩是同学,他老婆还是我哥们(女的,別误会。),所以我跟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吊儿郎当的说道:“该罚你就罚呗,我无所谓。那女人针对我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不是因为她是你死党的妹妹,看我不削死她。你不会是想泡她吧?我可警告你,就是泡你也別让我知道,要不然我会告诉你老婆的。”

“你可別瞎说,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那你让她做总监也不让我做?”

“不是跟你说了吗,她口才比你好,又是美女。女人出面跟人谈事有优势,而且你那臭脾气,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行吧!”我不想聊了,起身说:“今天我会把启鸣的策划案弄出来,回头你让她带小诗去谈吧,我就不去了,晚上有事。”想到苏春儿说让我看她那个我就兴奋,巴不得现在就天黑。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本想去接苏春儿的,想到我们这关系不清不楚的很尴尬,也不知道胡汉升有没有把她哄好,所以我就没去。

谁知一到家就见到苏春儿在炒菜,我心头一片火热,纳纳的问她说:“你怎么进来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12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