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深入 大炕上的性满足

再说了,王昊生下来就在村子里长大,母亲去世的早,对于他爹之前的一些事情,的确不太了解。



 文学

可是王昊他爹的为人还是挺不错的,老老实实,在村子里特别本分,平时没事就山上去伐木,然后找人来收。



下地干活什么的,王昊他爹样样都做,要不是眼前这些东西,王昊真的不敢相信,他爹居然这么富有。



王昊把地窖里的东西都翻了一遍,发现除了金条之外,还有一些瓷器什么的,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很多东西王昊都不知道是什么,唯独一点,那就是这些东西,年份都很久了。



古董!



王昊在地窖里待了整整一个上午,想到家里现在已经没钱了,给他爹办后事的钱,都是凑出来的,必须要把这些钱还上才行!



“这是什么东西?”



王昊正坐在地窖里,抬头时忽然注意到头上的梁,梁缝里有一团布,特别不显眼,要是不抬头,压根看不到那东西,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吧?

王昊立马把梁上的东西拿出来,开之后,发现是几本破旧的古籍,其中一本名为金刚拳,翻开看了看,发现这些招式,其中一些不是老爹生前教自己的招式么?



不过王昊发现这本书,跟之前老爹让自己看的那本有点不一样?这本书明显是有些年代了,页面有些泛黄,难道这才是正版?



王昊粗略的看了一遍,发现后面的招式特别复杂,一时半会也琢磨不透,于是先把东西放回去,等哪天空闲下来了再仔细琢磨组琢磨。



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债还了,地窖里的东西,随便拿出去一件,都可以卖出个好价钱,当然,除了金条,其他的东西,王昊不敢动。



镇上的人不多,要是让人知道王昊有古董这些玩意,估计会被人盯上,倒是城里有不少人玩这些,就算是要变卖,也是拿到城里去,要解决燃眉之急的,只能卖金条了。



王昊拿起几根金条,把东西封存好之后,离开了地窖,他倒不是很担心有人会发现家里有这么值钱的东西。



王昊他爹在的时候,倒是有人会来串门,不过他们知道王家的条件,能拿出订婚的礼金钱,已经很不错了,家里哪里还有值钱的东西。



加上王昊他爹刚去世,更加没人会主动上门,王昊回屋子里拿了个包,开着家里的摩托车到镇上,他没有第一时间去珠宝店变卖黄金,第一是怕麻烦,第二是珠宝店不一定能吃的下这么多金条,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典当铺。



“小伙,你这玩意儿,哪来的?”



典当铺的老板满脸笑意的看着王昊,眼神里透着一抹炽热,很显然他对王昊拿出来的金条,有着很大的兴趣。



“哥,你这收东西,还问出处?”



王昊注意到老板的脸色,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不过可以肯定一点,他肯定会收,当即便是开口道,“反正不是偷来的。”



“嘿嘿,那就行!”



老板点了点头,看出王昊的谨慎,拿起手上的东西往电子秤上一放,“这玩意儿年份挺久的,重量多少有些不准确,不过嘛,我们这典当行,一般都是看货给价,这块金条,我给你十万块。”



“十万?”



王昊愣了一下,想到这金条的重量都达到一斤了,才给十万块,还真的比市场价低了很多。



可他来之前就知道价钱会比市场价低,虽然低出不少,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这东西拿到市场上去卖还麻烦,家里还要那么多,卖出去把钱拿到手才是正事儿。



“小伙,这家伙不低了,毕竟你就拿了这么一条出来,这要是多一点,我倒是可以给你放高点价钱,前提说好,这玩意儿可不是拿来押的,不能赎回去。”



老板目光注视着王昊,掏出烟给王昊递了根,不过王昊没接,只是跟他对视一眼,“十万八千,来个好意头,下次有这东西,我还是优先考虑你这儿。”



“行,我就喜欢痛快的,少赚点都成!”



老板直接答应下来,点了根烟,吩咐人拿钱进来,他一边抽烟一边玩弄着手上的金条,王昊看的出来,这家伙是个老狐狸,他肯定是看出自己手里不止这么一根金条,不然也不会说刚才那话。



王昊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些问题,那就是这个金条的年份,现在市面上流通的金条,大部分都是有标注的,可王昊的没有,能够拿出这种金条,当然不可能只有一条。



王昊拿了钱,直接就溜了,离开典当铺,可他没走多远,就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难道是典当铺的人?

发现有人跟踪自己,王昊特别小心的绕了几圈,发现没人跟上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卖这些玩意儿,还真的容易让人盯上。



接着,王昊又去了另外一家,还是以十万八千块的价钱卖出去,老板同样是个老狐狸,试探王昊有没有更多的金条。



最后一块金条出手时,还是在典当铺,不过这典当铺的老板娘,居然是个女人,还是特别妖媚的那种,穿着一条旗袍短裙招待王昊,还泡上一壶好茶。



老板娘应该有三十岁这样,可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这样,浑身释放出一股独特的韵味,这种韵味,只有她这样的女人才能散发出来。



“这东西还真不错,你打算多少钱出?”



“十一万。”



王昊下意识的回答,可话说出口,忽然后悔了,当他看到眼前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弧度时,内心更是后悔不已。



妈的,这女人是试探自己啊!



“十一万没问题,我这就安排人拿钱过来。”



老板娘吩咐人拿钱来,给王昊冲了杯茶,精致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笑意,眼神里透着一抹迷人的妩媚,鲜艳欲滴的红唇缓缓蠕动,“不过我想要多一些,价钱嘛,只要量大,我们可以商量。”



王昊看着眼前妖媚的老板娘,感受到她语气中的暗示,同时注意到她饱满的身材,虽然穿的旗袍,可身前那饱满的地方,却是十分挺拔惹眼。



尤其是她注视着王昊的眼神,让王昊不敢直视,暗道这女人真不简单,不过王昊是来这里卖东西的,不敢惹麻烦,也不想多聊其他。



“这东西我也就这么一根。”



“呵呵,那也成。”



老板娘脸色没有太大的波动,直接把钱给了王昊,王昊拿着钱就走了,可他还没有走出门口,忽然听到老板娘喊住他。



王昊回头看着坐在茶桌边上的老板娘,一眼看到她裙缝里面的景色,同时雪白的双腿撩在一起,白嫩的肌肤让人向往。



王昊不禁翻了翻喉结,暗道这女人可比刘倩漂亮多了,尤其是她身上透出的韵味,不是刘倩那种心机女能释放出来的。



老板娘起身走到王昊面前,抓起王昊的手,塞了一张卡片在里面,“我又不会吃人,你那么着急着走?以后有什么好买卖,第一时间联系我,保证让你满意!”



说这话时,老板娘的手指还在王昊的手里转了转,似乎在暗示什么,王昊发现他对这个女人,居然有着一股无法抵抗的感觉。



真的是妖精!



王昊假装镇定的点着头,拿着卡片就走了,他离开典当铺之后,老板娘身旁来了个穿着靓丽的女人,身材和相貌和她比起来丝毫不狲色,只是气质上差了一些。



“玉姐,你对这个男的有兴趣?我可是很少看你这样招待客人了。”



陈玉缓缓的点了点头,回头瞥了眼放在桌面的金条,意味深长的道,“能出那种东西的人,可不简单,说不准,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到时候我们能赚的,可就不止那么一点。”



“要不要我安排人跟一跟他?他拿出来的东西有点年头,一般人怎么可能拿的出来,说不准是团伙,我们……”

“不用,那样做就不好了。”



柳玉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拒绝了她的主意,接着道,“查一下其他典当铺,有没有收到这样的东西,我看他包里有不少的东西,说不准,他去过其他的典当铺。”



“好,我这就安排人去查。”



……



王昊压根不知道有人开始调查自己了,卖了三根金条,包里的三十几万背着,心里还是挺紧张的,还好一路上回到村里,都没发生什么意外,也没人跟踪他。



可他回到门口时,听到院子里有人吵架,有陈婉儿愤怒的声音,还有刘家人的声音,他开车到院子里时,刚下车,刘倩她娘就冲了上去,一把抓住王昊的衣领,满脸愤怒的大骂,“王昊,你真不是个东西,你居然敢打我女儿!”



“刘妈,你可别太过分了!”



还没等王昊开口,陈婉儿立马过去拉开刘妈,然后把王昊拉到一边,低声的道,“小昊,这事情让我来处理,你等下别冲动。”



王昊看着院子里站着的人,都是刘家的人,有刘倩的娘,还有叔叔婶婶,刘倩躲在人群后面,满脸红肿的哭着。



王昊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她们这是来干什么的,不过刘倩这女人,怎么突然回来了啊,自己还没去找她,她就带人上门了。



正好,反正都要处理这事儿,干脆今天在自家处理,反正刘家的大门,王昊是没打算踏进去半步了。



看着那气匆匆的刘大娘,王昊知道她们一家人都不讲理,尤其是刘大娘,什么事情都是帮亲不帮理,特别野蛮。



“婉儿姐,这事情是我的事,当然是我来处理。”



王昊回头看了看陈婉儿,注意到陈婉儿脸上有点红肿,不知道是挨了打,“你被她们打了?”



陈婉儿愣了一下,随后捂住自己的脸颊,目光不敢注视王昊,摇着头说,“没有,她们没有打我。”



“王昊,你这个王八犊子,你今天不给我个交代,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们家小倩还没嫁到你家,你就动手打人,这要是嫁到你家了,那还不得被你打死!”



刘大娘再次激动起来,说着又要冲到王昊面前动手,王昊立马瞪了她一眼,“站住!你说我是王八犊子,你怎么不问问,你家女儿做出什么事情?”



说着,王昊蹲下身捡起一块板砖,“别仗着人多就来欺负我们王家,我告诉你们,这事儿你们不来找我,我都会去找你们!”



刘大娘带来的人看到王昊捡起搬砖,尤其是王昊脸上那冰冷,让他们担心了起来,急忙过去拉住刘大娘。



“你家女儿,在我爹的头七还没过,在我爹的灵牌前羞辱我,羞辱我爹,要求退婚,然后又带着她城里的狗屁男朋友来灵牌面前闹,这事儿你怎么不说?”



“退婚很简单,我没意见,但是我爹给你们的礼金钱,你们要一分不少的退回来,要不然,这事儿我跟你们没完,反正我现在就这么一个人,爹也不在了,要来横的,我也不怕你们人多!”



“狗屁,我们家女儿什么样,我不清楚?你这是在污蔑我女儿,好啊你个王昊,打了我女儿,还想污蔑她,你这是想耍赖是吧?我告诉你,退婚的事情,我答应了,但是礼金你别想拿回一分!”

“到底是谁在玩赖?你们刘家人拿了钱,女儿又不肯嫁,你这是在拿女儿骗礼金钱!”



刘大娘听到退钱的事情,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死活不退,情绪反而更加激烈,王昊还没开口,忽然看到徐姨跟村长从外面走进来。



“吵什么吵,还没到你们家门口,就听到你们在吵,什么事儿非要闹的这么大?”



村长叫吴老彪,身胖脖子粗的,四十来岁,在村子里的威严挺大的,看到他来了,刘大妈立刻过去拉着村长的胳膊,大哭了起来,“村长,你来的正好,你看看王家这是做的什么事儿,王昊连我女儿都打,这还没进门就打人,这要是进了门,那还有说理的地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23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