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越做越漂亮h_乡野村医甄风流txt

沈瑞雪心里骂着,不耐烦地问道:“代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

“沈支书,我是来请您到我家去吃晚饭的,杨支书赵文书他们都在。”

没等沈瑞雪回应,赵丰年迎上去问道:“你是谁呀?”

 文学

代荣光身材高大,穿一件白色的背心,全身都是肉,是个两百多斤的胖子。

“哟,阿年,你小子回来了?”

“你是谁?”赵丰年又问。

“我是你代爷呀!”

你大爷?

赵丰年听到这话就来气,这死胖子比他大不了几岁,竟然自称大爷,太欺负人了吧!

代荣光不再理赵丰年,走向沈瑞雪。

“沈支书,你跟我走吧!”

“我们已经吃晚饭了,你请回吧!”

代荣光见沈支书不给面子,拉下脸说:“沈支书,您就别客气了,走吧!”

说着,代荣光抓住沈瑞雪的一只手腕。

沈瑞雪知道代荣光是不好惹的主,因为他是村里的土财主,桥头的小商店就是他家开的,他家的房子是全村唯一的一楼砖房子,她刚来饮水村时到他店里去买过牙膏和洗衣粉。

前几天,老村长杨青松因为干涉他在小商店开赌场,被他暗地里找人暴打一顿,所以辞职不干了。

更可恨的是,代荣光现在要当村长,拉拢村支书和文书替他说好话,今晚请大家到他家去吃饭,肯定也是为了这事。

“沈支书,我把饭菜都摆桌上了,你就过去喝一杯酒吧!”

“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沈瑞雪想甩掉代荣光的手,发现他的大手像一把大铁钳,挣脱不了。

赵丰年看在眼里,想出手相救又怕打不过眼前的胖子。

代荣光没他高,但绝对比他重!

这时,他眼前闪过自己给阿妈寄的军旅照片,又想到刚才泡在浴桶里奋不顾身水中救女兵的情景,心里叫道——

卧槽!

老子是特种兵,谁怕谁呀?

再不出手相救,又要被美女支书骂他不是男人了。

他妈的,豁出去了,大不了被这个死胖子凑一顿。

想到这里,赵丰年上前一步抓住代荣光的手腕。

“放开沈支书的手。”

沈瑞雪抬头看向赵丰年,这怂货想干嘛,转性了,想学人家英雄救美?

代荣光的手被赵丰年捏得生疼,骂道:“你小子没大没小,滚一边去!”

“这是我家,应该滚的人是你!”

赵丰年也毫不客气,他虽然失忆了,但手上的力气还在,加大力度迫使代荣光松开沈瑞雪的手。

果然,代荣光受不了疼痛,松开了沈瑞雪的手腕。

沈瑞雪如释重负,呼出一口气。

这时,代荣光把矛头指向赵丰年。

代荣光有两百斤,在这饮水村何时受过这种鸟气,自己请美女支书吃饭没请到,反被这小子把手捏痛,老羞成怒,后退一步抓起靠放在墙边的一根扁担猛然向赵丰年挥过来。

赵丰年眼疾手快,左手抓住代荣光挥过来的扁担,右脚照着他的肚子踹出一脚。

噔噔噔!

代荣光笨重的身体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到水泥地上。

“草你妈!”

代荣光怒骂了一句,又随手抓起一个矮板凳站起来向赵丰年头猛砸过去。

赵丰年把沈瑞雪护在身后,一下子接住代荣光扔过来的板凳,上前几大步照着他的脸扇出一巴掌。

啪!

代荣光脸上挨了一耳光,身体像个矮陀螺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一屁股又坐到了地上。

赵丰年扬起手上的板凳,对代荣光怒吼道:“还不快滚!”

代荣光脸色煞白,灰溜溜地站起来跑出门外。

卧槽!老子果然是特种兵,出手就是与众不同,帅呆了吧!

赵丰年欣喜若狂,向沈瑞雪扬起脸,一副骄傲的样子。

这时,卜秀兰才听到楼下有响声,跑下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

赵丰年答了一声,举步上楼。

沈瑞雪娥眉一挑,这臭流氓发起狠来还挺像个特种兵的,代老板多次上门骚扰,她早就想揍他一顿了,但自己是驻村支书,力气又没他的大,所以隐忍着,这下,赵丰年总算替她出了一口恶气,于是向他背影投去一瞥感激的目光。

但,她一想到自己的清白之身被这家伙看了个精光,目光又变得凶狠起来。

都是一丘之貉,何必心存感激呢?

三人回到楼上厨房,沈瑞雪说:“卜婶,明天村两委要在楼下开个选举会议,您有空帮忙做一桌的会议工作餐吗?”

“沈支书,明天我不烧酒,有空。”

“那好,还是按原来的伙食标准,每人十元,酒水另外算。”

“什么钱不钱的,明天那一桌就算为我儿子接风洗尘了,你们只要专心把会开好就行!”

沈瑞雪不答应,走进房间拿出来两百块钱递到卜秀兰面前。

“卜婶,拿着,村里有会议伙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19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