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尝贵妇欲仙欲死滋味*嗯用力啊轻点啊少爷H

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初尝贵妇欲仙欲死滋味*嗯用力啊轻点啊少爷H,我爸我妈也拿着农具从地里回来了,一看见我从房间里出来,立即抓着我问道:“怎么样?你嫂子给你洗澡了吗?”


 文学

“洗了啊,可是我明明能自己洗澡,为什么你还要让嫂子给我洗。”我眼睛一瞥,发现刘莹似乎在窗户那里偷听,急中生智,继续装晕,也自然不会把刘莹帮我发泄的事告诉我妈。


“哎呀你这个傻小子!”我妈有些急了,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说了一遍。


我自然是清楚这些事情,只是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早上偷听到了这些事情,并且我也不想给刘莹留下一个猥琐男的形象。


为了在刘莹的心里塑造一个正人君子的形象,我故意大声的说道:“妈,我觉得这样不好,嫂子是城里人,如果人家不愿意,我们也不该逼人家。”


“哎呀你懂什么!我们老张家的香火可是在这个村里延续最久的香火,要是断在你哥这一代了,你爸还有什么颜面去见老张家的列祖列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当初你哥结婚,我和你爸二话不说就给了刘莹三十万彩礼,说明我们认定刘莹就是我们张家的媳妇,再说她还欠你哥一条命,只是生个孩子而已,就当还债了!”我妈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偷偷的观察刘莹在窗口反应,她神情变幻莫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莹是个善良的人,我妈这么坚持,而我们之前又做了那样的事,想必应该不会反对。


如果真的能跟刘莹做那事儿……


我真是想想就兴奋。


过了一会儿,我妈已经做好了饭,在门口大叫着让我们出去吃饭。


刘莹红着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饭桌上,我妈和我爸看刘莹一副小媳妇害羞的样子,两人高兴的对视了一样,就算刚才我和刘莹在浴室没有做什么,刘莹这个样子也代表了她彻底同意了这件事情。


“来,刘莹多吃点,好好补补身子。”我妈夹了一块肉往刘莹的碗中夹去,言语之中夹带着一丝暧昧。


我转过头一看刘莹娇俏的小脸,一颗心早就发疯似的蹦了出来。


她真的太美了,白净的脸上不施粉黛,全靠着因为羞涩而变红的两颊将她衬得明艳动人。


真不知道如果刘莹真的躺在我身下会是个什么样子……


“呀,我筷子掉了!”可能是太过于紧张,刘莹的筷子居然掉在了地上。


她刚准备弯腰下去捡,我立马就先低下了身:“嫂子我来帮你捡!”


一低下身我就看见刘莹裸露在外的脚踝,我心中一动,没忍住伸出了手,摸上了刘莹滑嫩的小脚。


感受到我的碰触,刘莹抖了抖,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我心头一喜,顺着纤细的脚踝摸了上去,感受着女人肌肤带给我别样的感触,一直摸到了她的大腿,我的手才停了下来。


我能感觉到刘莹此时紧绷起来的神经,她似乎是在期待着我进一步的摸索,只要我再往上一点,就可以给予她无限的欢愉。


突然之间我有些紧张,抚摸在刘莹大腿上的右手也有些颤抖,但我还是渐渐把手伸了上去……


“爸,妈,小莹。”我哥的声音冷不丁的从门口传了过来,我立马手一抖,下意识的想要抬起头来,结果却是狠狠的撞到了桌子上。


“二宝你没事吗?”我妈听见我的动静立马心疼的问道。


“没事没事。”我从地上捡起了筷子,马上从桌子底下窜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爸妈都说我和刘莹的事情也是我哥的意思,但看见他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忍不住心虚。


那可是我哥啊!从小当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他都会不要命的冲出来跟人家打架,长大了之后更是害怕我没有办法维持生计,想方设法的给我筹钱开了一家按摩店,要是我哥还喜欢刘莹的话,那我真是对不起他!


所以在刘莹去找我哥问清楚之前,就算我忍得再难受,我也不能对刘莹做些什么!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身旁的刘莹身上总是时不时的传来体香,搞得我心神荡漾,眼睛也不自觉的往她火辣的身材打量。

“大宝,你今天怎么回来了?”我妈的语气有些慌张。


“我回来村里处理点事,睡一晚就走。”我哥乐呵呵的拿上一个碗坐了下来。


换作平常,我哥如果回家了的话全家人都会异常的高兴,可是今天饭桌上却透露着一股诡异的安静。


“对了二宝,前几天我在市里的医院问过了,医生告诉我说你的失明有可能是因为视神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只要我们可以存钱做手术,你就有机会可以重见光明了!”


我哥的话刚说完,我妈立刻就高兴得接了一句:“真的?”


“当然是真的!就是我手头还差点钱,不过二宝你放心,哥砸锅卖铁都一定会治好你!”


看着我哥一脸热枕得样子,我刚想开口承认我已经恢复视力的话又咽回了口中。


如果我就这么承认了的话,那就意味着这段时间以来我都一直在欺骗这么关心我的家人,还有一旁的刘莹…..


“怎么了二宝,咋还一脸不高兴呢?”


“不,我很高兴,谢谢你哥。”我确实对我哥说出的话感动极了,但是心里同时也弥漫起了不安。


吃完饭后我妈就收拾碗筷去了厨房洗碗,而我哥和刘莹则是一前一后走进了卧室。


为了弄清楚我哥的心意,我偷偷的走到了他们的房门前,偷听起了两个人的讲话。


“你……回来了。”刘莹不知怎么的,对我哥有些生疏,我知道一定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才会让她发生了变化。


还好我哥并没有听出她语气中的不妥,反而兴奋的抱住了她说道:“小莹,其实刚才我还有一个好消息没有说出来,我的隐疾很有可能可以治好!我们可以不用离婚了!”


“真的?”听见这个消息之后,刘莹的语气没有想象中的开心。


“当然是真的,不过还是要等我凑齐了二宝的手术费之后才能治病,我从小就只有这一个弟弟,你该不会怪我吧?”我哥的语气之中有些歉意。


我哥和刘莹后来再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我满脑子环绕着的都是我哥对刘莹说过的话:他的隐疾能够治好,他们不会离婚了。


我的心里又难过又可惜,就像是失去了一件珍爱的宝贝,但偏偏我又不能多说什么,因为我哥对我这么好,就算是他有隐疾他也先考虑的是我的视力。


复杂的情绪让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迈开步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事到如今我只能选择一个时机告诉家人我恢复视力的事情,至于刘莹……


我从我的包里掏出了今天从刘莹洗澡时偷偷藏起来的贴身衣物,放到自己的鼻子前深深吸了一口,女人身体的幽香瞬间又让我想起了她上凸下翘的完美身材。


她曼妙白皙的身姿,总是随着呼吸微微抖颤的胸脯还有她纤细的腰肢和挺翘的臀部,她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只可惜我和她的缘分已尽。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我的心里越想越难受,于是又悄悄的溜下了床想要看看我哥和刘莹睡着没有,谁知刚走到他们的房门前我就发现他们居然还没有睡着,并且房门还微微敞开了一条缝隙。


“嗯……老公,你好讨厌……”刘莹销魂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我连忙往里面一看,差点鼻血都喷了出来。


只见刘莹双腿被我哥分得老大,正对着房门,所以我能清楚的看到我哥的动作,可是此时,我哥浑身的衣物都是完好,也没有直接提枪上弹,只能用手忙活,看来我哥是真的有不得不说的隐疾。


这不是给我机会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85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