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少妇性旺盛夜夜春宵 极致沉迷(臣年)po


  来之前,王大头已给刘燕燕下了“铁命令”,要她拿出些本事,使出些手段来,无论如何要完了他们两口子的心愿。

 文学


  可天性纯真的刘燕燕到底比不上那些村里的荡妇,除了忙着干活之外,她实在是觉得自己拿不出什么“手段”来。

  也实在羞于说出那些挑逗男人的轻浮言语,做出那些挑逗男人的轻浮举动来。

  迫于夫命难为,再加上自己打心眼儿里也多少喜兴赵维,刘燕燕在忙着收拾时。

  便想到了在赵维家洗澡这一条计策来:“昨晚上自己害羞,只把上身给赵维看,,今天我把整个身子都给他看看,不信他看不上眼。”

  “嫂子,你还是回家去洗吧,这孤男寡女的让人看到了多不好啊。”

  赵维虽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刘燕燕的“不良”意图,但还是不好当面说破她。心地善良的赵维害怕自己说话太冷了,再次惹哭了眼前这个娇美的女人。

  “切,家里就你一个人,还怕谁进来不成,去把院门插上,我很快就好,别小气的不舍得你家那口井水。”

  刘燕燕到底是结过婚的女人,顺嘴说出来的话,倒显得赵维不够大方一样。

  赵维摇了摇头,上前把院门关上后,并没有插上。

  心想:人家一大上午的累的满头大汗,帮着把家给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自己哪好意思把人家撵走,呆会儿,她洗她的我不沾她的边就是了。

  想到这里,赵维走到院里的井旁满满地打了一桶水,给屋里的刘燕燕送了进去。

  谁知,赵维刚一推门进去,就见刘燕燕已经是衣不遮体了,雪白的身子在他的眼前一晃,吓得他赶紧的关上门退了出来。

  “嫂子,你咋不穿衣服呢?”

  门外的赵维,似乎都能听到了自己快速的心跳声。

  “洗澡还能穿着衣服洗啊,瞧你那害怕的样子,难道我会吃了你啊。”

  屋里的刘燕燕,一边往自己雪白的身子上撩着水,一边拿用言语努力地“挑逗”着屋外的赵维。

  赵维也不答腔,自顾自地坐到院子里那棵梨树的阴凉下,掏出一根烟来点上抽了起来。心想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办下这荒唐事来。

  “小维,你的洗发水放哪了,给嫂子拿来用用。”

  “小维,你给嫂子把你的香胰子拿来。”

  屋里的刘燕燕见赵维始终不肯进来,便借口拿东拿西的支使着赵维,无奈赵维每次进去,只把门开一条小缝儿,隔着门缝伸手把东西给刘燕燕递了进去。

  “小维,给嫂子把你的擦脸油拿来用用。”

  刘燕燕见赵维几次不肯就范,实在找不到别的借口,只好胡乱地随口让赵维给她送去个抹脸油进去。

  她心想:呆会儿等你赵维伸进手来,我拖也要把你拖进来。

  赵维从自己的行李包里翻找出一瓶大宝后,便又隔着门缝向屋里的刘燕燕递了进去。

  谁知,他的手腕儿一下子便被里面的一只小手给紧紧攥住了。

  “小维你进来!”

  隔着门,刘燕燕一边使劲往屋里拽着赵维一边说道。

  “进去干啥,你在洗着澡,我怎么可以进去呢。”

  隔着门,赵维也不敢用力,他害怕自己一用力再挤伤了刘燕燕那只嫩白的小胳膊。

  “你帮我擦擦后背,我够不着!”

  刘燕燕根本就不敢撒手。如果今天再完不成“任务”,她不知道王大头回家会怎么打骂她。

  “嫂子你快放手,别挤着你了。”

  赵维再也不想到刘燕燕会抓着自己不丢,他尴尬地站在门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刘燕燕毕竟没有多少力气,这样僵持了不大会儿,自己手一酸便无力地松开了赵维的手腕儿。

  “你就那么怕我吗?难道嫂子我是狼吗?你进来我会吃了你?”

  刘燕燕见赵维终不肯进来,索性把赤裸着身子,无力地靠在了已经背赵维顺手关上的门上,心里一酸,那泪水竟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不是怕你吃了我,我是怕我自己吃了我自己啊!”

  赵维听门那边刘燕燕带着哭腔这么一说,他心里也是一阵不落忍,像是自言自语一样无奈地仰着脸说道。

  “是谁要吃了你啊?小维哥。”

  赵维正背对着门在仰面感叹,就见一个年轻的女人从院子里径直向他这里走来。

  赵维一看,心里不由得一愣。走过来的这个年轻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同村高中同学,落榜考生赵小翠。

  “是你来了啊小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564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