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诱受高H做任务嗯啊_肉肉超多的禁忌文H

我眨了眨了眼睛,恨不得把头塞进裤,裆里,今天这是咋地了,不停的出现一些我掌控不了的意外。


妃姨似乎也觉得拿着那个大家伙指着我训斥不太妥当,看我羞愧不语,她也急忙的跑了出去,不知道把那东西藏在了那里。


 文学

尴尬过后好半天她才叫我吃饭,我闷头扒着碗里的米饭,也不敢抬头看她,不过妃姨毕竟是成年人,早就不动声色的恢复了平常,不时给我夹菜不说,还主动问我爸妈走了这两年,我在叔叔家过的怎么样。


提起这茬我就有点难受,也忘了我们之前刚刚发生的那些糗事,一五一十的说了自己的情况,妃姨气的丢下筷子,冷声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一家人简直是畜生,明天我就送你回去,当面问问你叔叔婶婶怎么可以这样丧良心的对你。”


我心里有点害怕妃姨会跟叔叔他们发生冲突,毕竟婶子那么泼辣,真要闹起来我就更不好在那个家里生活了,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劝阻妃姨,只能垂着头不吱声。


妃姨收拾了碗筷,就跟我说:“委屈你在客厅将就一晚吧,琳琳毕竟是女孩,让你睡她的床有些不妥。”


我连连点头,说:“不委屈,我在叔叔家已经睡了两年的客厅了。”


妃姨有些心疼的看了我两眼,就把被褥给我抱出来,安顿我在沙发上躺下。


很快,妃姨跟我说了句早点睡也回房去了,临走之前还把客厅的灯给关了,我躺在长沙发上,拥着身上散发着淡淡香味的棉被怎么也睡不着。


这一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我先是看到了婶子和姓王的那个男人在床上的丑态,又遇到妃姨被她领回家来,然后被妃姨的火爆身材搞到直接流了鼻血。


以及后来又见到了妃姨刚使用过的那根东西,这一幕幕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眼前直晃,没过上几分钟我就面红耳赤的有了反应,心里慌慌的,一股股涌动的骚动弥漫在全身都快要把我撑爆了。


辗转反侧间,妃姨房间传出的灯光也终于熄灭了,我喘着粗气盯着那道房门,许久之后才渐渐迷糊过去。


睡梦中,我似乎听到了妃姨在房里唤我,我激动的蹦起多高,几步冲了进去,床上的妃姨只穿了件丝质睡袍,玉,体横陈的露出两条浑圆大腿……


我手足无措的站在她的床前,妃姨吃吃笑道:“臭小子你不是很想很想嘛,愣着干嘛,还不上来……”


我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猛然扑了上去,一阵疯狂的挺动后,我就被巨大的快乐感给击中,身子抖了两下,一翻身就从沙发上掉了下去。


这下摔的不轻,我嘴里发出不知道是痛楚还是享受的闷哼声,老半天才醒悟过来刚才那只是个梦。


我有些心虚的溜进卫生间,清理了下边的污秽后才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妃姨叫醒,睁开眼我就瞥见她美丽的脸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她一手拎着包,一手扔给我个盒子,嘴里飞快的说道:“这是给琳琳买的手机,就先给你用了,我刚接到单位电话,有急事要马上出门,今天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吃了早餐去上学吧,记得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号码我写在盒子背面了。”


还没等我推辞,妃姨就急吼吼的开门走了,高跟鞋在走廊里都响成一串,可见她走的有多急。


我爬起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七点多了,连忙洗了把脸,抓起妃姨送我的手机就往外跑。


妃姨家里离我们学校并不近,可又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如果倒车的话,不仅浪费时间还要多花我一元钱,我每月的零用钱只有一百块,中餐基本就是一碗米饭一碗蛋花汤,这是两块钱,而食堂免费送的咸罗卜则是我的最爱,靠它下饭,每月我都能省下几十块钱的伙食费,攒下的钱,有时被我用来上网,赶上清明和年节,我则是拿出攒下的钱,买一些花果纸钱去爸妈那里看他们。


这时候街上正是早高峰,上班上学的人群熙熙攘攘,我昨晚根本就没睡好,再加上边走边把玩手里的盒子就走了神。


一个没注意就被后边快速驶来的一辆电动车撞在大腿上,疼的我哎呦一声就坐在了地上,骑车的女人也受惊不小,连连尖叫之下好算是稳住了车把没有摔倒。


我揉着腿部被撞的地方勉力往起站,一边打量撞我的这对母女,骑车的女人满脸歉意,停好了车子就来扶我,嘴里还问道:“孩子你咋样,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我这人见不得别人对我客气,连连摆手说不用,只是一点皮外伤不碍事。


突然,我愣住了,因为我一边说话,一边用手去拍裤子后边的灰,就感觉到身上这条运动裤被划出了个不小的口子,这可是我仅有的三条裤子了,要不是婶子见我以前的裤子实在太小穿不了,这几条地摊货她也不会给我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16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