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教父的虐妻|三个男人舌头一起吻花蒂

说完,周若雪直接起身,拉着我的手便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我内心也悄然浮现一丝异样的感觉,因为这还是我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还是在“被动的情况”下,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入手处那种酥麻的感觉让我流连忘返,特别是闻着她身上时不时散发出来的丁香花味儿,我只感觉一阵满足,同时,手掌心也不自觉慢慢用力……
“啊….你….你干什么?”
下一秒,周若雪的尖叫声响起,同时她回过头来,一脸古怪地看着我。
“抱歉,我没忍住….是不是弄疼你了?”尴尬一笑,我道。

 文学


“呵呵,看来就和我妈说的一样,男人都是风流情种,没一个是好东西!”说着,她有些气恼地甩开我的手,然后跑了出去。
眼看着她渐行渐远,我只是呆愣在原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张野,我之前就说你是傻子,没想到你还真傻了,就不知道来追我啊?”大概走出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周若雪转身,将小手扩在唇边,朝我呼唤道。
没吃过猪ròu也见过猪跑,眼见如此,我也顾不得多想,赶紧就跑了出去,可周若雪并没有给我追赶上她的机会,只要我是什么速度,她也是什么速度,总是保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
好在校园足够大,才能让我们尽情奔跑,但最后,我还是忍不住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呵呵,我就知道你跑不赢我,要知道在初中我可是得过女子一千五百米冠军,加上平时也经常锻炼,体能可比你好多了。”转过身来,有些得意洋洋地看着我,周若雪将两只嫩白玉手插在了她的小蛮腰上。
“行,我承认你比我强了,可是你为什么要跑呢,还要我来追你,很好玩吗?”好不容易缓和了下来,我苦笑着说道。
“嗯对,就是好玩,然后我还感觉你挺傻的,我叫你去追就追,这么听话,是不是以后我叫你去干什么事你都会去干啊?”最后冲我扮了一个鬼脸,周若雪转身就走,临走时轻飘飘道,“今晚放学后记得在校门口等我,我要带你去玩一些好东西。”
眼看着周若雪渐渐走远,我只感觉自己被完美捉弄了一番,倘若放在之前,我还会憋屈上一阵子,可现在我内心却平静的厉害,甚至隐隐有些兴奋起来……
难道,我对她….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摇了摇头,并快速打断了这种思绪,毕竟,在我内心深处的孤岛上,只藏着一朵雪莲花,那是灵儿老师,我最尊敬的人儿…..
但鬼使神差的,放学后我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遵守约定,才校门口等起了周若雪。
由于是高峰期,人还挺多的,一眼望去,几乎茫茫都是人头揣动着。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我瞧见周若雪出现在拐角的位置,虽然离我不过一百米的距离,但移动很是缓慢,而同一时间,我发现几个女孩子正在朝我靠近,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都是化着浓妆,脖子或者脚上手上都刻着刺青,给人以一种危险的气息。
下意识的,我想要逃跑,但在人群之下,已是寸步难行。
这时,一个纹身女已经移动到我身边,毫无征兆地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那种钻心疼痛瞬间涌入脑海,并传导进我的神经,我很想放生大叫,却几乎是痛得失去了言语本能,只能发出那种嘶哑的声音。
来去不过半分钟的功夫,其余几名纹身女也聚拢在了我的身边,并趁着我失去反抗的这段功夫内,将我往校门口拖去,最后强行塞进一辆黑色面包车,伴随着黑色塑料袋的笼罩下来,我只感觉喉咙口一阵窒息,很快便失去是知觉……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头脑昏沉一片,周遭环境也发生了很多的改变,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杂草丛生的烂尾楼,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破败的气息,而且,我全身也是紧紧绷着,被绳子绑在了一个柱子上,几乎不能有多余的动作。
同时,我的目光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一群纹身女孩,看上去大概有十来名左右,而领头的,赫然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短发女,看上去也就和我差不多大。
再细看一下,短发女给我的感觉挺熟悉的,记忆也如同潮水那般涌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人应该叫张兰心,“红玫瑰”这个城南高中有名的女子组合,据说就是她一手创建起来的,当然,和猛龙的那种势力比起来,她还是稍差一些。
毕竟,她只是一个女人,她的团体也是以女人为主。
“哎…这小子好像醒了?”正当我思绪渐渐深入的时候,有几名纹身女孩注意到了我这边,并即时开口道。

随后,一群人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你小子是不是叫张野?”低头看了我一眼,张兰心道。
“对。"点点头,我如实回答。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弄过来吗?”点起一根女士香烟,张兰心嘴角渐渐浮现一抹玩味。
“不知道。"迷茫,我摇了摇头。
“呵呵,那猛龙你总认识吧?”
“是猛龙叫你过来的?”瞳孔微微一缩,我情不自禁道。
“你觉得呢?”嘴角那抹玩味越来越深,张兰心突然转身对旁边人说道,“赶紧的,先给这小子一个教训吧。”
“好的兰心姐。"那群纹身女孩中,有人附和道,紧接着我瞧见一人提着一个黑色袋子走了出来,里头竟然装着一条白色丝袜,毫不犹豫的,这人将白色丝袜套在了我头上。
瞬间,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渐渐迷蒙起来,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唯一能安慰我的是,这白色丝袜上还残余着淡淡芬芳,似乎是刚从哪个女孩子的大腿上脱下来的。
然而这种慰藉没有持续多久,我便感觉胳膊肘涌来如同潮水般的刺痛,这群女孩竟然蜂拥而上,用自己的指尖在我身上肆意蹂躏着,先是胳膊,后是肩膀,肚子,随后蔓延至全身,甚至于在这种过程中,我能感觉到有人在我那里弹了几下…..
都说女孩子就像鸡蛋,表面看着纯白纯白,但内心却是黄的不行,时至如今,我终于能深刻体会这句话的含义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我感觉浑身火辣辣的,就像被蜂窝群起而攻一样,刺痛的不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51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