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很透还能看到里面的黑色,《小草莓》惊桃枝

二姨丁玉兰突然眉头一皱说,“俺咋觉的这事儿有点儿蹊跷呢?村长家大业大,人家的闺女王雪长的又那么美,还有文化,她咋就看上了咱家小兵呢?真是搞不懂!”

小婶儿马上回应道,“妹子,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儿吗?咱们桃花村现在有几个后生,你仔细想想。都是些歪瓜裂枣,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小流氓啥的。也就咱们家小兵长的身强体壮,而且还勤快!妹子,你可别小瞧了咱们小兵啊!在咱们桃花村像他这样的后生没几个哩!”

 文学

小婶儿这样说,宋小兵不禁呲牙高兴的笑起来。小婶儿说到了得意和自豪处,接着说,“村长又不傻,见咱家小兵长大了,还不赶紧下手占着一个,等别人家把咱小兵抢走了,那还不窝心死呀!”

二姨丁玉兰撇撇嘴说,“哼!好像你家小兵是个金疙瘩似的。瞧把姐姐你美的。对了小兵,今天就不下地了,你好好收拾收拾,换上件新衣裳!晌午还得去村长家喝酒呢,可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咱。”

“这才是正理儿,小兵,你去洗澡!”小婶儿说完,扭身进了里屋,为宋小兵准备新衣服去了。

中午时候,宋小兵上身穿一件蓝色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崭新的大黑库叉子,大步朝村长家走去。

宋小兵长这么大了,这是第一次来村长家。平时里,像他这样的穷汉,是轻易不能来村长家的。

村长家住着村里最气派的房子,宋小兵本来趾高气扬,雄心勃勃的。可刚到了村长家院子里,顿时有些气馁,感觉矮了半截儿似的。

村长王宝才竟然笑呵呵的从房子里出来迎接宋小兵,让宋小兵不禁很有些感动。到了客厅,里面一张饭桌上早就摆上了精美的菜肴。宋小兵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竟然有一大盆炖肉。

这可是稀罕物件,宋小兵自打过年时候吃上过肉,半年了还一次也没再吃过。

宋小兵嘴里不禁满是口水,但还是勉强忍住,腼腆的和王宝才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王宝才和宋小兵两个人对面坐下,王宝才就热情的招呼小兵开始吃喝。

酒是高档的瓶装酒,宋小兵索性也不再客气,就大快朵颐起来。

吃了好长时间,酒也喝了不少,宋小兵就有些头昏脑涨了。村长的老婆邓书云突然从里屋出来。

邓书云模样长的一般,但最爱打扮,经常打扮的花枝招展。邓书云号称是桃花村的第一大,乃大的出奇。她今天穿着束腰的花衬衫,底下是一条七分热裤,凶上那一对足球般大小的大物一颤一颤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被热裤包裹出来小腹下面凹进去的部分很是掠夺人的眼球。

邓书云娇美的对宋小兵一笑说,“小兵啊!今天你喝了这顿酒,你和俺家王雪的事儿就算定下来了,明年开春咱们就把事儿办了!呵呵!多好的一个娃子啊!”

简单和宋小兵打了声招呼就急急的又回了里屋。

宋小兵不禁心里就琢磨,按理说今天算是定婚饭了,咋就没看见王雪呢?真是叫人琢磨不透。人家是村长,宋小兵也不敢多问。

宋小兵又喝了一通酒,感觉脸上发烧,头脑欲裂,就和王宝才告辞,从他家出来。

喝多了酒,宋小兵被尿憋得十分难受,看看四周无人,躲到一处墙角掏出家伙来就哗哗的撒起尿来。

“小兵!”一个清脆的女声吓得宋小兵浑身一哆嗦,来不及提留上大裤衩子,就急忙转过身来,那人正是王雪。

王雪好像是刚刚从家里跑出来,气喘吁吁,粉嫩的脸上红扑扑的,渗出细密的汗珠,很惹人怜爱。

王雪“哎呀!”一声,突然看见宋小兵胯当的那一堆大物,不禁惊叫出声音。王雪这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东西,就感觉那大大的一堆东西很是吓人。王雪不禁满面羞红,急忙把头扭向一边,愠怒道,“宋小兵,你干啥?耍流、氓咋的?”

宋小兵因为喝多了酒,脑筋反应慢。低头一看顿感十分尴尬,匆忙提上大裤叉,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俺没有,俺没有,就是你着急喊俺,俺忘了……俺忘了提裤子了!”

王雪偷眼看一下宋小兵,满面含羞,轻声道,“俺找你是想和你说点儿事儿。”

宋小兵见王雪那一脸的娇羞,不禁嘻嘻笑道,“你有啥害羞的?不就是看见了俺的鸡鸡吗?你早晚都要嫁给俺,嘻嘻!早看见和晚看见还不是一样啊!”

没想到王雪顿时急了,骂道,“说你流、氓看来一点儿不假,俺咋会嫁给你呀?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个啥德行?俺不和你说了,气死俺了!”

王雪扭头就走。

宋小兵的眼睛马上盯在王雪扭来扭去的丰臀上,坏坏的笑道,“俺马上就能摸上这绝世好腚了!想必一定十分过瘾。

宋小兵叫喊道,“王雪,你不是有事儿要和俺说吗?咋不说就走了,究竟有啥事儿啊?”

王雪一边大步走着一边说,“俺本来是可怜你,现在看你这样的人不值得俺可怜,你愿意咋样就咋样吧,活该!”

王雪很快撒腿跑回了家。

宋小兵咧嘴笑笑,“有啥事儿啊?莫非是你想和俺先亲、热亲、热,恩,八成是这样的。不过见了俺的家伙又感觉害臊了,哼!早晚是俺的人,有啥可害臊的?这大闺女就是脸皮子薄。”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摇晃着身体低着头朝家里走。

此时烈日当头,街上没有一个人,大家都在睡午觉了。宋小兵听身后突然有汽车喇叭响,急忙闪在路边等车过去。

后面驶过来的是一辆面包车。面包车突然在宋小兵身边停下来。车上下来两个蒙面壮汉,宋小兵还没反应过来,突然眼前一黑,随后就被他们抬上了面包车。

宋小兵马上感觉出来他是被一个大口袋套住了。宋小兵喊叫道,“干啥?你们要干啥?快放开老子!”

“他吗的,叫你喊叫,我叫你喊叫!”伴随着一个尖利的声音,宋小兵的身上被人狠狠踢了两脚。

宋小兵咬紧牙关骂道,“这是要把老子弄到哪里去?马巴子的,你们不得好死!”

“嘿嘿,把你弄到哪里去?当然是叫你去一个好地方,让你去西天找你姥姥去!”尖利的声音阴测测笑道。

宋小兵顿时酒醒大半,吓得不禁浑身一抖,完了,俺这是得罪了啥人呀?他们是想把俺弄死呀!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宋小兵知道这时候喊人也没用了。他颤声问,“俺想问问大哥,俺得罪了谁呀?你们是谁呀?咋说叫俺死了也得当个明白鬼吧!”

“放屁!当啥子明白鬼,死就是死,别问那么多!再他吗的废话叫你死的更难受!”又重重的挨了两脚,正踢在宋小兵肋骨上,钻心的疼。

宋小兵不说话了,眼泪正刷刷的流,心想,俺还不想死啊,俺马上要娶媳妇了。再有,俺爹的事儿俺还没弄明白,俺咋就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宋小兵不禁开始了疯狂的挣扎。怎奈口袋非常结实,宋小兵不可能从里面钻出来,他甚至感觉呼吸都越来越困难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697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