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h按着腰惩罚到哭*抱起来撞到哭

花秀秀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格,走过来拉住花家旺小声劝了几句,跟着罗浩向田里走去。

翠绿的白菜苗,本该是勃勃生机,挺立在田间。现在一眼望去,整块田间所有白菜苗都如同霜打了的茄子蔫巴巴的倒在地上。

 文学

罗浩心里暗道不妙,在大学他学的就是农业,研究的就是有机和无机蔬菜培育。原本打算离开城里回村里带着村民们一起致富,可他的话根本没人相信,还遭到了不少人谩骂。好不容易说通了花家旺弄了这块试验田,确没成想现在出了这档子事。

“浩子,白菜苗到底怎么了?会不会全都的病死掉?”花家旺担心的问。

罗浩没有回答他,蹲下身子看着脚下一颗已经蔫倒在地上的白菜,原本勃勃生机的菜苗,现在已经蔫的失去了水分,眼看着在太阳的晒烤下即将死掉。

“到底是怎么回事?”罗浩心里反问着。

按理说没有受到虫害,土地施肥正常,酸碱都达标的地质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为什么偏偏,菜叶上没有受虫害,也没有刻意去施肥喷药,白菜怎么就打蔫了?

这个问题一直在罗浩的脑海里盘旋,他站起身眺望远处,整整五亩地的白菜全都成了这样,那种失败感从心底忽然涌了上来。

难道自己的热情就这样被浇灭?罗浩轻叹了口气,从地上拔出一颗菜苗,准备回去化验下。

花家旺见他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心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这可是他家的家底,当初答应罗浩完全是因为秀秀,如果不是秀秀求情,花家旺怎么会拿身家性命来做赌注。

“罗浩,你到底看出了什么问题,这菜到底还有没有救?”花家旺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表情异常严肃。

花秀秀看到老爹这个样子,知道他要发火,忙拉住老爹还没等开口劝,花家旺已经骂了起来:“罗浩,你个兔崽子,这片地的的菜要是保不住,休想娶我家秀秀。”

罗浩并没有搭理花家旺,他把菜苗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感觉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味道很刺鼻,似乎是某种酸性农药的味道。

“酸性农药?”罗浩忙转身看向花家旺,问:“花叔,你这两天给菜打过农药吗?”

花家旺憋了一肚子火,气囔囔道:“菜苗长的这么好,我脑子坏掉了吗?怎么可能打农药。”

“没打农药?”罗浩暗道不妙,没打农药,菜苗上怎么会有酸性农药的味道?

将手里的菜苗揣进都里,罗浩向前走了过去,见相邻花家旺家的菜地也种的白菜,而且生机勃勃,这让罗浩非常纳闷。

如果不是花家旺喷洒的农药,那肯定就是有人故意弄的。罗浩努力回想着村里跟花家有过节的,忽然他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名字,那是村里一个二流子叫王三,是桃花村有名的混不吝,不但喜欢调戏寡妇,还总是有事没事来花家骚扰秀秀。

就为这事,罗浩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修理那混蛋!

“浩哥,你怎么了?找到原因了吗?”正当罗浩发愣时,花秀秀快步走过来。

罗浩转过身,忽然感觉脚下好像踩到什么硬的东西,他移开脚低头看去,只见一个绿色印着‘乐果’农药的商标的躺在地上。

“这里怎么会有农药的瓶盖?”罗浩非常好奇,弯身捡起来放进口袋里。

见花秀秀走过来,罗浩说:“秀秀,问题还的等回去我仔细看下菜苗的原因。”

“什么,还要等?!要是这些菜苗都死了,罗浩你小子以后别再登我家的门。”花家旺大声道。

罗浩连连点头承诺一定会找到原因救活这些菜苗,花家旺这才饶过他,带着花秀秀离开。

见花家妇女走了,罗浩又在地里转了一圈,发现在低头有一只破了洞的懒汉鞋,这让他更加怀疑是有人在捣鬼。

回到家后,罗浩把从城里带回来的一些化验工具拿出来,随后用药水将菜苗泡起来,最后用试纸做了下检测,果然死酸性农药超标导致所有菜苗都打蔫,逐渐枯萎。

“看来,真是有人故意搞事情。”看着手里的试纸,罗浩转身出了屋,从西屋的杂物间里找出一些碱性肥料,拿好喷洒农药的喷壶正打算出门,就听门外传来脚步声。

“浩哥,你在家吗?”

这悦耳的声音,别人不熟悉罗浩可是在熟悉不过。

“秀秀,你怎么来了?”罗浩走出来,正好和花秀秀走了个对面。

见罗浩提着半袋化肥,肩膀上背着药壶,花秀秀猜出了他的意图,问:“浩哥,你这是要去我家地里?”

罗浩点了点头:“得抓紧时间啊!不然错过时间,你家菜苗都死了,那我还怎么娶你。”

听到‘娶你’这两个字,花秀秀好看的脸蛋腾的一下红了。双手交织在一起,低着头,羞涩样子就像那羞答答的玫瑰。

“浩哥,你……你好讨厌,人家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

这句话从秀秀嘴里说出来别有一番味道,尤其她那让人心醉软绵绵的声音,让罗浩忍不住想听听在床上她会喊出多么诱人的叫声。

“秀秀,你不嫁给我嫁给谁,难道你不喜欢我了?”

说着,罗浩主动靠了过去,手悄悄的搂住秀秀的杨柳细腰。似乎被男人主动搂抱的原因,花秀秀本能的一颤,整张脸红的如同鲜红的玫瑰,好像掐上一把都能滴出血来。

秀秀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靠近,感受着罗浩健壮身上散发出的男人气息,秀秀觉得小心脏都要从里面跳出来。

罗浩偷偷看了眼秀秀,透过雪白的脖子,不经意间发现她身上那件宽大的白色棉质短袖领口略大,从他站着的角度正好看到衣服里那两团玉峰被胸罩包裹。

傲人的尺度,圆滚的形状,仿佛两个大号的木瓜扣在上面。最要人命的是,那道深深地沟壑,弄的罗浩根本移不开目光。

花秀秀被罗浩搂抱的芳心慌乱,嘴上虽说讨厌,心里确感觉暖暖的还有些甜。自从罗浩上大学之后他们就没有联系,这次罗浩回来,整个人都变了样,不但人长得精神,还有让人羡慕的高学历。

其实花秀秀早就芳心暗许,只是因为老爹一直在中间施压要什么彩礼,事情才一直卡在这个节骨眼上。

感觉罗浩半天没有回应,花秀秀扭过头看过去,不想发现他正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的胸口。花秀秀羞的红着脸忙低下头,捂住领口,嗔怪的说着‘讨厌。’

见心爱的人这副惹人喜爱的模样,罗浩冲动的想把她扑倒在地。

“浩哥,你……你欺负人家,你在……在这样……人家不理你了。”花秀秀嗔怪地说道。

罗浩厚着脸皮笑道:“我的错,我的错,以后再也不欺负我家秀秀了。”

花秀秀心里一甜也不再责怪他。

两人拿上东西,直奔北山那块地。过了正午的太阳,已经没有那么毒辣,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朵云彩。到达北山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罗浩再次检查了下菜苗,现在的状况比上午严重了很多,但还是在罗浩的控制范围内。

这些被农药烧蔫的菜苗,如果及时施救还有活过来的机会,但是在晚一点估计就要出大事。

罗浩把带来的化肥倒入农药壶中,在远处小溪里取了水,将化肥溶解后把整个菜地都喷了一遍。

大约过去一个小时,原本倒在地上的菜苗有了起色,不少打蔫的菜苗已经站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花秀秀眼里满是激动,她没想到罗浩这么有本事,中午看上去已经没救的菜苗转眼居然活过来了。

“浩哥,你太厉害了!这些菜苗好了,我爹也不会再为难你了。”花秀秀高兴的说道。

罗浩笑着看向她,结果却被眼前晃动一幕黏住,也不知道秀秀胸前什么时候被水打湿,此时那白色的棉质短袖紧紧的贴在她的胸口,浑圆饱满的轮廓清晰可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21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