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开着车座爱的小说*岳两女共夫花落伴官

发出去之后,我的心更加忐忑了。她不会不懂这条信息的意思吧?虽然比起她的作为来还是太隐晦了,但像她这样的女人,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可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回复。

 文学

我彻底感到了一阵失落。

是啊,我刚才都那样拒绝她了,还说了那么重的话,她能原谅我才怪。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我现在就只希望倪若汐能快点回来,然后向她表达我的歉意。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我希望倪若汐回来的念头竟渐渐淡了,到了最后,我竟害怕起来了!

我害怕她回来,怕她回来之后不知道对她说什么。

就这么纠结与忐忑中,我一直等到了晚上,倪若汐也没有回来。周日,也不见她人影。整个周末,这个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周一上班,我调整心情来到公司。

一来到公司,就发现气氛不对劲。几个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还有一些直接看着我冷笑。

我一个新人,刚从学校毕业出来,为人处世说话都处处小心,生怕得罪这些老人。毕竟职场规则,是十分残酷的,一不小心,就会被吞得骨头都不剩。

我不知道这一个周末,发生了什么事。当我来到工位的时候,发现对面空荡荡的,那是林欣欣的位置,现在上面处于她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林欣欣一个周末就辞职离开了?

正常来说,辞职走流程,都需要两三天。更何况周五晚上,林欣欣还打电话跟我说工作上的事,即便要离职,那也不可能这么快。

我心里隐隐生气一种不好的感觉。

这时一只手在我桌子上敲了几下,我一抬头,见是我师傅黄维,连忙站了起来。

“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师傅黄维沉着脸,面无表情地对我说。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就像阴云天气一样,随时可能会下暴雨。

我心头一跳,忽然想起周五晚上张雷叫我来修改设计图的事情。

那张设计图已经被我在张雷的“指导”下修改的不伦不类,本来是想时候通知我师傅黄维,但那天张雷放我下班,已经是半夜两三点了,我脑袋浆糊一样,回家就到床上睡了。

随后又因为倪姐的事,把设计图这件事全都抛到脑后了。

一进黄维办公室,就见他背对着我,冷冷地说:“把门关上。”

我估摸着他是要训斥我,而且极有可能就是因为那件事。

果然在我把门关上后,他便丢出一摞纸,一脸愤怒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谁让你乱修改我画好的设计图?你修改前为什么不通知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傅?”

我看着那一张张的A4纸,上面的设计图,全都是我修改过之后,发给张雷的。这个图纸,果然出了问题。

我将图纸放在一边,看着我师傅黄维:“这个事情,张总怎么说?”

这个事情是张雷让我做的,我是在按照他的意思在做,最后审核把关的,也是他张雷。即便出了问题,最大的责任人,也不会是我。

“张总?”黄维看着我,冷笑了一声,说,“张雷说,你拿着这份设计图去找他,说是我吩咐你这样做的!他审都没审核就发给了客户!今天一大早出了事,就以查人不明,监管不力为由,引咎辞职了!”

我就感觉脑袋里轰然一响,才知道我被人给坑了,而且是坑到了阴沟里。

只是我不明白,我无权无势,一个还处于实习期的毕业生,又没挡了谁的路,他张雷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师傅见我不说话,抓起桌子上的设计图,问道:“这到底是不是你修改的?”

“是我修改的。”

我没有否认,直接承认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师傅黄维瞪着眼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看着其实也挺感动的,如果换做其他人,出了这种事,估计早就扫我出门了。

于是我就将那晚的事情详详细细跟他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林欣欣呢,她怎么没来上班?”

“她也离职了,张雷批了她的离职。”

什么?两个都离职?

现在林欣欣和张雷都离职了,现在公司里与这件事唯一有关联的就是我。而我不得不背下这个黑锅,如果客户还没有按照图纸生产,即便追求起来,公司打不了配电违约金。

可若是生产了,那损失就无法估量了。

而且公司极有可能会把我起诉了,让我承受巨额的赔偿金。

想到这里,我就浑身冒着冷汗。

我来自农村,家境本就不富裕,而且又是刚出社会,根本就承受不起。

“我去把这对狗男女找回来!”我捏着拳头,恨恨地说道。

我不能被这对贱人冤枉,成为他们的替罪羊。

在我转身的时候,黄维叫住我,大喝道:“你找到了又怎么样?难道他会还会承认陷害了你?林欣欣一口交定没有通知你来公司,张雷一口咬定是你给的他修改图,而且还有邮件发送记录,你能怎么样?”

“那怎么办?”我茫然问道。

“等老板来了再说吧。她是个明事理的女人,不会为难你的。”黄维深深吐了一口气,看那样子,似乎我的事在他眼里,并不重要。

但我却不这么认为,不管客户有没有按照这张图纸生产,都必然会找公司的麻烦。

这个事情不管会不会给公司造成重大影响,我在公司的地位,都会站不稳。从今天一早来到公司,其他同事对我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现在社会,最不缺的就是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的人。而雪中送炭,济困解危的则少之又少。

我慢慢冷静了下来,见黄维作为椅子上揉着眼角,忍不住问他:“张雷为什么要陷害我?”

哪知他只是摆了摆手,对我说:“这是两个老板之间的事,你不过是凑巧被他们当成棋子罢了。你不用担心,出了这种事,老板心里也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上班两个多月了,见过最大的领导就是张雷,至于这家汇美设计公司背后的老板到底是谁,我却一直不知道。

现在听黄维这么一说,才知道这公司原来是有两个老板。而且这两个老板,似乎不合拍,在搞些争权夺利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公司算不上大,如果再被两个老板这么搞,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凉了。

我刚出黄维办公室,就见外面一阵骚动,跟着就听见有人喊:“倪总好!”

我朝人群中看去,就见到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倪若汐!

她怎么会来汇美设计公司?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1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