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床戏真被肉H高H-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疼吗

小涛吓了一跳,要是让老爹看见他躺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老婆,就算是父子俩,也肯定不高兴,怎么办?现在一出门就要撞上了!

李雪的丈夫名叫大洪,是做建材生意的,特别有钱,虽然是农村出身,但经常人模狗样的夹着公文包,穿着一身西装革履。

他今天原本是要出差的,结果合作商忽然生病,改期了。

 文学

大洪回来还给李雪带了礼物,想给她一个惊喜,就没提前打电话。

大洪一推开门,看见儿子小涛躺在自己的床上,头上还敷着毛巾,一脸的诧异,刚准备说话,李雪做出一个‘嘘’的手势,“小声点,儿子发烧了,刚才冷的打摆子,我看他实在难受的不行,就让他过来睡,也方便照顾。”

小涛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装的到真挺像个病人。

可小涛在被窝里手就不老实,一直在乱摸,摸得李雪特别痒,差点在老公面前露出破绽。

一听儿子发烧了,大洪非常心疼,毕竟自己都五十多岁了,才有这么一个儿子。

“怎么不送医院呢,严重吗。”大洪上前两步,摸了摸小涛的额头,冰冰凉的,一点也不像是发烧的样子,看来经过李雪细心照顾,烧已经退了。

大洪表情马上就严肃道:“你也是的,怎么能让小涛跟你睡?再想照顾他,毕竟不是亲儿子。”

大洪黑着脸,把小涛叫醒后,让他回自己的房间去睡。

小涛耷拉着脑袋离开卧室时,还转了个身,故意对李雪做了一个鬼脸。

李雪平时说谎都不敢,更别说和儿子一起串通去骗老公。

但是,李雪非常清楚,大洪心眼小,怕他生气又骂小涛胡来,才肯跟他一起演戏。

李雪欺骗了大洪,心里很愧疚,赶紧起身帮老公脱衣服,正脱了一半,李雪忽然妩媚的趴在大洪身上,抛着眉眼道:“干什么呀,老公,你还跟自己儿子吃醋啊。”

大洪吃醋是因为知道自己不行,结婚小半年,都没满足过李雪。

上次,他跟儿子一起洗过澡,见识过儿子子孙根,大的惊人,就算是他爹,都很嫉妒。

大洪人脉很广,托人从美国买了最好的伟哥,说明书上写着:一粒就能展现男人雄风,屹立12个小时不倒。

这就是大洪给李雪带的礼物。

吃了一粒后,他刮着李雪的鼻子的道:“今天晚上,一定要你欲仙欲死。”

大洪洗了个澡,美滋滋的躺在床上,等着跟自己的美娇娘一夜春宵。

结果跟李雪都调情了一个小时,李雪用尽了各种办法,大洪始终还是没能硬起来。

李雪实在太难受了,夹着大洪使劲蹭着,还是进不去。

“哎,到底怎么回事呀。”李雪第一次有了怨言。

大洪也感觉到阵阵失落,十分对不起媳妇,恨得他直接把伟哥扔进了垃圾桶。

一整晚,李雪都难受的睡不着,她也是一个正常女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她在想,如果当初没嫁给大洪,而是嫁给一个体格健硕,能满足自己的男人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李雪脸上都露出一丝怨气。

大洪前后娶了三任媳妇,都是因为房事不行,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就算他再有钱,满足不了女人都跟别的男人跑了,导致大洪都有阴影了。

他很怕李雪给自己戴绿帽子,一把就掐住了她的下颌,质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啊。”李雪被惊吓后,呆呆的望着大洪,语气都磕绊道:“没、我没想谁啊。”

“呵呵。”大洪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恐怖道:“你爹欠了三百万的高利贷,还是我替他还的,村里随便娶一个媳妇,也不过二十万彩礼,我对你仁至义尽,你如果还敢背叛我,我就把你胸前两坨肉切下来去喂狗!”

“听见了没有!”大洪厉吼一下,吓的李雪快哭了,他相信大洪说的出来就做得到。

李雪本来还满是幻想着,也被大洪一嗓子喊的化成了灰烬。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李雪使劲甩了甩头,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第二天早晨,大洪接了一通电话,天还没亮就去工地了,李雪难受了一晚上,实在忍不住了,到厨房找了一根黄瓜来代替,自己躺在床上自慰。

小涛起来后,揉了揉眼睛,以前天还没亮,小妈就会在厨房给自己准备早餐,今天怎么还没起床,该不会是病了吧。

小涛先开始试探性的敲着卧室的门,“小妈,小妈,你在里面吗。”

没人说话。

过了不到两秒钟,听见里面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小涛有点害怕,该不会是小妈遇见坏人了吧?因为大洪是做工程的很有钱,家里经常被盗,一想到小妈或许有危险,小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用尽了全力,狠狠一脚就踹在门上。

‘噗通’一声,门被踢开了,小涛往床上看了一眼,几乎都傻了。

只看李雪又白又嫩的身体躺在床上,呈大字摆开后,毫无遮拦的敏感地带里,插着一根黄瓜,一出一进的频率特别快,刺激的都快让小涛喷血了。

“小……妈……”小涛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顿时变得慌乱了。

李雪差一点点就要高潮了,实在难受的不行,对闯进来的小涛道:“小涛,你先出去吧,小妈马上就好,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吧。”

李雪昨晚被糟老头燃起了欲望,憋了一晚上难受的要疯了,小涛看着自己小妈面红耳赤的模样,心跳的非常快,马上转过身,踉跄的离开了卧室。

李雪闭上眼睛,反正已经被小涛看见了,也变得毫无顾忌,疯狂的自摸起来,她也是被压抑的太久了,如果不释放出来,真的要被憋死了。

小涛坐在外面的沙发上,听着小妈‘啊啊’纵情的声音传来,下面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李雪穿了一身睡裙,出来后,有点不好意思的挽了一下头发,也不知道该怎么缓解刚才的尴尬,小涛也有点手足无措的上前道歉道:“不好意思,小妈,我不是故意闯进去的,我还以为,以为……”

李雪非常尴尬,不想面对这个问题,毕竟小涛是自己的继子,看见她这么淫乱的场面,有损自己的形象,僵持了大约一分钟,李雪转移话题道:“你饿了吧,小妈给你做饭去。”

李雪匆匆进到了厨房,熬了一碗稀饭,煮了两个鸡蛋,小涛望着小妈前凸后翘的背影,暗暗的咽了一口吐沫,上前厚着脸皮试探的问道:“小妈,我爸是不是对你不好?”

昨天晚上大洪明明回来了,李雪还要自慰,难道大洪那方面不行?

小涛私心想着,李雪的脸却更红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过身,眼睛都红红的,望着小涛道:“你爸挺好的,帮我们还了高利贷款,不然我娘家爹就没命了,小涛,你答应小妈,把刚才看见的事情,烂到肚子里,不要给任何说好不好。”

李雪知道大洪呢个人,占有欲强,敏感多疑,怕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小涛知道这件事会有多打击男人的自尊心,点了点头道:“小妈,你放心吧,我谁也不说。”

小涛吃了一个鸡蛋,嘿嘿的傻笑的盯着李雪,发现她平时是个美人,高潮过后的皮肤更好了,吹弹可破的。

“小妈,你脸上怎么有个东西。”小涛忽然站起身,诧异道。

“什么?”李雪还挺紧张,刚准备伸出手。

“别动。”小涛放下筷子,凑近李雪,看她纤细又黑长的睫毛上,有一滴水,用手指轻轻一撩,李雪痒的咯咯直笑,“你干什么呀,小妈好痒啊。”

李雪一说话,口齿中的清香就涌了出来,味道特别好闻。

小涛觉得李雪浑身上下都是宝,不管碰到哪里,她都特别敏感。

小涛低着头,从李雪的睡袍中看进去,若隐若现的胸脯乱晃着,一阵起伏特别的诱惑,又想起小妈自慰时,娇喘玉滴的模样,小涛下面渐渐有了反应,撑着难受。

怕李雪看见,小涛故意把大手抚在她的腰上,还一脸坏笑道:“小妈,睫毛怎么会痒,一般痒痒肉都在腰上吧?”

“哈哈哈哈咯咯咯咯,小涛,你别挠了,小妈快要痒死了。”李雪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她从小最怕痒了,不停的求饶道:“小涛,小涛,饶了小妈吧,痒死了。”

小涛最喜欢听李雪笑了,一笑起来特别美,胸脯也跟着乱颤。

“哎呀,别闹了。”李雪撒娇了一声,谁知,脚下未稳,差点滑了一跤,小涛见状,马上扑了上去,他本来想救李雪的,结果力度没掌握好,跟李雪一起摔了下去。

大手直接就压在了李雪软绵绵的胸上,两个人近距离的接触下,连对方脸上的汗毛都能看的清楚。

李雪羞涩的看了小涛一眼,发现他真是长大了,浓郁的眉眼,高挺的鼻梁,非常英俊,更要命的是,他下面微微撑起来就是巨大的一坨,抵的自己生疼。

这一秒钟,李雪仿佛闪过了一丝幻觉,实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对小涛产生好感。

“你没事吧,小妈,有没有摔倒?”小涛赶紧把手从李雪的胸上拿了下来,两个人站起身后,李雪慌乱的整了整衣服,转过头去看墙上的时钟道:“小涛,你快去学校吧,马上要迟到了。”

糟糕,差十分种就要上课了,小涛怕老师骂他,慌慌张张的拿着书包离开了。

下午,大洪打来电话,说自己合作伙伴要来家里一趟,目的是为了送礼,大洪是搞建材生意的,求他办事的人特别多,但是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大洪不好回绝的事情,就交给李雪去办。

“您好,我姓王,单名一个斌。”门外站着一位大约三十多年的男子,戴着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的模样。

“请进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11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