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蜜水流出来了*乡村欲孽欲乱艳妇岳

晓峰帮杜鹃洗完伤口,好在伤口不深。杜鹃从背包拿出一瓶药粉,还有纱布。“这是消炎药,你帮我撒在伤口上。”

晓峰接了过来,将瓶口对着伤口轻轻的摇摆,接着将伤口包扎好。“你其他地方还好吧!”

 文学

“我后背好像有点疼,你帮我看看吧!”杜鹃说完把后背掀开,还好只是擦伤。

“你是怎么掉下去的,多危险。”

“我走在后面,一阵风吹来,头发遮住了我的眼睛,一下子掉到悬崖边,我抓住杂草呼叫,燕子想抓住我,没抓住,路太窄我一下滚落下去,大腿一阵疼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无量寿佛,你命真大。”晓峰笑嘻嘻的说!

“大你个头,要是没有你出现,我早就成了孤神野鬼,”杜鹃忍住笑。

“昨夜老君对我说,明天有一个仙女在山中出现,让我好生接待, 今天果然如此,哈哈,可惜仙女受伤了。”晓峰神气的说。

“装模作样,你找打呀你,谁是仙女。”杜鹃忍不住在晓峰胸口上轻轻捶打。

晓峰一动不动任由杜鹃闹。

杜鹃将头贴在晓峰胸口,柔声说:“晓峰,患难见真情,这辈子我跟定了,从来没有男人像你这样让我心疼过,不管以后怎么发展,你就是我唯一的男人。”

“我平民百姓一个,没有前途,你跟着我会吃苦的,你考虑过没有。”晓峰真情说道。

“古话有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早就想好了,你不用多说。”杜鹃肯定的说。

正说话时,巧珍大摇大摆的进来。

晓峰介绍说道:“这是杜鹃,大学生,从城里来。”“这位是巧珍,从陈家湾过来。”

杜鹃吃力的站起来,和巧珍握手“你好,巧珍姐真漂亮。”

巧珍见杜鹃气质非凡,身材高挑,“哪有你漂亮,真正一个大美女。你的腿怎么了。”

“从悬崖掉下去被树枝挂的,是晓峰救了我。”杜鹃含情脉脉的说。

“严重不严重?要不去医院看看?”巧珍担心的说。

“没事,休息两天就好了。谢谢珍姐的关心。”杜鹃摇头说。

“晓峰,这是给你买的两套衣服,你试一下,看合不合身。”巧珍将两个袋子给晓峰。

“谢谢你珍姐,衣服以后再试,我有事要麻烦你。你可不可以回去拿条裤子给杜鹃。叫上文静,晚上你们和杜鹃一起睡,我一个大男人不方便。”

“这有什么麻烦的,我这就回去,哦,对了,晚饭你就不要做了,我和文静带过来。”巧珍笑嘻嘻的和杜鹃挥挥手,出门而去。

“行啊晓峰,这么多女人围着你转,有几把刷子。”杜鹃开玩笑的说。

“哪有,我只是为村里几个人治好病,村里人才相信我。”

“看得出来,你一个住山洞的,能讨人喜欢不是件容易的事,没有真本事,是不行的,山城人口众多,只要你深得民心自然有人帮你。”杜鹃真诚的说。

“不管什么事都不能操之过急,慢慢的来吧!一切顺其自然。”晓峰心情沉重的说。

夕阳西下,一天快过去了,晓峰拉着杜鹃手说:“鹃子,你好好的读书,今后前程似锦,把握好方向,等你出人头地后好多事情要你帮忙。”

“放心吧!从今天发生的事,我已经看清了人心冷暖。以后做我自己喜欢想做的事,等着吧!肯定能帮你。”杜鹃说。

正说着话文静和巧珍笑吟吟的上来了,晓峰去接好两人手里的东西,叫她们坐下。“我叫文静,你好!”杜鹃伸出手:“我叫杜鹃,妹妹真是美丽动人,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姐姐气质优雅,无人能比,我都想娶你。”文静“哈哈”的笑起来。

“你们几个不要相互吹捧了,看有什么好吃的,大家都进屋去吧!”晓峰提起东西,她们两人搀扶杜鹃进屋。

文静和杜鹃被大殿五彩光吸引,“这是什么灯,好美呀!”

“这是五彩石头发出的,一到晚上自然发光。”晓峰赞叹的说。

“这真是神仙向往的地方,”杜鹃说完和文静,巧珍三人毕恭毕敬的磕了九个响头。

文静和巧珍将带来的饭菜打开,巧珍为晓峰开了一瓶酒,四人在厨房你一杯我一杯开怀畅饮。晓峰又开了一瓶,杜鹃和巧珍喝得扑在桌子上,文静机灵才不上这个当。

晓峰把巧珍和杜鹃抱到另外一间卧室,文静将被子给她们盖好。

两人到厨房将碗筷收拾停当,回到卧室,“晓峰,你为什么要出家?”文静打破沉默。

“唉……说来话长,我从小无父无母,任人欺负不过,来到这里是为了有一个生存之处。”晓峰叹道。

“对不起晓峰,我不该问到你伤心处。”文静低声说。

“没什么,我早就过惯了山上的生活,老君洞就是我的福地。有你们帮我,还有什么事可以难倒我们?”晓峰哈哈大笑。

凌晨,晓峰起来到崖上练功,在树林中如入无人之境,将太极发挥尽致淋漓。太阳东升时,晓峰精神抖擞的飞下悬崖。进到卧室一看,这三个懒虫还在昏睡。

晓峰无声的退了出来。手上拿着两个苹果,吹响口哨,两只仙鹤顷刻飞来。晓峰把苹果丢上半空,两只仙鹤一下就叼住。

晓峰回到大殿,加满灯油,敬上三枝香,磕了九个响头,想起文燕说的话,起身查看香炉,雕满龙凤花纹的香炉古色古香,拿起灯盏细看“哇塞”原来是一条青龙从下到上围绕在灯盏上,油正好加在龙口上。

晓峰平时没有注意,要是让外人看到那还了得。晓峰把香灰涂在灯盏上才放心。香炉自不必说也是一塌糊涂,这样什么都看不出来。

三个女人打着哈欠出来时,已经是红日高照,晓峰看杜鹃可以走路了,三人到水池洗漱一番。

忽然,山下的路上锣鼓喧天,一群人大摇大摆的上山来,还有的人背着相机,这是干啥呢?

“他们怎么来了?”

“你认识那些人?”巧珍忙问杜鹃。

“前面是我的爸妈!她们在搞什么名堂?”杜鹃说。

一行人来到他们面前,停下锣鼓,“爸,妈,你们这是……。”

杜鹃的爸爸不理她,杜鹃吐吐舌头。

“你这不听话的野丫头,吓死我们了。”杜鹃妈说完手指点向杜鹃头上。

“哎哟,好疼!”杜鹃撒娇的说。

“请问,你是晓峰师傅吗?”杜鹃爸爸问晓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163.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