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T大校花的屈辱沉沦

跌跌撞撞的走到门外之后,葛笑亮迎面就和一个婆娘撞了个满怀。


 文学

“哎呦,大侄子,咋走路不看着呢?”婆娘扯着嗓子说道。


葛小亮这下才看清了那个娘们是谁,原来那娘们不是别人,正是给葛老二的大傻儿子牵线搭桥的媒婆王寡妇。


王寡妇是村里有名的媒婆,不少村里的婚事儿都是她给张罗的。


按说这样一个寡妇在村里自己都没有找到个伴,咋就好诱人拖她给说媒的。


可是就偏生有一些牲口总借着自己家娃儿说媒的事情老愿意往王寡妇的家里溜达,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千防万防哪能防得住想吃肉的狼?


王寡妇这人也尿性,宁愿不二婚也要独活着,用她的话说,老娘不结婚,可全村都可以是我男人?


这种不害臊的话也就她这种不要脸的人才能说得出来。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王寡妇!你也来凑热闹?”葛小亮没好气的说道。


“咋滴啊,这才见一面就被人家的新媳妇给勾的魂都没啦。”王寡妇酸酸的说道:“就你这憨样,还是算了吧!我估计你这辈子也娶不着婆娘,也就只能在这里过过眼瘾了。”


“娘皮的,老子娶不娶婆娘,光你鸟的事情哩!”葛小亮也不客气,冲着王寡妇就是一阵骂!要说和这王寡妇跟他还有些仇,前些年王寡妇不知起了什么心思,想收葛小亮做养子。


按她的原话,同样是吃百家饭的,不然搭着伙好过日子,收个养子,她也算对老王家尽了半点孝。


可葛小亮嫌她名声太坏,压根就不鸟她!于是两人那是一见面就吵,村里西一头,东一头都能听见那怨气。


“切,你瓜娃子就等着吧,总有求老娘的时候。”王寡妇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时候,外面的一阵炮仗声将葛小亮的神给拉了回来,他匆忙的跑了出去。


新娘子进家门还要有一道跃龙门的步骤,为了安全起见,那时候新娘子是不带盖头的,要是想先一睹新娘子的脸蛋,就要率先等在那里。


所以葛小亮才这般着急的冲了出去,不然错过了这个时候,恐怕就要等到晚上闹洞房的时候才能看得到新娘子。


可葛小亮刚一跑出去就听到了葛宝财拎着个大喇叭在婚礼台上喊道:“吉时已到有请两位新人。”


葛小亮顿时气得直跺脚。


“娘的,王寡妇个骚婆娘,害的老子没有看到新媳妇!”葛小亮跳着脚骂道。


没有看到新娘子的脸蛋,葛小亮心里也是憋了一股子劲。


村里办婚礼讲究的就是个热闹,当葛大傻子牵着亲娘子的手出现在婚礼台上的时候,一大帮子人就开始呼号的叫了起来。


葛小亮发现有些个村里的跑腿子吧脑袋都快贴在婚礼台上了,使劲的往新娘红色的裙子了面瞅,就好像是俩面有啥宝贝东西一样。


不过出于好奇,葛小亮到不好奇这些个光能看不能摸的人,他可是实打实的验身人,新娘子里面究竟穿的是个啥色儿的等晚上他都个一清二楚了。


想到这葛小亮心里就是一阵阵火热,刚才给赵秀芬撩拨的欲火又蹭蹭的窜了上来。


还真别说,有钱人家的婚礼搞的就是不一样,也不知道葛老二从哪请来了个戏班子,等着葛大傻子和新娘下台之后就开始在台上蹦蹦跳跳的舞了起来。


一些只穿着奶罩和三角裤头的大娘们在台上都搂着奶子,热的台下的老爷们一个个像发情的公狗一样嗷嗷直叫。


中午的席面估计是葛小亮这辈子目前吃过最丰盛的酒席了,桌上满满登登的都是大鱼大肉,光是鱼就弄了三样。

喝的白酒也不是李老蔫家兑水的玩应,都是装在瓶子里的二锅头,那叫一个入喉辛辣回味无穷,啤酒管够。


葛小亮也是好久没有看到过肉腥了,一顿是吃海塞还喝同桌的大叔大爷喝了两杯白的。


不过吃着吃着葛小亮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


一大桌子是个菜,光他娘的鱼就三样,不用猜葛小亮都知道这鱼是哪来的。


“驴日的葛老二,你他娘的不地道!”葛小亮愤愤的叫了一声。


不过现场的气氛实在太好,台上蹦蹦跳跳唱着,桌上的人吆五喝六的喊着,并没有人注意到让喊得到底是个什么玩应。


而葛老二那个驴日的货不知道是不是跑那个犄角旮旯和他家张秀芬干那个事儿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32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