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寂寞少妇小说/跪着 手指 调教 饶了我

  这从请神到书符以及送神整个过程一气喝成!待我送神过后,我感觉自己有些虚脱,虽然看似不累,可是做法其实十分的耗费人的元气,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法师不愿多管闲事的原因。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缓了缓神将书过符的青石搬了出来,在正堂屋的门外他们已经用两张方桌摞起来做了一个高台。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今吾压镇,万鬼潜藏,人口永昌,急急如律令!”我一口气连念七遍,将青石安在了们上头的亮窗平台的正中心。

 文学

  “安镇已毕,雷神归位!”我站在高台上双手掐诀朗声喊道。

  “你听,真是打雷了,轰隆隆响!”这时院子里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突然说道。

  我闻言大惊,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汗直接湿透了我的衣服!

  “你娃子到底是属啥的?说实话!”那男子旁边有一个拿烟袋的老汉严厉的问道。

  “三叔,我是属鼠的。”那男子说道。

  “你娃子真听到雷声了?”老汉气呼呼的问道。

  “我,我真听到了!”那男子有些慌张的说道。

  “你他娘的赶快回家,跑得快了你能到家!快点!”那老汉在那男子背上就是一烟杆子。

  那男子好像知道事情不妙把腿就跑!那老汉紧跟着也跑了出去!有一些闲着没事干的人也跟着跑了过去。

  我站在高台上无奈的摇了摇头,内心有一种严重的负罪感,只是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宝强死了!他刚到家,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栽倒就没气了!”很快有一个小伙子就跑回来喊道。本来缠着我问原因的人脸刷的就白了,这噩耗来得太突然了,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都有一种后怕!

  “余峰,你还我儿子命来!我的孩子呀,你死得太冤了!呜呜……”一个老妇人跑进院子拽着我的衣服嗷嚎大哭起来!

  我无力的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后果太严重了,想不到一切来得这么突然!

  “你个臭婆娘!还不赶紧回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都怨你小时候不好好教育,养成那臭脾气,什么都要扭过来!回去,这不愿人家!”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来到那夫人跟前拽着她拖走了,想必这满眼泪光的老年应该是宝强的父亲。

  人都走了,我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也许这也是我种下的因果吧!我的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

  “大侄子,你起来吧,这不怨你,只能怪他命薄!”刘杰的父亲叹了口气拉着我说道。

  “是呀,余峰,起来吧。”王鹏也说道。

  “刘叔,我就不停了,一百天之内不要动我压的镇。”我骑上摩托交代道。

  “侄子,你出了这么大的力,这你拿着!”刘叔说着将一个红布包递给了我。

  我也没有再推辞,接过红包打开,将里面的钱拿出递给了刘叔,将红布揣在了怀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村子。

  那日的事情成了一个殇,整天在我的心里折磨着我,甚至影响了我后来的道心!

  “公子,你以后还是少做那些事了,看到你如此虚弱,奴家心里很是酸楚。”

  “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不要再来了吗?”我见到那女鬼出现在我的床前心里很是郁闷。

  “白天你把那宅子镇了,我的那些朋友已经各自散去,没有人陪我,奴家只好来找你聊聊天,”

  “哎,也不知道我哪辈子造的孽让我惹上你,可偏偏又舍不得收拾你。”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呵呵,那说明公子是一个善良的人,不忍看我孤苦伶仃。”那女鬼娇笑着说道。

  “我们也算是认识了,我还没有问你的芳名呢,叫你女鬼显然不太合适。”

  “呵呵,奴家姓刘单字怜。”

  “刘怜,流连。名字挺有意思的。”

  “公子谬赞了。”

  “刘怜,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要找一个出路才是,不然你会永远流浪在这世间的。”

  “谢谢公子关心,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好的去处,我的遗骨还在我的坟墓里,还被人用阵法压在那里,除非有人将阵法破去,将我的遗骨重新安葬我才会有出头之日。”刘怜说完这些又抽泣了起来。

  “哎,你真是个可怜之人,自古红颜多薄命,你竟然是这样的遭遇,可怜呐!”我心软的毛病又犯了。

  “还请公子相助!”女鬼刘怜突然面对我跪了下来不断地叩头。

  “刘怜,快起来,这样使不得!”

  “奴家也想有出头之日,还请公子助我一臂之力,我定为你效犬马之劳!”刘怜坚毅的说道。

  “你快起来!”我赶忙下床去搀扶她。

  我的手在她的身体里穿行而过,就像接触到空气一样,我情急之下竟然忘记了她是一个鬼魂!

  “你起来吧,凡事都有因果,既然你被我遇到了,可能这也是天意,随后我尽力而为吧。”我只好答应她,我实在是心太软了。

  “谢谢公子。”刘怜听我答应便破涕为笑。

  “好了,我好困,要休息了,你自己回去吧!”我实在是太困了就下了逐客令。

  “公子好好休息,奴家现在无家可归,想在你这里多呆一会儿,你不必管我,可好?”

  “随你,只是别打扰我休息。”我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公子,今日有人找你疗疯病,是恶鬼作乱,小心应付。”我一觉醒来看到我的手机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写的是娟秀的繁体楷书,我很是感到意外,在我看后才知道这字竟然是女鬼刘怜留下的!

  “余大夫,今天得麻烦你走一趟了,我家儿子近来总是神叨叨的,前不久送到医院看了,说是得了什么精神分裂症,要我们把孩子送到精神病医院,那地方那里是人呆的地方?你就去看看吧!”一个满面愁容的中年男子在我的诊所里等到没人了才开口说道。

  “到底咋回事?你说说看。”我给他倒了杯开水。

  “我那孩子两个月前就有些古怪,那段时间晚上老是找不到他,期初我们都以为他出去玩去了,所以就没有在意,可最近一个月他总是呆在家里不出门,总是自言自语的乱说。没办法才送到市里医院,结果还是不行。我那孩子已经一二十了,再这样下去以后就完了,还有谁敢给他说媳妇?我听说你治怪病拿手,我就过来找你,你过去看看吧!”他说完严厉的泪不知不觉得落了下来。

  “叔,你别伤心,没有过不去的坎,会好起来的,今天我就去看看,先喝杯茶。”我宽慰道。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还没有进院就听到院子里一个男子在这样喊。

  “你听,我那孩子又犯病了。”

  当我见到那小青年的时候,只见他面容憔悴,满脸的污垢,头发已经很久没有理过了,就好像街上的疯子一样,只见他蹲在屋里的角落里手里拿着一根棍子指着一个方向在不停地说着乱七八糟的话,他的浑身在不停地颤抖!

  “根娃呀,你过来,我请了先生来给你看病,快过来!”那父亲很是爱怜的叫他。

  “别过来,他们人多,爸,他在你背后,快跑!”

  这话我听得脊背直冒凉气,好像那些东西就在我的身边!

  “傻孩子,这屋里出了咱仨那里还有别人?别胡说了!”

  “小兄弟,别怕,有我在没事儿,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蹲在根娃的面前和气的说道。

  “我家好多人,天天缠着我问我找他们干啥,他们好凶,我好怕。”

  “他们都在这屋里吗?”

  “在,白天少,晚上很多,这屋里都站不下!”

  从问答中我觉得根娃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不像是脑子有毛病。我心中就有了数。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和阴阳,幽冥茫茫,元神归阴,鬼影难藏!”我掐诀念咒,手指在双眼拂过,当我睁开双眼时,就见这整间屋子阴云密布,鬼影重重!各式各样的鬼魂在这屋里不停地飘荡,那孩子周围有好几个鬼魅在不停地挑逗他,根娃满眼恐惧的看着他们不停地求饶!

  果真有古怪,只是这里又不是极阴之地,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鬼魅,真是令人费解。一般情况下年轻人的三昧真火可以让鬼魅难以近身,可现在根娃的三盏灯好像在风雨中飘摇,随时都会熄灭,这也太不寻常了!

  就在这时,我感觉天旋地转,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紧接着眼前的景象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我差点栽倒在地上。我知道,这是我过分透支自己的元气造成的,昨天用功过度还来不及恢复今天又强行施法让我的元气实在是无以为继。

  “怎么了余大夫?”根娃他爸赶忙扶住我关切的问道。

  “没事,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行了。”我怕他担心就撒了个谎。

  “,侄娃子,不知道你看出什么没有,有什么就直说。”根娃的爸爸看我缓过来了才开口问道。

  “叔,你相信有鬼吗?”我直接这样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37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