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烫的白浊洒在她体内_校花捆在椅子上双腿扒开

喔,王二宝明白了,张寡妇找他过来原来是为了今天下午在高粱地里的事儿,他知道这娘们害怕了,想堵住他的嘴。

二宝嘿嘿一笑说:“婶子,我啥都看到了,我看到你跟大牛叔在野地里打滚,你把他的腮帮拧,他把你的手腕摸……你们压坏了孙瘸子家的高粱。”

张寡妇一听吓了一跳,心说日他娘哩,你个死小子,看的还挺仔细。这下糟了,万一这小子出去乱说,老娘丢人就丢大发了。

 文学

张寡妇满面带笑:“二宝,婶子求求你,这件事出去以后不要乱说,行不行?”

二宝问:“为啥?”

“别管为啥,出去以后别乱说,婶子怕……丢人,你要是答应婶子啊,婶子会报答你的。”

二宝问:“你怎么报答我?”

张寡妇的脸上含羞带臊,透过一股粉红,小姑娘一样羞涩:“你要是答应出去以后不乱说,婶子就教你怎么做男人……”

张寡妇说着,将莲藕一样的胳膊伸出了被窝,搂住了王二宝。

王二宝吓了一跳。想不到这娘们还真不客气,赶紧推开了她:“婶子,别,你别……”

张寡妇一看二宝拒绝,又往前凑了凑,王二宝已经可以感受到女人的体温了:“二宝,你大山叔叔死得早,婶子一个人夜里寂寞,暖冷被窝的滋味……不好受啊……熬不住。你就不能帮帮婶子?”

张寡妇的声音很小,一边说,一边拉过二宝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王二宝没有挣扎,就那么随着张寡妇的手出溜,跟触电一样,浑身哆嗦了一下。

王二宝虽然手没停,可身子却开始向后躲,嘴巴里说“婶子,别,别,我害怕…………”

张寡妇还是死死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身上拼命的挤压:“你害怕啥?这是你跟婶子之间的秘密,咱俩好吧,偷偷的。”

就在这时候,王二宝忽闪打了个冷战,打死他也不敢继续了,赶紧把手从张寡妇的被窝里抽了出来。

王二宝吓得抱头鼠窜,背起医药箱仓皇地跑出了张寡妇的家门。

一边跑一边解释:“婶子,你放心,我的嘴巴严得很,保证出去以后不乱说,实在不行你就抱个枕头,一个人暖和吧,我走了。”

张寡妇还没有明白咋回事,王二宝的身影已经窜出了门外,跟被野狗追赶的兔子似的,落荒而逃。

“二宝你……”张寡妇傻了,一个人呆呆爬在那里,冲着二宝远去的身影看了良久。

最后她叹了口气:“哎,多好的后生啊,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用,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王二宝背着药箱子灰溜溜跑出了张寡妇的家门,吓得心里砰砰跳。

我擦,张寡妇想男人这是饥不择食了,幸亏老子机灵,差点清白不保。

王二宝回到家,把医药箱放下,一头扎在了土炕上,心里还是不能平静。

二宝也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女人他也冲动。刚才差点把持不住,一脑袋扎进张寡妇的怀里。二宝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心里不免会引起一种潮涨。

可是不行,我不能这么干,老子要追的不是张寡妇,而是大队支书的闺女。

把张大牛的闺女咔嚓掉,做了他的女婿,夺了他村支书的位置,最后败光他所有的财产,这才是二宝的最终目的。

王二宝躺在炕上睡不着了,辗转反侧,怎么才能把村支书的闺女搞到手呢?

村支书张大牛有五个闺女,一个比一个水灵。一个比一个好看。

他老婆的名字叫桃子,桃子不好看,长得跟只桃子一样,尖嘴猴腮的。而且脸上净是麻子,远远看去又像一只倭瓜。

她最大的本事就是生孩子,跟母猪一样,一窝一窝的生。

十几年的时间,嘁哩喀喳,给张大牛生了五个闺女。分别是丁香,春花,引弟,招弟和多多。

大闺女丁香皮肤白皙,身条秀丽,一张圆圆的脸蛋,那眼睛好像会说话,眨巴两下,能把张湾村半道街的男人给勾趴下。

二闺女春花尖尖的下巴,俏皮的鼻子,红兔兔的嘴巴,样子可爱极了。非常的动人。

三闺女引弟跟四闺女招弟是双胞胎,发育的相当成熟,让人流口水。

五闺女多多,早早就显出了美人坯子,样子活泼可爱。

张大牛就非常的生气,觉得桃子没本事。他巴不得媳妇赶紧生个带把的儿子出来呢,好为家里延续香火。

可怎么也想不到老婆的肚子不争气,生出来的都是闺女,一次一次撑破圆圆的梦幻。

于是张大牛就天天抱着桃子发愤图强,锲而不舍,非要鼓捣个小子不出来不可。

前些年,桃子老喜欢扶着村东头的那颗老槐树呕吐,因为怀孕了,妊娠反应很厉害。

开始的时候,上工的村民还常常上去慰问,以示关心,后来就不理她了,因为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张大牛就过去帮着老婆拍后背,说:“你在哪儿吐不好,非要在这儿,大家会笑话你的。”

桃子嘴巴一撇说:“笑话啥,又不是养汉子?大牛,你说我这次怀的是不是儿子?”

张大牛说:“就你那样子也能生出儿子?一肚子闺女,咋就光生闺女呢,就不能鼓捣个小子出来?”

桃子一看男人损她,心里很不服气,骂道:“生儿生女老爷们是关键,你们家的茄子能长出黄瓜来啊?”

张大牛发现媳妇揭他的短处,就不搭理她,扛着锄头回家了。

果然那次生出来的还是闺女,也是张大牛最后的一个女儿,名字叫多多。

多多就是多余的意思。

也许是干的缺德事太多了,张大牛怕遭到报应,更怕报应落在五个闺女的身上,所以对五个闺女管的很严,不许她们跟陌生人说话。也不许她们跟村里的小青年来往,更不许半夜出门。

有时候,就是一条公狗从闺女的身边走过,张大牛都要对狗透过一种仇视的眼光,觉得狗沾了他家的便宜。

曾经有一次,大闺女丁香跟着张大牛到田里去种地,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半路上有两条狗在打架,一公一母……

丁香十分的好奇,不知道它们在干啥,就目不转睛地瞧。

结果被张大牛发现了,张大牛气急败坏,举起锄头,一锄头下去,就把两条狗给轰开了。

两条狗受到崔然一击,吱吱尖叫着跑走了。

丁香就问:“爹,他俩在干啥?你为啥打它们?”

张大牛老脸一红,两只牛蛋似的大眼一瞪,怒道:“管你屁事!女孩子不许看这个,听到没有?”

丁香不知道两只狗在干啥,也不知道爹为啥要生气,只是觉得那两只狗很无辜,平白无故被揍一锄头,冤不冤啊?

从哪儿以后,两条狗就跟张大牛结下仇,每次见到张大牛,两只狗都呲着牙,咧着嘴,竖着耳朵,冲他汪汪尖叫。

张大牛轰它们,两只狗尾巴一翘,冲张大牛就扑了过去,张嘴就咬。

张大牛吓得抱头鼠窜,被两条狗整整撵了三条街,裤子也被撕扯了,差点光屁股。

再后来丁香慢慢长大了,她看了很多书,从书上她知道,原来两只狗那天在干那个事儿……

她的心里就慌乱慌乱的,觉得脸红,女孩子就开始春心荡漾了,于是她就开始在村里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

丁香把村里所有的小青年全部检测了一遍,从身高到长相,最后再到气质,层层过滤,最后把目标锁定了小中医王二宝。

王二宝在村里是很出众的。浓眉大眼,皮肤白皙,是个白面书生,非常的有气质。

丁香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气质,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帅气。

王二宝长得非常的帅气,身上透过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整天笑嘻嘻的,一笑脸上俩酒窝,小姑娘一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17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