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你把我夹断了要*用力⋯深一点⋯再用力小说

“嫂子,不要怕,有我呢。”唐浩东爱怜地搂着怀中的尤物,他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需要男人关爱,滋润的女人。



 文学

躲在唐浩东怀中,田蕊也觉得不妥,可是她天生害怕打雷,七年来,不知道在雷雨中经受了多少个夜晚的煎熬,好容易有一个避风的港湾,她真的舍不得遗弃。



可是,唐浩东是刚子本家的兄弟啊,我还比他大好几岁,田蕊心中矛盾极了,“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在面对浩东的时候,我的心会跳的那么快,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发软?”田蕊皱着眉头,小手紧紧的按住起伏的胸口,碎玉般的贝齿轻轻咬着红唇,两条玉腿也轻轻打颤。



为了避免面对唐浩东的尴尬,田蕊又将身子背过去,这样,看不到他,但是可以感觉他温暖的怀抱,可以好受点。



田蕊好受了,唐浩东可受不了了,换谁,也受不了这样的撩拨。



自己喜欢田蕊,她却不能马上接受自己,两个人的感情需要磨练,需要等待。唐浩东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所以尽量控制住自己,安然入睡……



第二天清早,雨停了。唐浩东洗嗽之后,吃了早饭,老支书的小卡车已经准备好,他的孙子小旺坐在副驾驶。车厢里装满了二三十条麻袋,里面都是各家各户娘子军这个月摘采的草药,上面盖了雨布,可以出发了。



田蕊将准备好的煮鸡蛋,花生牛奶,还有军用水壶全都塞到车上,又从裤兜拿出两盒中南海香烟,塞到唐浩东手中,“浩东,我见你口袋里的香烟,就剩下半盒了,就在村里的小超市给你买了两盒,少抽点。”



“恩,谢谢嫂子。”田蕊细致入微的照顾,让唐浩东心中倍感温馨,真要是能有这样一位知冷知热的小娘子常年厮守身边,那该多好啊。

田蕊又嘱咐说:“我已经给小麦打了电话,她明天傍晚六点钟,在香江市城外铜锣山路口等你,小麦开的是一辆红色雪佛兰小轿车。”



“还有,葫芦山到香江,一共是两天的路程,一路上山路多,村庄少,你今天晚上走到杨集镇,那儿有个‘杨集旅店’可以住宿。你就住下来,以前的孟师傅都是在那儿停车过夜的。刚下了雨,路滑,路上可能还会遭遇坏人,你要小心啊。”田蕊彷佛嘱咐自家的男人,唐浩东悉心听她的唠叨,倍感关怀。



告辞了葫芦山的父老乡亲,唐浩东开车上路,小旺沉言寡语,唐浩东跟他聊了一会儿,就专心开起车来。老支书这辆车很陈旧了,估计早就到了报废时间,一直凑合着用。唐浩东不敢开得太快,按照计划中的路程,快天黑的时候,来到了距离杨集镇十公里的一处山林。



忽然,前面狭窄的公路上,停放了一辆农用三轮车,车子好像抛锚了,两个汉子正在鼓捣发动机。唐浩东只好停下车来,等了一会儿,不见对方有修好的意思,就打开车窗,说道:“喂,哥们,能不能借个道。我们先过去?”



其中一个大汉回过头来,露出邪恶的笑容嘿嘿一笑,说:“行啊,留下两只袋子,你就可以过去了。”



“草,还真遇到劫道的了。”虽然是大白天,可是这儿地处偏远,很少有过往的行人车辆,车匪路霸在这里逞凶,也是情理之中。



小旺脸上露出恐惧之色,精神高度集中起来,右手抄起一个扳手死死握在手中,唐浩东微微一笑,拍拍小旺的肩膀,“小旺,别紧张。你在车里好好坐着,我下去会会他们。”说罢,拉开车门下来。



“哥们,当真能放行?那你们过来自己卸吧。”唐浩东抱着膀子,笑吟吟看着对方。



两个家伙以为唐浩东害怕了,轻蔑地笑笑,“算你识相。”这俩家伙过来就往唐浩东的车上爬。



“妈的,你还真敢劫老子的货?”唐浩东噌的伸出两只大手,抓过两个家伙的脚腕子,用力往下一扯,两个家伙立刻从车上摔下来,因为唐浩东用力大,他俩摔得真够狠,其中一个门牙都磕掉了。



“他娘的,还敢反抗。弄死他。”摔掉门牙的家伙,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虎视眈眈看着唐浩东,另一个家伙也爬起来,窜上来就抱住唐浩东的腰。大喊:“良子,放他的血。”



拿刀的家伙答应一声,就冲上来,一刀朝唐浩东肚子狠狠捅过来,在他看来,这一刀下去,唐浩东虽然不会丧命,但是绝对就蔫了。可惜,这一刀距离唐浩东肚子只有一寸的时候,就停住了。



一只大手狠狠地攥住了他握刀的手腕,唐浩东阴冷地说了声:“松手。”



拿刀大汉,就感觉手腕子断了一样疼痛难受,身子一哆嗦,立刻松手,那把刀掉在地上。“就这点本事,还出来劫道,你不如回家吃奶去。”唐浩东一脚踢出去,正踹在这个大汉的肚子上,他立刻被踹出去一溜滚,摔倒在路边,再也爬不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25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