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的 最强推到绝世名器

但老孙喜欢小姑娘,再加上李芬芬看他时热辣的眼神,让他浑身都不自在,所以面对几次三番的勾引,老孙不但没动心,反而还有些排斥,可偏偏这李芬芳却来了劲儿。

这次倒好,直接穿着浴袍来了。

毕竟是邻居,老孙脸上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好闷声的问:“芬芳,找我有事儿吗?”

 文学

站在门口的李芬芳,脸上尽是卖弄风情的妩媚,一边撩拨着酒红色波浪长发,一边娇滴滴道:“孙哥,我家淋浴坏了,能在你家洗个澡呗,你看我,身上还全是泡沫呢。”

说话间,李芬芳拨弄着浴袍的领口,强行朝老孙卖弄着那抹透出来的深邃。

老孙板着一张脸,一点儿没露出欢喜,对有这种送上门求搞的骚货,着实没有兴趣。

心里想着拒绝,但一时又找不到合理的借口,便勉为其难的说了句,行吧,之后扭头继续帮徐蓉蓉找起了医书。

李芬芳乐坏了,朝老孙抛了一个媚眼,风骚的扭着屁股走进了洗澡间。

“孙哥,你可不要偷看哦。”

嘴上这么说,却故意将洗澡间的门留下了一条缝隙,怎么说自己也比老孙小上七八岁,还这么漂亮,就不信这老孙头能不来偷看。

心里高兴,李芬芬一边冲洗着身体,嘴里一边哼哼着小曲,可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门口始终没有出现老孙的身影。

“这老孙头,咋这么不解风情。”

李芬芳抚摸着胸前被泡沫填充的饱满,暗暗嘀咕,然而她怎么会知道,此时的老孙,脑子里全是年轻漂亮的徐蓉蓉,根本瞧不上她这种半老徐娘。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守寡了那么多年,平日里男人见了都躲着,寂寞难耐之下,便喊了老孙:“孙哥,能帮我送一条新毛巾呗。”

自己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老孙头一杆老枪又好久没开过光,这家伙肯定恨不得冲进来把自己搞死。

可事实上听到的却是老孙毫不犹豫的拒绝:“没空。”

李芬芳气坏了,上杆子求搞,居然没点儿反应,也顾不上洗澡了,不爽的用老孙的毛巾擦了擦身体,裹着浴袍走出去。

这下孙哥也不叫了,干脆喊起了老孙。

“老孙,你啥意思?”李芬芳双手环胸,胳膊托着那一对儿大肉球上下颠动。

老孙听懂了,这娘们儿是没勾引到自己恼羞成怒了,索性装起了糊涂。

“芬芳,你说啥呢,是因为我没给你送毛巾?”

这老孙居然跟自己打马虎眼,李芬芳哼了一声,索性把话挑明了:“老孙,你别跟我装,我跟你说的那事儿,你考虑的到底咋样?”

又提起了搭伙过日子的事儿,老孙没法回避,心说倒不如让这娘们儿死了心,以后也好不纠缠。

老孙干脆说出了实话:“不成,我有喜欢的人了,还是个小姑娘。”

一听这话,李芬芳的脾气就上来了,指着老孙的鼻子骂道:“老孙头,你脑子进水了,就你这吊样还小姑娘,房子都破成了这样,穷的叮当响,老娘能看上你,都是你的福分。”

其实老孙也没有李芬芳说的那么不堪,虽然刚才监狱出来,但头脑灵活,小诊所的生意蒸蒸日上,他相信用不了几年,肯定能重返年轻时的辉煌。

此时,李芬芳依旧在耳边轰炸。

“你好好考虑考虑吧,老娘虽然死了三个丈夫,但也留下了不少遗产,养你绝对够用了。”

一听这话,老孙肺都气炸了,这娘们儿居然把他当小白脸了。

脾气上来的老孙毫不客气,冷声道:“我老孙一把年级,可也用不着别人来养,你赶紧给我走。”

说着,老孙将李芬芳推了出去。

李芬芳的话,老孙虽然不以为然,但却记在了心里,越是这样,他就越要干出个模样,领个小姑娘回来,给隔壁这小骚货瞧瞧。

徐蓉蓉,他志在必得。

或许是受到刺激的缘故,老孙对于徐蓉蓉的事儿更加上心,连夜在纸上写起了关于祖传按摩手法的要领。

这一写,就到了深夜,老孙却一点儿都不困,反而想起徐蓉蓉倍精神。

但不管怎么说,老孙毕竟是上了岁数,第二天来到诊所时,就顶上了一双黑眼圈。

可当看到徐蓉蓉接过手稿时露出的开心,老孙觉的一切都值了。

“孙叔,你不会一宿没睡吧?”看着老孙的黑眼圈,好几张手写要领,徐蓉蓉既惊喜又意外,面对老孙时的那一抹羞涩也一扫而光。

没有付出哪儿来的收获,老孙微微一笑,和蔼道:“叔熬个夜不算啥,只要你能早点学会,你开心,叔也跟着高兴。”

从未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徐蓉蓉心里颇有几分感动,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晕,一向腼腆的她,多了一点儿开朗。

“孙叔,那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

望着徐蓉蓉眼神里的期待,老孙知道鱼儿上钩了,故作沉吟道:“嗯,今天晚上应该有空。”

徐蓉蓉笑了,笑起来的小酒窝,让老孙都有些失神。

之后,老孙便开始了一天的坐诊,徐蓉蓉跟其他几个来兼职的女员工也忙活了起来,抓药的抓药,帮忙的帮忙。

老孙虽然刚出来不久,但凭借过硬的医术,在这一带已经小有名气,生意很忙,饶是如此,老孙心里都时刻惦记着徐蓉蓉。

特别是那道窈窕的身影不时在眼前晃荡,让老孙对今晚充满了期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57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