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我们都是男的/师生肉系小短文乱

“我……”胡坚强看了眼周围乡亲们期待的眼神,又看了看赵春燕那娇艳的脸,高耸的胸脯。如果自己说他俩是清白的,那么以后赵春燕又会变的冰倩圣洁高不可攀,自己再也没机会对她染指。相反只要自己咬死他们有奸情,赵春燕就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她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妇!等这个野男人走了,自己就算真的把赵春燕奸了,说是她勾引自己的也会有人相信!到时候想怎么干赵春燕都行!

陆旭见胡坚强的眼珠子直转,知道他又在起坏心,大声呵道:“你什么?快说!”

 文学

胡坚强心里拿定了注意,把心一横,“我就是看见你和赵寡妇两个人光着身子滚床单!怎么,还要不要我向大家说的再清楚些?”

陆旭没想到,胡坚强会来这么一句,他猛地一拳就朝着胡坚强的鼻梁砸去。

胡坚强感觉到拳头带着风打来,却是从自己的脸颊划过,“轰!”的一拳打在了他背后的老槐树上,树叶簌簌、乱坠。

“杀人了!杀人了!乡亲们!这个外乡人欺负了赵寡妇现在又要杀人了!”胡坚强吓得脸色苍白,大声尖叫。

周围的乡亲虽然平日里讨厌胡坚强但是好歹都是一个村里的,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生活在一起二十多年了,就算是讨厌,也是有感情的,怎么也比一个陌生人来的深厚。

“放开他!没有王法了?你再胡来把你送到派出所去!”那个留着山羊须的老头儿,手里扬了扬烟杆,朝着陆旭直瞪眼。

“赵春燕!还不管管你的野男人,光天化日还想闹出人命不成?”二毛他妈鄙夷地看着赵春燕。

那些乡民原本只是低声窃窃私语,现在更是高声地对她出言讽刺。

“赵春燕,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了,真是的!把我们整个上河村的名声都搞坏了。”

“我要是她早就一绳子,勒死了!还在这儿丢人现眼!”

胡坚强听到众乡亲出言讥讽,又见赵春燕脸色苍白如宣纸,屈辱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停滑落。钱德福站在她的身前朝着那些出言难听的乡亲,无力地挥动着拳头。

胡坚强嘚瑟地朝着陆旭挑衅道:“小子,看见没有这是老子的地头,哼!敢动老子的女人!你是找死!”

陆旭眼回头见到赵春燕眼泪滚落间,眼里竟然出现一股绝望之意。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看见女人落泪,特别是自己在乎的女人!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碰触到陆旭底线的胡坚强洋洋得意地拍了拍、陆旭那紧紧钳住衣领的手,威胁道:“你现在放开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出了得了这个村子,不然的话…………”

陆旭的脸上不但没有出现怒容反而笑意更浓,那笑看的胡坚强心底直发抖,像是到了幽暗的地域死一般冰冷彻骨直达心扉。

陆旭附在胡坚强的耳边低喃:“你让赵春燕受众人羞辱!老子让你断子绝孙!一辈子都只能干想!”

胡坚强,吓得脸色铁青。还来不及大声呼救,他的命根子很快就被一只大手硬生生地拧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成两成截,痛的他直求饶,“大哥!不!爹!你就饶了我吧!”

“我可当不了你爹!”陆旭看着他的五官痛地扭曲在一起,脸色一片煞白、额头直冒冷汗,很是满意的拍了拍他肩膀,“怎么说,不用我教吧?”

“知道!知道!”胡坚强的头如葱捣蒜,“大哥,大哥,你手下留根。”

陆旭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一把将他的身子拧到众乡亲的身前。

“那个!啊!刚才我和大家伙说笑呢!”胡坚强心里狠狠地骂了句算你狠!脸上却是不得不赔着笑,“那个什么,赵春燕是贞洁寡妇,大家都是知道的怎么会和个野男人搞在一起!我也是看乡里乡亲的太无聊,给大家找乐子不是!呵呵!”

“老子打死你个臭小子!”留着山羊胡须的老汉,上前抄起烟杆子就朝胡坚强的脑门上敲,几个硕大、新鲜出炉的红包、高高凸起在他的头上。

连陆旭都有些招架不住这老汉,生怕他一个不准砸到自己的头上,松开了胡坚强。

胡坚强被打得蹲下身子,双手护着头,痛的“嗷嗷!”直叫。

“你给我起来,女人的清白能当玩笑开吗?”留着山羊胡须的老汉一把扯住胡坚强的手臂,想要拉他起来、奈何年纪大更本就拉不动他,只能吹胡子瞪眼地道,“去,给春燕道歉!”

胡坚强暗自在心里将留着山羊胡须的老汉骂了个千百篇,人家赵春燕都没有叫我道歉,你在这儿添什么乱?如果不是看在他曾救过自己一次的份上那里容得他站在自己头上撒尿?

陆旭手虚握着拳头放在嘴边假装咳嗽了一声,“咳!”

胡坚强抬头看了眼陆旭、无奈地起身走到赵春燕面前,道歉?这事他没干过,也不会啊!他又看了眼站在赵春燕身边的几个面带愧色的妇女,转而嬉皮笑脸地对赵春燕道:“那个,赵大姐!我给你开玩笑嘞,我那里知道她们会信呢,这也不能怪我啊!”

二毛他妈一听这话,不干了,“胡坚强!你这话咋说的?这么说还怪我们了?”

“大家伙都知道,我说话向来就是为了达到那个什么默啊?”胡坚强自小没读过书、认不得字,一时间脑子空白接不上来。

“幽默!”正在读小学的七八岁的二毛瘪了瘪嘴,小声嘀咕道,“连我都不如。”

二毛的声音虽小但是足以让胡坚强听到,这让他的脸上的肌肉抽了抽,干笑了几声“对就是幽默,我讲话一直追求幽默效果,当然要高于生活了!这叫艺术懂吧!”

二毛他妈也是个大字不识的虽然不懂胡坚强说的艺术,但是也不傻、自然听得出来胡坚强在忽悠自己,厚厚的肉手一挥,“呸!”她瞪着眼,“你少给我打哈哈,什么艺术!别的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你说春燕的坏话,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说来说去就是你的不是!”

其余先前出言中伤赵春燕的妇女仿佛是找到了摆脱内心负罪感的理由,异口同声的道:“对!”

二毛他妈原本还有些忌惮胡坚强,毕竟自己的男人出去打工好些日子没回来,他要是事后报复自己就麻烦了。现在看有这么多人和自己同仇敌忾,挺直脊梁骨,双手叉腰、高高地抬起头,“还不快给春燕道歉!”

人都说女人发起威来是可怕的,现在是一圈女人对着他发威,随便吐几口唾沫都能淹死他。胡坚强好歹也是村子里的一霸,平日里都是在村里横着走,那有受过这种鸟气?何况是被女人这样逼迫!他强紧紧咬住牙关,将心中汹涌的恨意强压住在内心、瞟了眼站在老槐树下的陆旭,心道:小子,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老子让你活的猪狗不如!

“快道歉!听见没有!”二毛他妈在一旁气势高涨地在一旁催促。

胡坚强眼里划过狰狞的狠意、转瞬而逝,随即赔笑道:“对不住啊!”

赵春燕讨厌胡坚强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加上今天这事更是心中恨不得杀了他,怎么可能因他一句“对不住就”就化解,更何况她一点都感受不到胡坚强的对自己的歉意。但是,她也知道时而可止。

“算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45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