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夜都在含h 含着睡了一晚上h

  “谢谢!”一整夜都在含h 含着睡了一晚上h老李笑着道。

    “李叔,别停啊,你去了纺织厂后,发生了什么事啊?你怎么又不在哪儿做了呢?”老李喝过酒后,突然不讲了,张凤连环pào似的追问了起来。

 文学


    “后来啊,纺织厂的效益越来越差……”老李又给她慢慢的讲了起来。

    张凤听的津津有味,鸡尾酒虽然是洋酒,但是,后劲特别大。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时间越长,张凤越难受,她玉体内越来越热,再加上张凤现在处于微醺的状态,做事风格变得有些大大咧咧的,她竟然一扯,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顿时,她的玉体上只剩下了一套里衣。

    老李就坐在对面,看着她如羊脂玉版的娇躯,心脏一阵“砰砰”狂跳,裤子里的家伙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当场就起来了!

    “李叔,别停啊,继续往下说”张凤脸色微红,酒精已经麻痹了她的大脑,她醉醺醺的催老李继续讲故事。

    “好的,后来,纺织厂开始裁员,我就下岗了”

    “这么惨啊,你岂不是没工作了”

    “是啊,我后来只好去摆地摊,那个年代社会上有很多小混混,小流氓的,摆地摊不好干……”老李和张凤继续讲过去的故事,张凤的美目死死的盯着老李,对老李过去的事情,充满了好奇心。

    老李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她的xiōng口看,张凤的一对玉xiōng,又大又挺,老李看着她的滚圆的玉球,止不住的吞口水。

    “李叔,你是不是渴了啊?”张凤见老李有些不对劲,关心的问道。

    “我不渴”老李慌忙摇了摇头。

    “不渴你干嘛一直吞口水啊!”张凤天真的问道。

    “我是想喝nǎi!”老李老脸一红难堪的道。

    “喝什么nǎi啊?我家没有啊!”张凤眨了眨大眼。睛疑惑的道。

    “怎么没有,你身上就有!”老李认真的道

    “我哪儿有啊?有的话,就让你喝了,我又不是小气的人!”张凤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质问道。

“这不就是吗!”老李伸手指了一下她的玉xiōng。

    “你要吃我的这个?”张凤指了一下自己的xiōng口道。

    “是啊,我想吃”老李又吞了一口口水。

    “不行!妈妈说过,这里不能让别人碰的”在酒精的控制下,张凤变得像一个小孩。

    “连xiōng都不让人吃一下,小气鬼!”老李故意假装生气的道

    “我不小气,妈妈说过,这里不能让别人碰,尤其是男人”张凤委屈的道。

    “你妈妈说的是不让外人碰,我是外人吗,我是你李叔啊,咱们是一家人!”老李不停的套近乎。

    “也对啊,那就让你吃一口吧,你不许让妈妈知道哦”张凤犹豫了一下突然答应了下来。

    “当然不会了,今天的事,只有咱俩知道,绝对不会有外人知道的!”老李保证道。

    “拉钩!”张凤突然伸出来了纤纤玉指。

    “好啊,拉钩!”老李笑着伸出了手指,和她的玉指勾在了一起。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张凤像一个小女孩般,欢快的喊了起来。

    “已经拉完钩了,是不是该让我吃一口了!”老李笑着道。

    “好啊,你吃吧”张凤大方的把自己的里衣给脱了下来,顿时,她两个雪白,滚圆的东西弹shè了出来,看着她两个这么美的雪白,老李xìngfèn的差点喷出鼻血。

    “你吃吧,不许咬哦,人家怕疼。”张凤有些担心的道。

    “不会的,我会很温柔的。”老李张开了嘴吧,含住了张凤的雪白。

    张凤还没结婚,不得不说,未婚女孩的xiōng手感确实好,够大!有弹xìng!握在手里软绵绵的,舒服死了,老李一边用嘴吸着她的雪白,一边用手很有技巧的抚摸了起来。

    “哎呀,好yǎng啊,好难受。”不一会儿的时间,张凤就被老李弄的饥yǎng难耐,身上开始发yǎng发热,再加上体内的酒精,张凤的玉体越来越难受,她的娇躯出了一身的香汗。

    老李吸了一会儿她的xiōng,越来越得不到满足,老李的手开始去抚摸她的后背,张凤的玉背,肌肤温暖细腻,摸在上面柔弱无骨,非常的舒服,老李顺着她的后背不停的往下摸,不一会儿的时间,老李的手就抱住了她的臀部。

    “啊!啊!不要啊!”老李对着她的臀部使劲捏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老李的力气用的太大了,张凤疼的喊了起来,老李不敢用这么大的力气了,老李的手温柔的对着她的臀部抚摸了起来,渐渐的张凤越来越舒服,她便不再反抗了,摸着摸着,老李的手再次悄悄的转移了阵地,老李把手缓缓的伸向了她的大腿根。

    “啊!好yǎng啊!”张凤非常的敏感,那里被老李轻轻的碰了一下,她就全身颤抖了起来,?“咦,你这儿怎么湿了?”老李低头一看,她的蕾丝底裤已经shīlùlù的了,才被老李摸了一下,就这样了,张凤真是个霹雳娇娃。

    “我也不知道,李叔,我是不是得病了?”张凤紧张的道。

    “来,把底裤脱了,我帮你检查检查”老李笑着道。

    “不行!妈妈说了,这儿不能让外人看!”张凤赶紧用雪白的玉手捂住了下身。

    “你怎么忘了,李叔不是外人,李叔是自家人!”老李生气的道,张凤犹豫了起来。

    “来,把底裤脱了,李叔给你检查检查,李叔会按摩,用按摩给你治病”老李又是一阵蛊惑,张凤终于被老李骗到了,她点了点头,把底裤脱了下来。

    “好美啊!”老李忍不住惊叹道,张凤毕竟年轻,她的那里比赵夏花要好看的多,老李大为开心,老李压抑住内心的激动,用手指对着她的那里缓缓的抚摸了一下。

    “啊!好yǎng啊!”张凤立刻浑身颤抖的尖叫了起来。

    “你忍一忍啊,yǎng就对了,这是在给你治病呢,过一会儿,就好了!”老李安慰道。

    “嗯嗯,李叔,你来吧。”张凤相信了老李说的话,她咬紧了牙关,开始任由老李抚摸。

    “啊!啊!yǎng死了!”张凤觉得越来越饥yǎng难耐。

    “不好!你这里面有dú,弄不好要dú死人的!”老李突然板起了脸。

    “那该怎么办啊?我要死了吗?”张凤害怕的喊了起来。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用嘴帮你吸dú!”老李想了一下道。

    “这儿是我尿尿的地方,你用嘴吸,多脏啊?”张凤脸色通红。

    “没办法,李叔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吧?”老李义正言辞的道。

    “那谢谢你了李叔!”张凤感激的道。

    “不谢,只要能救你,李叔做出再大的牺牲都是值得的”老李说完,露出一幅视死如归的表情,接着,头就凑了上去。

    “啊!啊!yǎng死了!”一股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张凤的娇躯不停的抽搐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过这么幸福的滋味。

 “啊!啊!受不了了!好难受啊!啊!”突然,张凤到了最幸福的时刻,张凤的娇躯一阵抖动,到底了巅峰。

    “好舒服啊!李叔,你的医术好高明啊,这么快就帮我把dú吸出来了”张凤躺在沙发上气喘吁吁。

    “呵呵,能治好你的病,李叔就心满意足了”老李微笑着道。

    “我累了,要去休息了,李叔,谢谢您。”张凤迈着大长腿,朝卧室内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老李一阵不舍,老李还没给她治够呢,她怎么就走了呢。张凤回到了卧室,和张岚一起睡午觉了,老李则是把客厅给清理的一干二净。

    “臭老头子!假装给我治病,其实,就是占我便宜”躺在了席梦思上,张凤喃喃自语。

    “谁占你便宜啊?”半睡半醒之间,张岚嘀咕着问道。

    “没有”张凤否认道。

    “那就快睡觉吧,困死了”张岚没有在意,她说了一声,继续午休了。

    张凤也躺在了床上休息,但是,她的心里依旧yǎngyǎng的,那老东西,弄的自己都快受不了了,在床上,张凤暗暗想道。

    过了一会儿,张岚就起了床,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老李和张岚就准备离开张凤家,而张凤这小妮子也是个逢场作戏的高手,刚才差点被老李弄了,现在竟然一点不愉快的样子都没有,临走的时候,她亲自送老李到门口,一口一个李叔,状态和往常一模一样,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张岚丝毫没有怀疑老李们之间的关系。

    “李叔,慢走,下次再来找我玩儿!”

    “会的,会的”

    “表姐也再见!”

    “表妹再见!”最后han暄了几句后,老李和张岚两个人离开了张凤的家。

    回家之后,没多久,老李就接到了赵夏花的电话,赵夏花约老李去吃自助餐,她不知道从哪儿搞到了几张高档自助餐的餐券,一张餐券就要好几百块,价格非常的贵,赵夏花害怕餐券过期了,决定带上老李和她女儿一起去把自助餐给用了。

    接到电话后,老李欣然接受了,老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赵夏花家,马婷婷已经提前回来了,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和米黄色的松糕鞋,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青春可爱,赵夏花也提前做了打扮,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包臀裙,露出来了两条ròu丝美腿,这身打扮非常符合她中年fù女的气质,把她中年美fù的韵味,展现的淋漓尽致。

    几人一起上了车,老李开着面包带她们直奔了自助餐厅,餐券价值几百块的自助餐厅,果然不同凡响,内部装修奢华,而且,里面的食物也非常的丰盛,海鲜,龙虾应有尽有,绝对不是那种廉价自助餐能比的!

    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大家就开始一起吃东西了,坐下后,老李的手却不老实了起来。

    老李一边假装吃东西,一边把手伸向了赵夏花的ròu丝美腿,老李的手对着她的ròu丝美腿,缓缓的抚摸了起来。

    赵夏花已经人到四十,她的美腿仍旧又长又直,比起年轻的小姑娘也毫不逊色,但是毕竟年龄大了,她身上的ròu有些松弛,美腿上的ròu也有些软软的,隔着ròu色丝袜,摸起来滑滑的,手感非常的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19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