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分手被男朋友做哭 四个人交换着做刺激

昨夜跟杨二嫂折腾得够累了,头刚一挨枕头便睡着,一直到被腹中的饥饿吵醒时,已是下午两点,他赶紧爬起来,胡乱的洗了把脸,看看锅里还点剩饭剩菜,就折了几把干草生火热了一下,将就着吃了。

吃过饭,也没有睡意了,想着今晚胡村长真的有可能叫他媳妇儿王彩云来陪他,他也兴奋得要命。

嗯……王彩云七八点就可能过来了,老子也要弄得好吃的招待一下吧。得!上次上山安了只飞猫,拿回来跟嘴馋野味的田老头换了一块腊肉,今晚就煮腊肉等王彩云好了。不过,光有肉还不行,青菜自己是胡乱种了一点,但光是青菜腊肉的,也太不像话了。嗯,老子还是上山去碰运气看看,如果能再打到什么野味就爽了。

这么想着,刘顺找了一只布袋,折起来别上裤腰带上,找了一柄锄头,再带上一把弯柴刀,然后便出门了。

 文学

拉仁村所处地貌相当奇妙,正巧是青石山与明山(黄土山)的交界处,所以村头是青山石,而村后却是一座座的黄土山。青山石和明山山脚都被开发出来种玉米什么的了,但是青山石太陡峭,所以山腰以上都只能留着柴山。人爬上去十分的困难,所以除了山腰之外,山顶基本上没有人爬上去。

而黄土山刚不一样,山上山下,人与牛马都跑了个遍,又能打柴打草,还能修出水沟引水饮用和灌溉。

刘顺要上的山,当然是林木茂盛的黄土山。

上山,一直都是他的乐趣所在,在那数千上万亩的大明山中,只要他跟得动,打不着野味,也能找到些野果野货什么的,基本上就没有空手而归的。

一路哼着小曲,轻松地爬过两座小山,进入了森林之中,来到一条小溪之畔。

“哈,清明节,老蛇开始出洞了,不过,老子还是先摸几只螃蟹吧。”刘顺笑嬉嬉地蹲在溪边,捧那清凉的溪水喝了几大口,然后脱了鞋子,挽起裤脚,开始去翻到溪流中那些石块。

没翻几下,便捉了十几只磅蟹,收获颇丰,

“够老子和王彩云美美吃上两餐了,嗯……老蛇可遇不可求,老子还是去采些蘑菇吧!”

刘顺乐巅巅地往森林深处走去,他常年在这森林之中转悠,哪里有朽木,哪段朽木长菇,他基本上一清二楚。清明节刚刚下过雨,没花多少时间,他便采到了半袋子香菇了,完全可以吃上几天了。

有了香菇和磅蟹,再去挖点山药吧,野生的山药可以县城那些买的人工培植的要好吃多了。老子用腊肉,磅蟹,山药和香菇做几道菜,也不亏王彩云了。

山药在大森林中可谓随处可见,刘顺寻了几处土软坡斜的地面开挖,不一会儿便挖了半一堆山药。

得!山药与香菇就装满了一大口袋,加起来少不了五十斤。

刘顺将山药放在口袋底下,再将香菇装在上面,另外用随身带来的两个塑料袋把十几只磅蟹装好,然后扛起大袋,提起小包,爽歪歪地回家了。

刚翻过一座小山,忽然听到前面山林中有刀砍树枝的声音。刘顺知道这是有人在打柴。虽然现在城里头早已经不再烧柴了,可是乡村还是少不了柴禾的。农村现在固然已经通电了,但是千百年来的习俗中,村民还是习惯用柴。有些时候还少不了柴禾,比如要煮肉吃时,买来的猪肉皮上的毛,得生火来烧干净,有些家里还自己喂猪的,就更需要有柴禾来烧大铁锅煮猪菜了。

现在有一些农村,还是传统资源与现代电力并用的。

刘顺向前走了一段路,砍柴的声音也越来越近,转了一个大弯,终于看到一个人影在林中晃动,正要砍着一棵枯死了的树。那村不过Cheng人臂膀一般大,蹲在树下使劲剁着的是女人。包着头巾,穿着干活的粗布衣,光看背影,也不知道是谁,是年青的还是年老的。

刘顺直走到砍柴女正上方的跳面上时,才看清那女人的脸,原来是村头崔家的,按辈份刘顺还得叫她一声“表/婶娘”呢。这表/婶娘是从外村嫁来的,原名叫袁冬玲,也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年纪也在二十八上下。长相在村里属于中等,不算很漂亮,不过她人很大方很贤慧,脸上老是挂着甜甜的笑,让人感觉十分的亲切。

“表婶娘,你一个人来砍柴啊?”刘顺叫了一声。

袁冬玲突然听到有人叫,微微惊了一下,回头往上一看,见是刘顺,便冲他甜甜地笑了笑,回答道:“嗯,是啊!家里没柴了,我上山来找一点干柴。咦,刘顺!你又上山来找野货了?”

“那不是,你看,我找的还不少呢!”刘顺得意地将背上的口袋朝袁冬玲摆了摆说。

“哟!你这小鬼还真能呐,都找到了些什么啊?”

“嘿嘿……有山药,有香菇,还有螃蟹,表婶娘,你想吃的话今晚到我家来,让你尝尝山珍美味。”

袁冬玲哈哈直笑:“你这小鬼,嘴可真甜啊,哪时我有空还真想去你家吃呢!”

“随时欢迎啊!”

“嬉……”袁冬玲一边跟刘顺搭着话,手里也没松下,这时,她已经将枯村砍脱了筋,枯树往下倒去,可是倒了一半的时候却被藤蔓给缠住了,她只好抱住枯树往后拖,可是力气不够,拖不下来。

刘顺见了,便放下自己的口袋来,叫道:“表婶娘,我来帮你拖吧!”

袁冬玲开心地冲他一笑说:“那就麻烦你了!”

刘顺早两三步跳了下去,抱着树枝使着蛮力就拖,一拖拖下一大截,可是还有一部分依然被藤蔓缠得紧紧的,任他再用力也拉不下来。

袁冬玲见了说:“我们一起用力吧,不信拖不下来。”她也转到刘顺的身后面,与刘顺一前一后地抱住树枝猛使劲。

呼啦——

在两人同时用力的情况下,树枝一阵响,终于从藤蔓间挣脱出来,被两人拖得倒了下来。

可是,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这本是一个斜坡,泥土又挺松的,两人身子往后一倒时,脚下的土一松一滑,首先是袁冬玲立足不稳,往刘顺身上就倒了下来,刘顺身子本来就有点晃的悬着,被袁冬玲往下一压,哪里还稳得住,两人齐齐往下摔倒,袁冬玲早惊叫了起来。

所幸这斜坡上本就是杂草丛木密布,两人滚了几转,就被小丛木被挡住了,一起停落在密密的杂草中。

翻滚的几下间,袁冬玲本能地抱住了刘顺,停下来时,却被刘顺压住了,她的头布也跌落了,头发散了开来。

刘顺此时被袁冬玲抱住,正好将头抱在她的胸/前,他的脸埋在袁冬玲深深的Ru/沟里,一股奇异的幽香顿时钻入他的鼻子中,他瞬间就眩晕了。

这等美事,刘顺当然舍不得起来了。

袁冬玲却有些急了,忙推了推刘顺:“你没摔着吧刘顺?”

“我……”刘顺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懒得再回答了,他的脸上袁冬玲的胸上蹭了起来。

袁冬玲顿时明白了刘顺的意图,天!不会吧?压在自己身上的可只是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一岁的小男孩啊。

没等她多想,刘顺的咸/猪手已经牢牢地抓住了她的一座高/峰揉/捏起来。

“啊……不要……刘顺……你不可以这样……”袁冬玲慌了,忙要推开刘顺。

都到了这份上,刘顺哪里还会放开她,袁冬玲力气不及他,他蹭着她的身子,上去就准确地吻住了袁冬玲的嘴唇。

“唔……不……”袁冬玲的声音被堵在喉咙间,粉拳拍打着刘顺,而刘顺此时早已是兽/Xing大发,一边狂/吻着她,一边又捏她的胸又捏她的大/腿,没几下子,袁冬玲拍打他的双手就变成了不自觉的环抱他的脖子了。

要说这袁冬玲,虽然贤慧,但也不是吃素的女人,老公常年在外,她哪有不需要的?刚才想推开刘顺,也不过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女人的矜持表示过了,而她正是年近三十的虎狼年段,紧接下来却是她一个成熟女人的虎狼般的疯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13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