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犹存岳厨房激情|老牛与静尼第2部分

陈靖杰把菜夹过来,却一点吃的心思没有。

他觉得自己要气饱了。

 文学

陶老沕yé问陈靖杰,“靖杰是明天回去吗?”

陶玥这才好像想起来他也在似的,连忙答道,“他多住几曰,和女儿一起回去。陈家在这边有生意,他正好过来办事。”

“很辛苦,过年也不能歇歇。”

陈靖杰道,就是小本的mǎimài,得勤折腾。

陶夫人说小玥你也别光管孩子,吃口饭。陶晰喂陶玥一口,说酿您吃您的,不用管她。

大姐说陶晰你有点儿正事,顾一顾体统。

陶晰又给陶玥喂口饭,“我二姐不早说了嘛,就把我当你们三妹妹。大姐你可有点忘性太大了。跟我说什么体统,你瞧瞧这桌上也无外人不是?”

陶家大姐对陈靖杰说,*别见外。

陈靖杰:???

我是外人?

我是在场唯一的外人?

他看了一眼liú襄舟,liú襄舟神态怡然,眼睛钉在陶玥身上一样。

这饭吃得可,太憋气了。

就这么折折腾腾地,到了深夜,这饭jú才散。陶玥一眼都不看陈靖杰,忙着哄孩子,忙着和姐姐māmā叙旧,忙着打麻将。男人们这边就是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陈靖杰家几代经商,他在那个环境里浸沕yín多年,对付几个只会纸上谈bīng的书生老书生还是手到擒来。

陶老沕yé说靖杰长得和靖肖说像也像,说不像也不像,感觉比靖肖要清秀点儿。

liú襄舟说我是没见过靖肖的,见了靖杰,却也能理解为何当年小玥对他一见钟情了。

大姐夫摆了摆手,“靖杰比他哥沕哥靠谱点儿,我能看出来的。他哥沕哥有些太过张扬,哪里有靖杰好。”

“怕不是你相中了人家,要人家做你妹沕夫,这才一时不停地夸。”liú襄舟笑起来,大姐夫说襄舟你看破不能说破,给我们这cū人留点儿空间。

陈靖杰喝口茶,“liú兄的机灵劲儿是压不住的,一点就透。倒是适合在生意场上往来。”

“抬爱!”

“不必沕过谦。”

陶夫人过来叫liú襄舟,“田田睡了,你要不带着孩子先回去吧?”

陈靖杰心里放起了huā来。

可算是走了。

他可太烦人了。

陶玥这也抱着田田过来,刚交回给liú襄舟,还没碰到他爹肩膀他就一阵的哭闹,说什么都不肯从陶玥身上下来。

liú襄舟说二妹妹要是不嫌麻烦,就帮忙送他回去吧。

“行,反正也近。我就跟你走一趟。”她抓着陶夫人的手,十分认真,“酿,我的牌,务必给我留着,别让陶晰乱打。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陶夫人说谁等你,你一走我就让陶晰替你。

陶玥苦着脸招呼liú襄舟,走吧,你看你耽误我好大的事,我就等着这把翻身。

陈靖杰站起来,扶着陶夫人,“陶家māmā要是不介意,我就先替她一会儿,替她散散财。”

双方安排停当,liú襄舟陶玥带着孩子出门,陈靖杰往牌桌前一坐,跟陶夫人、陶家大姐还有临时抓来的一个丫鬟一同打牌。陶晰坐在陈靖杰身后,他和陶玥侧脸生得很像,于是他凑得极近时,陈靖杰好几次都错以为是陶玥在身边,下意识地就想qīn上去。

“二万你不要啊靖杰哥沕哥?”

陈靖杰回神,“要,我要,要吃的。”

老脸通红。

陶玥和liú襄舟到了家里,纠缠一阵,好容易把田田哄睡。liú襄舟送她到自家门口,陶玥说你家这孩子可是够沉的,小沕脸儿肉沕乎沕乎的,坠得我胳膊生疼。

liú襄舟说,那我帮你揉沕揉。说着就拉过她胳膊,真的揉了起来。liú襄舟盯着地面,“你鬓角那块疤还在吗?”

“哪块?”

“就是咱们小时候出门玩,你绊到我身上,戗坏了的那处。”

“早该好了吧,没注意。”

liú襄舟忽然靠近,跟陶玥简直要鼻尖儿碰鼻尖儿,他拨沕开她鬓间碎发,眼睛却在盯着她的眼睛,他说,“好了。”

陶玥嗫嚅,“你根本没看。”

liú襄舟凑到她鬓边,轻轻沕wěn下去,陶玥想躲,却被他摁在门板上。

他在她耳边说,确实是好了。

热气灌进耳道里,陶玥觉得浑身酥沕酥沕麻麻的,她撑着一点儿意识推着liú襄舟,“咱们不能这样……我婆家来人了……”

“他不是你*吗?又不是靖肖。”

陶玥红着脸,“你喜欢你拿走好了,这个也给你,”说着她伸手取下了另一边的,塞到liú襄舟的香囊里。

“那个呢?”

“我,我找到我再……”

“不用,我自己找。”

liú襄舟本是摁着她肩膀的手,这时候顺着顺着她上衣的下摆钻进了前襟,直钻到最里面一层,触着她的肌肤。他手很凉,凉得陶玥起了一层基皮疙瘩,“不在这儿,在外面那层,你放开我,我找给你。”

“别说话。”

陶玥要化了似的,却还得强装着如常。只是一开口,绵绵沕软沕软的声音又出mài了她,“我得回去,我爹爹māmā会问的。”

“别走了,我明天就去提qīn。”liú襄舟wěn过她脸颊,也wěn过她颈侧,他沙着一把嗓子,“我真的很想你,别走了。”

“你,你要真的想娶我,早干什么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34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