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捏玩她的乳尖h

唐慧敏身子一阵颤抖,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到峰峦被捏得生疼,却没有力气抵抗,只是痛苦地扭动着娇躯……

“别喊了,”赵文龙贴了上来,亲吻她雪白的粉颈,喘息地低声道:“这是一间高级套房,房间隔音效果很好,没人会听到的,你叫的再大声也没用,再说,你不想让你们警局里的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吧?!”

唐慧敏的声音一下子顿住了,她知道赵文龙的话不假。

 文学

“呵呵,这就对了,只要你听话,我会对你温柔点的。”赵文龙得意一笑,伸手解开了唐慧敏的衣服。

……

今天晚上,林凯想见唐慧敏的心切。

在与她通完电话后,直接乘坐一辆市内公交车来到了燕京大酒店,只等到九点,就打电话接她。

我来到燕京大酒店门口的时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发现还不到晚上七点,足足要等两个两、三个小时。

然而,他在酒店里也待不住,便在酒店附近瞎逛。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点缀着燕京这座繁忙的都市,阵阵的清风扑面而来,空气中隐隐还有白天烈日肆虐的热浪。

林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脑海里不时闪现出他与小舅妈唐慧敏在一起时的情景,心里是一阵激荡。

“小舅妈进屋不会喝醉酒,出什么事吧?”林凯想起唐慧敏在电话里告诉他,今晚要喝酒,心就怦怦怦地直跳。

走了好几条街之后,林凯发觉自己走累了,便回到燕京大酒店门口,坐到绿化带边一张公用靠背长椅上,一面盼望着九点半的来临,一面又惧怕着那一刻。

然而,时间仿佛生了锈一样,走得相当慢。

林凯一边死死地盯着酒店门口,掏手机、看时间、揣手机,这几个动作他恐怕重复了能有上百次之多。

七点、八点,八点半,九点……

时间终于慢慢迫近了。

刚到九点半,林凯就耐不住地给唐慧敏打电话。

嘟嘟嘟……

铃声响了好长时间,始终没人接听。

“怎么没人接呢?”林凯心里有些纳闷,额头上露出一道黑线。

他再次按下重拨键,还是没人接电话,林凯心中的不安起来了,于是站起身,想进燕京大酒店餐厅里去看个究竟。

林凯走进燕京大酒店一楼大厅服务台,向前台小姐询问好酒店餐厅的位置后,乘坐电梯上了六楼。

一名迎宾小姐站在房门口。

她带着一副职业性的微笑,向林凯询问道:“先生,我们这里已经打烊了,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我是来找人的。”林凯回答说。

“找人?找谁呀?”迎宾小姐诧异地问。

“市公安局刑侦队的唐慧敏,她的电话打不通,我就来你们酒店餐厅找她了。”林凯如实回答说。

“哦,你说的是唐队长啊?”

“是的。”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她的外甥。”

“她喝醉了,被人送到了客房部休息。”

“哪个房间?”

“不太清楚,”迎宾小姐想了想,说道:“好像是10楼……”

“谢谢!”

林凯道谢一声,转身回到电梯口,乘坐电梯来到10楼。

他从电梯里走出,发现走廊里空荡荡的。

由于不知道唐慧敏在哪个房间休息,林凯只好挨个房间地将耳朵贴在房门口,听里面的动静……

突然,唐慧敏的声音从1008房间里传了出来:

“不要,放开我,你这个畜生!”

“不好,小舅妈果真有危险!”林凯心一紧,抬起脚不顾一切地朝房门踢了上去。

碰!

一声闷响,房门被人从外面踢开。

赵文龙大吃一惊,急忙从唐慧敏身上下来。

林凯见唐慧敏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立即明白发生什么事情,抬起脚,朝着一脸惊愕的赵文龙踢去。

赵文龙“哎哟”一声,捂住自己的小肚子蹲在地上。

林凯怒火中烧,再一脚朝赵文龙踢去,见这家伙晕倒在地,急忙上去帮唐慧敏穿上衣服,背着她离开房间。

然后,将她扶进电梯,乘坐电梯下到负一楼的停车场里,来到她那辆三菱警车跟前,再从她的口袋里掏出钥匙。

林凯打开车门,将她扶到后排的车座上躺好,然后驾驶警车驶离燕京大酒店……

夜幕下。

一辆三菱越野警车沿着霓虹灯闪烁的大街,急速地转进是公安家属院,在唐慧敏家所在的那幢楼下停稳。

林凯从驾驶室跳下来,车门打开,将半醉半醒的唐慧敏从车上抱下来。

“哇!”地一声,一口带着酒气,散发着恶臭味的污垢从唐慧敏嘴里吐出来,溅了林凯一身。

林凯赶忙从车里拿出一叠纸巾,简单地清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将她扶到了唐慧敏家门口。

随后,他用杨小波交给他那把钥匙,将房门打开,把唐慧敏扶进屋,然后,按亮了客厅里的房顶灯开关。

将唐慧敏放在唐慧敏那间主卧室的床上。

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便跑上去卫生间,打开水龙头,草草地清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污垢,匆忙回到卧室。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307.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