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情昼夜 作者东寻问酒|已婚直男被猛男H 文

接着,他的声音就被强烈的压制下去……

而压制他的,正是柳如眉烈焰般的红唇。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柳如眉在这二十分钟整个石华了,嘴唇颤抖,脸色苍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文学

贾鱼笑着把视频关掉,因为二十分钟以后,就是他开始主动,反向压制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报警了。”贾鱼把砖头电话揣进了怀里,那意思是保留证据,还煞有其事的问:“柳镇长,你刚才说了,强奸得判无期?”

“你……滚开!”柳如眉面色惨白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去,掀开被子,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单,只是现在这雪白的床单上,沾染了两朵梅花图案的血迹。

“柳镇长,没想到你竟然是……”贾鱼挠挠头,看着那血迹有些尴尬。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头狠狠瞪着他。

贾鱼还想逗她两句,但见她眼眶湿润起来,晶莹的泪珠滑落。

贾鱼心里一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真操蛋啊!

“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负责还不行么,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柳如眉低头擦干眼泪,面容再次变得冰冷,恢复了冰山女强人的气质,冷声道:“说!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到底怎么回事!”

贾鱼简单的把事情陈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细回忆昨晚的情景,是李文明书记送她回来,好像说给她喝解酒药,接着就要强迫她。

柳如眉想起来了,不禁一阵悔恨。

“贾鱼!”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咱们就当没这回事!我不用你负责,而且……”

柳如眉一字一顿道:“你也负责不起。”

“如眉,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提上内裤就不认人呢!也太绝情了吧!”贾鱼像是吃了大亏一样。

“你……”柳如眉气的直哆嗦,眼里充满了委屈。

贾鱼见她又要哭,这大美人一伤心,自己心里都跟着难受,赶紧改口:“好,好,就当不认识。”

蹬蹬蹬!

忽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柳如眉顿时变了脸色。

二楼就她跟秘书张宁住,现在又多了个贾鱼,平时也没啥人来,这脚步声显然是张宁来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给贾鱼使了个眼色,两人慌忙收拾起来。

张宁本来要回自己房间,但见柳如眉的房门开着,就想过来打个招呼。

一进门,见柳如眉坐在桌子前,而贾鱼在她旁边站着,张宁顿时愣住了。

柳如眉手拨了拨胸前发丝,装着淡定说:“张秘书,早啊。”

“哦哦哦,柳镇长早,柳镇长早。”张宁慌忙回应,又奇怪问:“贾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正在给柳镇长汇报工作,正汇报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页……”

贾鱼这话像是提示一样,柳如眉脸腾的就红了,心想怪不得两腿这么痛,原来昨晚这么多次……这个混蛋,简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闭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贾书记,你汇报完了,去忙吧,张秘书,你也去忙吧。”

“好的。”张宁应了一声,见贾鱼不动,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随后房门关上……

柳如眉两手揉着太阳穴,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啊。

不顾家人的反对,非要来基层工作,希望有些成绩后去打家人亲戚的脸,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虽然女孩儿早晚都要嫁人,但贾鱼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现那半大小子一脸坏笑的脸,随手翻开他的档案。

贾鱼,男,19岁,家住瀚城桃花沟村,初中毕业(期间休学一年半)。

看到这,柳如眉差点哭了,一个初中就三年你还休学一年半?这初中文凭是怎么骗到手的?严格的说这家伙连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个小学毕业。

再往下看,父亲是农民,名叫贾发财、今年被桃花沟村评选为特贫低保户,又是泥草房重点危房户,少数贫困人口扶贫户……

“唉……”柳如眉叹了一口香气,不要贾鱼负责还没什么,如果真要这小子负责,捞不着啥,还得倒贴点,看来自己要吃一个哑巴亏了,可恶啊……

接着往下看,是说贾鱼两年前出去打工,记录不详,只是说打工,而后,在七月份,被委任为瀚城夹皮沟村的村书记。

“嗯?”柳如眉秀眉微微皱起,一个十九岁,初中没毕业,只有小学文凭的半文盲,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怎么可能就成了村书记了?村书记可是一村之长啊?

难道贾鱼家有后台?

或者市长不小心掉河里,被贾鱼发现,一通狗刨游过去把市长救了,市长就还他一个人情?

柳如眉正思考着,响起了敲门声。

“谁?”柳如眉冷冷问。

“如眉,是我,贾鱼啊。”贾鱼笑嘻嘻的把门拉开一条缝,然后挤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柳如眉冷声喝问,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贾鱼。

“如眉,我来找你有正事。”贾鱼自来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对面,本来想坐在柳如眉旁边的,却见这妞目光不善,随时都有可能咬人,还是坐对面安全一点。

“贾鱼同志,请你以后叫我柳镇长,不要叫我如眉!再这样,我把你的村支书撤了。”柳如眉冰冷的威胁。

贾鱼一缩脖子。

心想这小妞儿真是心狠啊,一夜夫妻百夜恩呢,这家伙说撤职就撤自己的职啊。

“说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儿?”看贾鱼知道怕了,柳如眉这才说道。

“柳镇长,是这样的,我是为了夹皮沟村贷款修路的事儿,夹皮沟四面丛山峻岭的,山上有许多野菜药材之类的,如果有一条直通县城或者市区的路,这些野味运出去,夹皮沟村,乃至夹皮沟镇都会很快发展起来。”

“没钱。”柳如眉合上卷宗,翻了个大白眼。

提起这事她就来气,要不是因为贷款,她昨天就不会去跟信用社的人喝酒,不喝酒也不会去喝所谓的解酒药,就更不会阴差阳错稀里糊涂的把第一次给弄没了,让这个混蛋臭小子得了个大便宜,自己吃了个哑巴亏。

再说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屁孩,跟自己谈什么致富?他能有什么能力?床上能力还……

她想到昨天晚上,虽然很痛,但却舒服,不禁心虚的脸红了。

“没钱?为啥没钱呢?柳镇长,你是一镇之长,应该想办法弄贷款啊,再说昨天晚上我还救了你,也对你有恩啊!”

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柳如眉就火了,胸前一起一伏的,像是要炸开一样,两只大眼睛瞪着贾鱼,充满了怒火,咬牙道:“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见柳如眉发飙,贾鱼一溜烟儿跑了,不一会儿又探头进来说:“如眉,要不我去给你买毓敏吧,昨天晚上那么多次,你会不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28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