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大汉强行糟蹋-巨大串珠扩张变态h

赵宏宇左手扶着王小娇,不让她摔倒,而右手却趁机乱来。

他的左手摁压住她的翘臀,某处隔着衣服抵在她的小腹上,恨不得将其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如此纠缠大概三五分钟,王小娇的双眼已一片迷乱,俏红的脸蛋似乎能掐出水来。

 文学

赵宏宇觉得时候已到,那只探入王小娇领口、令她欲罢不能的魔手轻轻抚摸着对方的娇躯寸寸而下……

然而就在它即将达到时,王小娇却突然清醒了,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一把推开赵宏宇。

“别,不要!”

赵宏宇喘着粗气,稍带着怒晕的望向眼前的佳人,这分明都主动送到自己房间门口,火也被挑起来了,突然搞这么一出,什么意思?

难不成跟城里人一样玩仙人跳?

但王小娇却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脸上的红潮也褪去了大半,神色复杂的盯着赵宏宇,咬着朱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嫂子?”

赵宏宇试探着喊了一声,心中却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王小娇在门外徘徊,并非就一定是来找自己的,也有可能是突然有别的什么事呢?比如,有老鼠,屋内没电了……

好吧,这些都挺扯的。

但赵宏宇越是往那方面想,心里就越是不安,十年前,他被人诬陷强女干翠花嫂子,背井离乡十年,若今日王小娇再喊上那么一嗓子,他这辈子估计就真的完蛋了。

非常顺理成章的,王小娇在听到他那一声嫂子,双眼一红,突然低声抽泣了起来。

赵宏宇见状,不由抓狂,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咋就这么管不住自己的手呢,他回乡可是为了奔小康的,这些年在外,他一没文凭,二没资本,十年下来也没混出个人样……

于是他想着能不能从老家重来,毕竟不管怎么说,这边也还有三亩地不是么?

“嫂子,都怪我,我不是人!要不你打我出气吧。”

赵宏宇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去看王小娇,低声说道。

王小娇见赵宏宇这样,却不哭了,只不过两只眼睛依旧通红,“不能怪你,我看得出来,你有自己的原则,若不是我故意到你门前,你也不会……”

王小娇吞吞吐吐说着,大门外传来几声狗叫,她顿时想到什么,俏脸微变,急忙说道,“今天这事你就当没发生过,赶紧回屋,我日后跟你解释。对了,千万小心我的公公,是他让我……”

说到这里,王小娇立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俏脸骤变,也不等赵宏宇什么反应,便匆匆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好你个赵仲凯,为了夺我的房子和地,连自己儿媳的声誉都不要了!不过既然你不仁,也就别怪我不义了!”

也是这个时候赵宏宇才知道,赵仲凯为了逼自己离开,竟然强迫王小娇来诱惑自己。

若不是王小娇中途将自己推开,怕是又要再上演一次十年前的闹剧了吧!

赵宏宇的脸色极为难看,不可否认,如果王小娇听了赵仲凯的话,有强奸“前科”的自己,或许不用他赵仲凯做什么,所有人就会想当然的认为自己是兽心又发作了吧!

不过苦于没有证据,他也只能作罢。

赵宏宇听着窗外的虫鸣声,脑袋渐沉,便昏睡过去。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

小石头村虽是出了名的贫困村,但出名了就有出名的好处,加上村子周围从没被开发,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围的环境倒也还不错。据说有不少搞种植业的投资人,看中了这一带。

赵宏宇用过午餐,双眼的目光,便已经在王小娇的身上不断游走了。

王小娇今天穿的是一件洗得有些陈旧的白衬衣,估计是因为天热的缘故,衬衫上面的一颗扣子没有扣上,脖子下大片白皙细腻的皮肤便直挺挺暴露在了空气中。

而那一对饱满的胸脯又将衬衣高高撑起,侧边可见隐隐约约的肉色,更是让人不由浮想连篇。

“真是个妖精!”

赵宏宇暗道一声,下身顿时就有了反应,但想起昨夜王小娇临走前说的那一番话,心中不由得狠狠咒骂了赵仲凯一句,要不是他强迫王小娇来诱惑自己,就不会引出王小娇与他的那番谈心,当然就也没有现在这么尴尬的局面。

赵宏宇找了个借口便匆匆出门,家中风光是好,但憋着的感觉也着实太难受了些。

况且,他如今也还有正事要做。

他这遭回来,才不是旅游访亲戚,而是有着自己的一些想法。不过当务之急,是把房子和那三亩地拿回来。

“地契这玩意儿,应该被二叔藏家里吧。”

赵宏宇嘀咕了一声,十年没回,村里不少房子都进行了翻新重建,但赵仲凯家的老屋却还是原先那个模样。

淡黄色的土墙上,点缀着几块新泥填补后留下的深色块状,就仿佛老女人脸上的麻子一样丑陋无比。院子里养着几只老母鸡,赵宏宇刚一进门,便咯咯咯叫个不停。

“也不知道二叔有没有在家。”

赵宏宇小声嘀咕,探着脑袋在门外张望了一番,但屋内静悄悄的,显然没人在家。

听王小娇说,赵仲凯的老房子前几年被水淹过,墙体松软,不适合住人,重建得花不少钱,于是便翻新了他家的房子,当作赵小林的新房。

不过赵仲凯那老头却是怎么也不肯搬走,始终住着。

他轻轻推了下大门,那扇老旧的木门却被上了锁,赵宏宇也不在意,而是绕着老房子转了一圈,翻窗进了屋子,轻车熟路,径直走向赵仲凯的卧室。

屋里有些杂乱,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霉味,赵宏宇毫不客气,撸起袖子便在屋里摸索起来,可翻了一圈,搞了一身的臭汗不说,却毫无收获。别说房契地契,就连一张纸片都没有看到。

“难不成这老家伙都把东西贴身放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10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