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绅士(h)_高质量糙汉公路文

姚美霞的脸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掐着滕小春的脸蛋,装腔作势道:“你还敢胡说!”

滕小春似哭欲笑的求着饶,“好婶子,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

“哼!”姚美霞气呼呼的松开了手。

呆了一会儿,滕小春仰着头问道:“婶子,你怎么来这里了?”

 文学

姚美霞这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说道:“坏小子,快起来,你叔请你早吃饭。”

滕小春不相信似的盯着姚美霞,愕然说道:“啥?婶子,我没听错吧,大庆叔什么时候吃斋念佛了,这么有善心?”

姚美霞俏脸一红,嗔道:“你是去还是不去呀?”

“去,有饭蹭怎么不去呢。”滕小春天不怕地不怕,连姚美霞的豆腐都敢吃,难道还会怕一顿饭不成?

迅速的爬起来,胡乱的擦了一把脸,滕小春跟着姚美霞来到了她的家。

刘大庆家的大堂上,酒菜已经摆好了,鸡鸭鱼肉一应俱全,满满的一桌,像过年似的。

我的个娘呀!

滕小春心里暗暗的叫了一声,哈喇子顿时流了出来,刘大庆搞什么鬼?该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看到滕小春进来,刘大庆连忙笑脸招呼道:“小春来了,快坐吧,准备开饭。”

在座的除了刘大庆、虎子父子两之外,还有一个人,桃花村开诊所的刘永才。

刘永才四十几岁,中等身材,脸庞消瘦,颧骨高耸,一对眼珠子溜来转去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

等到滕小春坐下后,刘大庆端起酒杯,笑道:“今天很难得啊,请到了桃花村的两位医生来喝酒。来,咱们先干了第一杯。”

刘永才端着酒杯,媚笑道:“谢谢村长。”

滕小春虽然感到此事大有蹊跷,但经不住扑鼻美味的魅惑,“咕噜”一声,喝下一杯农家米酒后,夹起鸡腿就往嘴里塞。

酒过三巡,刘大庆忽然问道:“小春,你师父离开多久了?”

滕小春只顾着嘴里的大肥肉,也没在意,掐了掐手指,满嘴油渍的说道:“过三个月就快两年了。”

“是啊,快两年了。”刘大庆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关心的模样,“小春,医务室的看病情况怎么样,生意好吗?”

滕小春吞下嘴里的大肥肉,又倒了半碗鸡汤喝了,漫不经心的说道:“别说病人了,就连一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乡亲们都到永才叔的诊所去了。”

刘永才不屑的看了滕小春一眼,洋洋得意的喝了口米酒。

刘大庆又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说道:“小春,医务室去年应缴的村提留款,到现在一分钱都没交,今年的上缴期限又快到了。”

滕小春抹了一下嘴角的油渍,不以为然的说道:“村长,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你尽可以放心,我师父有的是钱,只要他一回来,村提留款马上缴清,绝不赖账。”

“呵呵,我记得去年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刘大庆笑呵呵的说道,“小春,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滕小春心想,终于说到正题了!不露声色的问道:“村长,你有啥好主意?”

刘大庆喝了口酒,慢慢说道:“你师父能否回来还很难说,你也不太懂医术,守着医务室也是白耽误了时间。永才有意接手,不如就让他来打理吧。”

哦,原来是刘永才这个老家伙在打医务室的主意!

滕小春明白过来,断然拒绝道:“那可不行,医务室可是我师父的命根子,要是没了,等他回来,还不打烂我的屁股啊。”

姚美霞抿着小嘴好笑,心说这个坏小子,天不怕地不怕,还怕打屁股?

刘大庆一点也不着急,滕小春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不相信,凭自己多年做村长锻炼出来的能力,还搞不定一个半大的孩子?

淡淡的笑了笑,刘大庆道:“小春,如果你答应把医务室让出来,你这两年拖欠村里的承包费就一笔勾销。怎么样,这个条件够优惠了吧?”

滕小春想了想,觉得刘大庆的话有几分道理。

那个破烂的医务室确实没多大用,自己现在有了仙术,想开个诊所还不容易啊,何必受刘大庆的鸟气,上缴什么承包费。

滕小春的眼珠子溜了溜,当看到刘永才的灼灼眼神时,觉得不能就这样便宜了这厮,于是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村长,你的条件是很优惠,可是,你替我想过没有,要是没了医务室,谁来养活我?”

刘大庆鄙视了滕小春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春,你应该十八岁了吧,今年高中已经毕业了。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出去打工,自己养活自己?”

滕小春挑了一块肥肉塞进嘴里,油水四溢的说道:“村长,这句话可不该从你这个一村之长的嘴里说出来呀。我问你,二十一世界最缺的是什么?”

“是什么?”刘大庆皱着眉头道。

“人才!”滕小春擦了擦嘴角的油渍,正儿八经的说道,“我们国家正在大力召唤“海龟”回来创业报效祖国。毛爷爷曾经说过,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大有可为。你倒好,非但不支持我这样的人才在家创业,还要把我往外撵。你这个村长已经落伍了,跟不上时代了。”

刘大庆鄙夷的看着滕小春,“小痞子,你想笑掉我大牙吗?你算哪门子人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23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