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松松土珠玉在侧*校霸攻学霸受车车

 一个傻子懂得看什么女人,倒是周一蒙这个臭不要脸的,刚才竟然公然从门缝往里偷看,真不要脸!

  “周老师,这件事我会告诉校长的!大奎是我叫来帮忙守门的,可没想到还是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溜了过来!”林嫣然俏脸比冰还要寒冷。

  虽然她平日里待人都是很和气,但是对待偷窥自己的色狼,那必须要比冰山还要严酷!

 文学

  “林老师,我没有……张傻子,你放你娘的狗臭屁!明明就是你偷看!怎么还赖上我了!”周一蒙先是对林嫣然说,接着又指着满脸委屈的张大奎大骂。

  “周老师,你是一个老师,说话尊重点!大奎虽然有点笨,但他的人品也比你这位人民教师要好的多!别以为我没看到!”林嫣然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紧牙关说的。

  虽然她正和校长李德柱的儿子谈恋爱,但两人顶多就是牵牵手而已,根本没做过什么亲密的动作,她的身子可还没被任何一个男人看过!

  想到这里她还有些庆幸,幸好周一蒙来得晚了,要是再早一点,恐怕自己还真让他看了这清白的身子。

  不过林嫣然不知道的是,她清白的身子早就被张大奎看过了,虽然只看了后面的翘臀部分。

  面对林可嫣的指责,周一蒙虽然想辩解,但是却根本无从辩解。

  毕竟他刚刚的确是偷看林嫣然了,虽说没看到什么实时性的东西吧,但那也是看了……

  “林老师,你要相信我,刚才张大傻真的在偷看你洗澡,不是我!”周一蒙急得额头都渗出汗来了。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没事的大奎。”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等骂到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29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