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豪门录/我是放荡的校花h

我听完无语的笑笑,说这女棺去年就被偷了,那冤魂怎么今年才出来报复,够沉得住气的,而且就算真有冤魂寻仇,跟那五个女人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划伤她们的手。



 文学

王玮妈妈解释说鬼是阴物,外面阳气太重,贸然出来会被灼伤,所以它想出来复仇,就必须有个契机,来月经的女人就是契机,经血属阴秽之物,对鬼大补,所以她们这一带向来有个规矩,就是女人在来月经期间不能上坟,否则就会被鬼缠上。



她说的一板一眼的,好像很懂的样子,说完就招呼我先吃饭,现在王寡.妇已经对村里所有来月经的女人都做了治疗,这件事就算完了,让我也不要多想。



我原本是没多想,但被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毕竟我也在来大姨妈的时候上了坟,坏了忌讳,而且自从我昨天上坟回来以后,王玮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该不会我没事,王玮被鬼缠上了吧?



想到这,我犹豫的看着王玮妈妈,想把王玮可能撞鬼的事告诉她,可每次话到嘴边,我都又咽回去。



毕竟我现在只是怀疑,没有证据,而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王玮妈妈形容王玮的变化,总不能跟她说王玮以前很纯情,现在突然变污了吧。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先不声张,等王玮回来了再说。



这一等就是一晚上,王玮一直到深夜两点多才回来,他好像刚经历过剧烈运动一样,喘.息声很重,即便这样,他还是摸黑钻进被窝里,冰凉的手直接扒开我的双腿,二话不说就想钻进来!

我吓了一跳,一边躲闪一边问他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他还是不说话,只是喘.息声更重,好像我闪躲的动作激怒他了一样,他的动作也粗.暴起来,直接摁住我,强行把我压在他身下,狂风暴雨似的动起来。



我死命的挣扎,可我根本没他力气大,而且我越挣扎他好像越兴奋,动的也越激烈,更可怕的是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失声了,任凭我怎么呼喊求救,嗓子里都像卡鸡毛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等他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快瘫死在床上了,身体好像被撕裂了一样,没有半点力气,而他满足以后竟然不喘了,身体也不像刚回来时那么冰凉,手轻轻搂着我,说睡吧,一觉醒来以后,你身体就恢复了。



我哪还敢睡,现在我已经能确定搂着我的不是王玮了,或者说不是以前的那个王玮了,即便昨晚的疯狂可能是王玮闷骚,但他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绝对不敢对我来强的。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搂着我的这个王玮是谁,难道他真被寻仇的男鬼缠上了,昨晚我就是跟鬼上的床,血坟头上的那摊经血也是我留下的?



一整个晚上,我都精神紧绷的蜷缩在‘王玮’怀里,不是我不想出来,而是我的身体已经累到瘫痪,根本没力气从他怀里爬出来。



好在他很快就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而我在他怀里哆嗦了很久,才逐渐冷静下来。



他显然不是王玮,但我现在不能跟他撕破脸,更不能让他察觉到我怀疑他了,毕竟鬼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东西,趁他现在还没想弄死我,我得先下手为强。



现在只等天色一亮,我就找个机会去王寡.妇家求助,她那么厉害,肯定有办法救我。



有了解决办法,我心里一下舒畅了很多,可我好不容易盼来了天亮,计划却出了岔子。



‘王玮’很早就醒了,醒来之后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还扭头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就靠在床头上看书,也不说出去吃饭什么的,一直守在我身边。



我吓得心脏砰砰乱跳,只能继续装睡,心里都快急死了,他要是一直守着我,我还怎么溜去王寡.妇家?



我不敢轻举妄动,眼睛闭的死死的,但没多久我的胃就出卖了我,发出一连串的咕噜声。



我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尼玛这都什么时候了,命都快没了,肚子还会饿。



果然,我肚子的咕噜声瞬间吸引了‘王玮’的注意力,黑暗中我感觉到一张脸凑到我面前,距离我很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刻意压制的气息。



我吓得头皮发麻,呼吸瞬间就乱了,紧跟着我听见耳边一声坏笑,两片冰冷的嘴唇瞬间盖在我唇上。



“啊!”我失声尖叫,心里紧绷着的弦终于断了,一下坐起来推开他。

他两眼正直勾勾的看着我,脸上挂着笑,眼底满是揶揄,“你故意装睡,就是在等着我亲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40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