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传奇/她动人的香味

一想到这儿,吴昊心一沉:权力还真TMD是个好东西。

有权就有一切,高官美女,包括上亿的家产,包括唯我独尊一言九鼎,包括前呼后拥门庭若市,也包括随心所欲地一通乱拆。如果你没有权力,怎么可能得到这些?

 文学

就算是队伍里,一些官场之上为了获取某种权力所上演的种种闹剧与丑剧,包括买官卖官,包括抢官夺官,包括跑官骗官,包括以身体换官,也是时常听说。

就说雅洁吧,交往这么些年,自己对这个未婚妻还是有所了解的。本质上讲,她是一个清高的女人,一般的男人,很难入她的法眼,这也正是自己欣赏她的地方。但她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野心太大,过于崇尚权力了,过于热衷权力了。

虽然现在自己还不知道雅洁所附男人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小白脸那一类的,一定是重权在握的老男人,哪怕对方脑袋上没有几根毛,肚子大得如孕妇,自己也不会吃惊的。

“也许从部队上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否则,以雅洁的个性,自己又不在身边,怎么可能改变得了她?”吴昊想到这儿,微微的叹了口气。

与雅洁毕竟这么些年的感情了,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得了呢?就算她不小心做出了对不起自己的事儿来,但吴昊相信,她一定有难言之隐,能挽回的,还是要挽回。

但那个王八蛋,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

“想通了吗?你是什么级别吧,要是可能我让你进组织部,怎么样?”玲珑以为吴昊正在想如何有求自己呢。

“就你?还是先把实习的帽子摘了再说吧。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实习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呢?”吴昊试探着问道。如果自己真要下决心回来,滨城两眼一摸黑,能有一个实力雄厚的朋友到不是一件坏事。

吴昊第一次与雅洁之外的女孩混了一晚上,没有回公寓,他不想见她!

雅洁推开家门的刹那间,就知道家里回来人了。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惊气,瞬间如掉进冰窟窿里一般,全身来了一个透心凉。

有这套公寓钥匙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另外一个就是吴昊了。

“不不会是真的回来了吧?难道打电话的时候……”雅洁捂着胸口,忐忑不安的目光四处看去。

“我的妈呀……”雅洁大叫一声,“噗通”一下跌坐在那堆扔在地上的衣服旁——摔在地上的安全套盒子四分五裂,还有那个小丁丁……就算雅洁再沉着,此时也是六神没了五神,大脑一片空白,如果一不是还有那口气,跟僵尸无二。

“我这是做孽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雅洁手捂自己的小嘴,自责着说道。

对雅洁来说,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简单的收拾好一切后,她就势坐在大衣柜旁,就这么坐着,一动不动,直到天色渐白。屋里没有开灯。她在冥思苦想,想着吴昊回来后如何跟他解释。

不管付出多少的代价,一定要让吴昊相信,这就是一个误会。

但雅洁心里没有底的是,以吴昊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要想让他相信这只是一个误会,他能信吗?

一直等到东方发白,还没有吴昊的一丝动静,这更加重了她的担心和悔恨,她不敢出门去找,怕他回来时进不来屋;也不敢打电话寻问她的同学和好友,不知道该怎么说。

早起的人们已经陆陆续续的出了家门,街上的小商小贩更是把原本宁静的小街装扮得热热闹闹,也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不知轻重的放起了歌曲:

“……到底为什么 都是我的错,都把爱情想得太美,现实太诱惑。到底为什么,让你更难过,这样爱你除了安慰,还能怎么做……”

雅洁的心头一酸,眼泪差一点没流下来。

在她的心里,吴昊的地位,没有任何人能替代,就算是父母,也只能排在后面。从小学开始,直到上大学,如果吴昊不是要上军校,自己是不会离开他的。

毕业后,原本雅洁有机会去国外的,又是为了吴昊,她选择了公务员。

虽然在区政府工作,但说句实在话,雅洁并没有感到太多的自豪。

名牌大学中文系的高才生,综合办小秘书的职位,真的有点大材小用。

看着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同事,除了打扮得花枝招展,就会在办公室里张家长里李短的三八,最让雅洁想不明白的是,这些人非但没有受到冷落,反而还成了领导面前的红人,不是今天陪领导喝酒,就是明天陪着领导旅游,职位上更不用说,最小的也都成了科长,有一位,竟然走到了区级领导的岗位,当上了副区长。

每每看这位绣花枕头的副区长一本正经的坐在领导的位置上,拿着自己写的稿件,错别字不断从口里读出来的时候,雅洁真有一种一吐为快的感觉。

当然,如果不是几个月前大学同学文君的到来,对这种不公和愤懑,雅洁还只能是憋在心里。

夏文君,大学同一寝室的闺蜜,同时参加工作,只不过雅洁在滨海,而文君在省城。

“雅洁,怎么搞的,工作这么些年了,你怎么还在小秘书职位上晃悠呢?这也不是你的性格呀?”两个人回到公寓,文君一听说自己的这位老同学还只是个区里综合处的一个小秘书,不由得皱着眉头叫道。

“我到是不想晃悠,可你也知道,机关永远是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算的。你还不知道我,属于只管低头拉车,从不抬头看路的那一种,只好在秘书的位置上混了。文君,你到是给我讲讲,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处长的?”反正两个人是闺蜜,说话也用不着藏着掖着。

“雅洁,你不会是装傻吧?怎么连机关里最简单的女人晋升法则都不知道呢?”

“等等,女人晋升还有法则?文君,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吧?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呢?”听文君这么一说,雅洁一脸的懵懂看着对方。

“雅洁,我问你,在机关里你是不是没有什么朋友?是不是一脸的清高?我要是猜的不错,可能连走得相对亲近点的都没有,对不对?”

“机关里那帮人,尤其是女的,就算副区长……文君,你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朋友呢?”

“在一个房子里住了四年,你什么样我能不知道?才高八斗,目空一切。雅洁,在学校那就不说什么了,反正就是四年,以后各走各的路,井水不犯河水,大不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但机关不行,你要在这里一辈子,连一个朋友都没有,你怎么能进步?怎么能引起领导的注意?知道当前最流行的有关女人标准的说法吗?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吧。当今女人标准,好女人:有丈夫有情人;坏女人:只有情人没有丈夫;堕落女人:没情人没丈夫,但有男人;孤独女人:只有丈夫。你就是最后那一种。”文君品了一小口茶接着说道:

“对我们女人来说,身体有着男人无法比拟的优势,这种优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你不是对武则天很有研究吗?知道她是怎么坐到皇帝的位置上的吗?说白了,还不是靠身体睡出来的吗。这就决定了她的女晚辈及粉丝,纷纷效仿她,挖掘身体的优势并充分加以利用,达到做官的目的。

这就是女人晋升的最佳途径,晋升的法则。

男人是什么?下半身的动物。只要你稍加利用,就能百分之百地打动男人。一个眼光,一抹微红,几滴毫不值钱的眼泪,对那些手中掌握大权的男人来说,绝对是攻无不破的武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43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