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体式的进入|门房老董15部分

一看到常桂香谢老赖顿时两眼放光,一屁股就坐在了常桂香的身边。谢老赖的婆娘早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他家本来就穷,又带着个孩子,根本就续不上媳妇。

这些年谢老赖一直在打光棍,他早就看上常桂香了,趁孙大棒槌不在家的时候他半夜经常趴常桂香家的窗户。

见常桂香在这里,他哪能不往前凑。而且还离常桂香十分近,两个人都快挨到一块了。

 文学

“等你干啥?你能帮我随礼呀?”

没好气的冲着谢老赖说了一句,常桂香往向涛这边挪了挪。本来她离向涛就很近,这一挪没挪稳,一下靠到了向涛的身上。

“嫂子你小心点,这是躲狗咋的,咋这么急呢。”

扶稳常桂香,向涛笑呵呵的朝她说道。而谢老赖一听到向涛指桑骂槐,当时就急了。

“小王八蛋,你特么的骂谁是狗?”

谢老赖的声音很大,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全将目光转向了向涛这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谁搭茬我就骂谁。”

对于这个谢老赖向涛也恨的够呛,所以向涛嘴上也不饶人,一点都没对谢老赖客气。

“麻痹的小B崽子,你敢骂我,你这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你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在常桂香面前掉了面子,这人谢老赖十分气愤,不然他也不会骂的这么狠。而向涛一听到谢老赖居然骂他母亲,也从凳子上站起,伸手就要揍那家伙。

“你们俩这是干啥?还真要打呀?”

见两人真要动手,常桂香急忙从中间站了起来,把两人给隔开,而毛大贵见向涛又和谢老赖掐架也急忙走过来当和事老。

毕竟都是到他这来随礼的,毛大贵也不好偏袒哪一方。其实他心里倒是喜欢向涛,这小子不仅随了五十块钱的礼,而且还送了两只野鸡。

两样加在一块都不止一百块钱,他哪能不偏向向涛。不过不能在明面上向着他,要不肯定得让人说三道四。

劝了两人一阵毛大贵就回到他那桌,和村里的干部长辈说话。而向涛和谢老赖都气呼呼的看着对方,谁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坐到凳子上。

“我说谢老赖,你都奔五十的人了,咋还和晚辈一般见识呢。”

虽然谢老赖刚才管常桂香叫妹子,但实际上常桂香应该管他叫叔的。两个人经常开玩笑,开来开去辈分就变了,一个从叔变成了哥,另一个则从侄女变成了妹子。

见常桂香居然向着向涛说话,谢老赖就更加来气了,“哼”了一声,对常桂香说道:“他就是恨我不把闺女许给他,我谢老赖是什么人,能把闺女许给一个穷鬼?真是笑话。”

这谢老赖一说话就让人感觉十分刺耳,不光是向涛,周围的人听着都很不舒服。

“哟呵,感情你谢老赖是有钱人?苞米糊糊都喝不上流了,还在这装屁呢。”

向涛的嘴也不白给,谢老赖那边话音刚落,他这边就顶了回去。不过这次谢老赖倒是没有跳脚大骂,只是嘿嘿笑了一下,说道:“我是穷,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把闺女许给你,我可不想让她跟你受一辈子的穷,我还等着享我闺女的福呢。”

“你就知道我一辈子都这么穷?说不定我哪天就发达了,成了有钱人,到时候你谢老赖就后悔去吧。”

听着谢老赖的话向涛心里很不是滋味,谢老赖的日子过的还不如他,却依然瞧不起他,这让向涛心头有些堵的慌。

“啥,你能成有钱人?”

听到向涛的话谢老赖哈哈大笑,随即便大声说道:“你要是能变成有钱人,那我谢老赖就给你舔鞋底,然后再跪下来叫你爷爷,你看怎么样?”

“好,谢老赖,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向涛今天也把话放这,两年之内,我一定会成为村里的第一大户,你就等着管我叫爷爷吧。”

向涛一拍桌子,从凳子上站起,斩钉截铁的对谢老赖说道。而谢老赖则又笑了起来,冲着周围坐的人说道:“我谢老赖说话算数,乡亲们都在这听着呢,你要是两年内能成为村里第一大户,我不仅给你舔鞋底叫爷爷,我还把我闺女嫁给你。”

“好,一言为定,我要是做不了第一大户,我就管你叫祖宗。”

又拍了下桌子,向涛连饭都没吃就走了出去。这个谢老赖实在可恶,不仅悔婚还这么挤兑他。

但一出村长家的大门,一阵风就刮了过来,向涛也清醒了不少,暗怪自己刚才把话说的太满。

两年之内成为村里的第一大户,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看来以后就得多上山打猎,然后拿到乡里去卖,也只能这样了。

晃了晃脑袋,向涛朝自己家走去。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那他就得干出个人样来,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多打点东西。

一觉睡到天全黑了向涛才起了床,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叫上大黑准备进山。野兽一般都喜欢在晚上活动,白天大多都趴在窝里。

所以向涛一直都是晚上行动,白天基本上不是四处乱晃就是在家里睡觉。

从村里进山只有一条路,向涛走到村口,忽然从草垛一边跳出一个人,把向涛吓了一跳。

定眼一看,原来是村长家的二丫蛋子。

此时大黑已经跑出去老远,都看不着影了。向涛一见是毛莹,顿时就有些心虚。上午毛莹看他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向涛怀疑她有可能猜到了是自己偷看她洗澡。

一想到毛莹那玲珑有型的身体向涛顿时就又了反应,两只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毛莹那鼓鼓。

“你往哪看呢,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跟挖出来。说,昨晚偷看我洗澡的是不是你?”

见向涛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毛莹作势浴打。向涛急忙退了几步,打小就被这个二丫蛋子欺负,向涛不知道怎么的,一见到她心里就有些发颤。

“我可没有,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

反正没被抓到现行,向涛干脆就来个死不认账。没有证据,就算二丫蛋子怀疑他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呀,还狡辩,肯定是你,你一跑起来就有罗圈腿,不是你是谁。你个向愣子,居然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拧掉你的耳朵。”

说着毛莹就要抓向涛的耳朵,向涛急忙躲闪,一边躲一边说道:“你凭啥说是我偷看的,谢老赖也是罗圈腿,没准是他看的呢。”

抓了几下也没抓到向涛,毛莹也不追了,掐着腰站在那里看着向涛。向涛见她不追了,也停了下来,站在几米以外,只要毛莹还想动手,他第一时间就能躲开。

“肯定是你,我不会看错。”

顿了一下,毛莹又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能带我进山看你打猎我就饶了你,要不然我非告诉我爹不可,看你以后还能不能领到低保。”

毛莹这话起了作用,那低保虽然不多,但毕竟每个月都有进账,省着点都够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不过打猎可不是玩,是有危险的,要是遇到熊瞎子一类的东西向涛倒能脱身,可这个二丫蛋子就可能会有危险。

“山里面不仅有狼,而且还有熊瞎子,万一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村长交代呀。”

向涛是真不想带她进山,而毛莹一听向涛不愿意,她那一对杏眼顿时就瞪了起来,指着向涛说道:“向愣子,你要是敢不带我去,我就告诉我爹说你强坚我?”

“啥?我强坚你?”

这娘们可真麻烦,向涛是真惹不起。无奈的摇了摇头,向涛也只能让毛莹跟着。而毛莹见向涛同意,顿时就又蹦又跳的。

她对打猎十分好奇,早就想让向涛带着她进山了。她爹妈下午的时候进城去她姑姑家了,晚上回不来,她这才跑到村口这堵向涛,让他带着自己一块打猎。

走了十几分钟,两个人渐渐走进了山里。这时从前方传来一声狗叫,大黑从山上跑了下来,嘴里还叼了一只兔子。

毛莹一见到兔子顿时就十分兴奋,大黑是捕猎的老手,虽然兔子在它的嘴里却没有受伤。它也认识毛莹,倒没反对她从嘴里把兔子拿走。

向涛笑呵呵的拍了拍大黑的脑袋,吹了声口哨,两人一口就往山里面走去。

这山林子很迷,里面兔子獐子什么的有不少。偶尔经过一处草丛,就会有小动物从里面跳出来。

毛莹不仅不怕,而且还十分兴奋。一见到小动物就大喊大叫,搞的向涛心烦意乱。夜晚是捕猎的好时候,也是肉食动物猎食的好时候。

像二丫蛋子这么乱叫,很容易招来大型的肉食动物,要是把熊瞎子给招来了,那向涛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毛莹。

“别再叫了,你想把狼招来呀?”

见一个小动物从草丛里跑出来,毛莹又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向涛顿时就按住了她的嘴,已经进到山里了,可不能让她在这么大呼小叫的。

“哎呀你想憋死我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28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