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舒服死了 夜晚在大炕上偷的弄

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舒服死了 夜晚在大炕上偷的弄

 “不要——我不挖你眼睛了,你快点用力把我拉上来。”可以活的话,谁也不想死,韩冰刚刚看到了生存的希望,她可不想前功尽弃。这傻子脑子不正常,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万一吓坏了他,他一放手,那一切就完了。不能因小失大啊,被他看看又不会掉一块肉,反正他什么也不懂,看就看吧。

  为了活命,韩冰决定忍辱负重。之前她让楚传宗放手,是不想连累他,现在她知道了楚传宗有能力将她救上,当然不会让他再放手了。

 文学

  “那一起用力,加油!”楚传宗说完,又开始将韩冰往上拉。

  楚传宗的手从韩冰的腿,又到她的腰,一步步将她往上拉……

  “混蛋,快放开你的手……”韩冰突然又喊道。

  “韩冰姐,你真的要让我放手啊?”楚传宗傻傻地问道,他心中当然知道韩冰为什么要叫他放手,因为此刻他的双手正好抱在了韩冰那两座好大好白之中。那手感,好的实在没法说!

  “不要放!千万别放!”韩冰担心楚传宗这个傻子真的放手,急忙大喊道。

  “一会让我放,一会又不让我放,到底是放还是不放,你搞得我好混乱啊!”楚传宗不介意先玩弄一下韩冰,再将她救上来。谁叫她刚才追得那么凶?

  “不放,我决定了,不放,千万别放,你快点将我拉上去!”韩冰说道。

  “哦。”楚传宗应道,但是双手却是原地踏步,寸步难移的样子。

  “你怎么还不把我往上拉啊?”韩冰哀嚎道。

  “我快没力气了,拉不动了啊,你先让我歇一会,我一个傻子,能将你拉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了不起了,你别对我要求太高啊!”楚传宗一副已经尽力了的样子说道。这虎妞刚才破坏了自己赚钱的机会,现在自己又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救她,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不收点福利怎么行?

  有便宜不占,那才是真正的傻子!

  韩冰气结,迟不没力早不没力,偏偏到了最关键的部位就没力,为傻子是不是故意的啊?

  但现在有求于人,韩冰也不敢发作,万一楚传宗是真的没力了,逼着他往上拉,他手一软,就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楚传宗师出有名,光明正大的抱着韩冰足足歇了五分钟以上,过足了手瘾之后,才又开始发力。

  经过一番努力,楚传宗和韩冰有惊无险地回到了迷魂坑上面,然后两人都躺在地上喘着大气。

  韩冰身材丰满,可能是经过训练的缘故,体质比较结实,她的体重其实不轻,楚传宗其实也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她拉上来了。而韩冰死里逃生,心有余悸,所以想歇一下平复一下心情。

  韩冰歇够了之后,就整理好衣服坐了起来,然后问道:“传宗,你怎么突然这么厉害啊?竟然能将我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楚传宗早就猜到了韩冰会有此一问,他说:“我天生神力啊,只是平时没什么机会表现而已。”

  这个理由韩冰勉强也能接受,因为通常傻子的力气都是比较大的。傻子也会有傻子的过人之处,力气大是他们的特点。

  韩冰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又问道:“你刚才拿着的那一袋钱呢?快交出来!”

  楚传宗没想到自己将这个女警从鬼门关救了上来,她不但没感激,还要自己将那袋子钱交出来,真是太不可理喻了!

  “那袋钱啊,刚才在救你的时候,我将袋子扔了,不然我抓着袋子哪腾得出双手来救你啊?”楚传宗的脑子急转弯,找出了一个非常好的理由。这钱是给梦韵姐的赎身钱,楚传宗无论如何也不会给韩冰缴去的。

  “扔哪里了呢?”韩冰仍不死心,问道。

  “当时情况危急,当然是扔到迷魂坑下了,如果你想要,就跳下去捡吧。”楚传宗说道。

  “……”韩冰满头黑线,刚刚从迷魂坑边捡回了一条命,这傻子竟然又让姑奶奶跳坑送死,你以为姑奶奶跟你一样傻啊?

  “楚传宗,我问你,你刚才是不是在赌博?”韩冰又问道。

  楚传宗心道,如果我承认了,以你的性格肯定也会将我抓回去的,我才不上人的当!

  “我说韩冰姐,你的智商怎么比我还低啊?我一个傻子,怎么可能懂得赌博这种这么深奥这么讲技巧的娱乐?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才会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的啊?”楚传宗说道。

  竟然被一个傻子说自己智商低,韩冰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她总觉得楚传宗今天说话和往时有些不一样,很多话完全不像是一个傻子所能说出来的。

  “好了,你没赌就好,赌博害人不浅,很多家庭就是因为有人赌博而导致家破人亡。万一让我知道你也赌,就算你是傻子我也会抓你的。”韩冰警告道。

  “韩冰姐你就放心吧,我家这么穷,就算我懂得赌博,我也没钱赌啊!”楚传宗说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吧。”韩冰说完,就站了起来。

  “韩冰姐,你先走吧,我还要歇一会,太累了。”楚传宗才不想跟韩冰一起回去,因为等下他还要将那袋钱带回去,不能让韩冰发现。

  “那好,你注意安全,歇够了之后就早点回去,别让你姐担心。”韩冰说完,就走了。

  楚传宗看着韩冰走完了,才敢从草丛中拿出那一袋钱。他数了数,一共四万五千多块!

  这次赚大发了,可以暂时改变一下家里的生活条件了!

  楚传宗提着钱,兴高采烈地走回去。

  此时天色已黑,当他走到青龙湾附近时,突然听到路边的草丛中沙沙作响,定眼一看,见到一条巨大的黑蛇正在草丛中爬行,正是今天中午在玉米地见到的那一条黑蛇!

  楚传宗心中大喜,之前赌赢的时候本来就打算买一块猪肉回去给梦韵姐补补身子的,可是因为韩冰来抓赌破坏了计划,现在村口卖猪肉的早就收档了。赚了这么多钱,今晚没肉庆祝怎么行呢,就抓这条蛇回去庆祝吧,蛇肉比猪肉不知要好多少倍呢!

  下定主意,楚传宗便开始捉蛇。可是那条黑蛇似乎感觉到了楚传宗要抓它,它马上就飞快地跑了。

  如此的美味佳肴,楚传宗又岂会轻易放过?他马上追了过去。

  黑蛇跑得快,楚传宗也跑得快,一直紧追不舍。这条黑蛇是朝青龙湾方向跑的,楚传宗一直追到了青龙湾岸边,才将蛇按住,然后拾起一块石头,砸在黑蛇头上,将黑蛇砸死了。

  楚传宗提起蛇,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青龙湾中漂浮着一具尸体!

  纵是楚传宗这样艺高胆大的人,在这暮色苍茫的气氛中突然看到一具浮尸,也是吓了一大跳。

  “这里怎么无缘无故有浮尸啊?难道青龙湾中真的有青龙作怪?”楚传宗镇定了下来,决定仔细看看这具浮尸到底是谁。

  此时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借着微弱的光线,楚传宗发现这具尸体是女尸,是仰面浮着的。

  当楚传宗看清那女子的容貌时,他的心顿时崩溃了!

因为这具女尸竟然是李桃花!

  李桃花,是楚传宗恢复正常后迷恋上的第一个女人,除了梦韵姐之外,目前他最在乎的人就是李桃花了。而现在李桃花竟然转眼之间在青龙湾香消玉殒,让他怎么不心碎?

  桃花嫂子怎么会死在这里啊?今天中午她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难道是因为中午在青龙湾的事被吴财运发现了,一气之下把她打死,然后抛尸青龙湾的?又难道是因为她在青龙湾洗澡,触犯了龙威,所以把她害死了?

  楚传宗心中生出了许多疑问,他觉得李桃花的命实在是太苦了,年纪比自己的梦韵姐还小一些,长得这么漂亮却嫁给了吴财运这个人渣,要是她的死真的跟自己有关,那自己实在是罪孽深重。

  楚传宗一时不能接受李桃花玉殒青龙湾的事实,决定先将李桃花捞上来,看看还没有没救。于是他连衣服也不脱就马上跳进湾中,将李桃花背了上来。

  上了岸,楚传宗将李桃花平放在岸边,发现她还有血色,可是楚传宗用手探了探她鼻子时,发现已经没有了呼吸!

  楚传宗不甘心,又探了探她的脉搏,然后惊喜地发现还有微弱的跳动!

  楚传宗顿时大喜过望,只要还能心跳,那就好办了!他已经深得迷魂坑下那神秘女子的医术真传,对于抢救溺水的人他当然知道怎么做,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莫过于人工呼吸了。

  人命关天,楚传宗绝不拖泥带水,马上展开抢救行动,对李桃花进行人工呼吸,而且做胸压,帮助她恢复呼吸和心跳。

  经过一番努力,李桃花渐渐睁开了眼睛了。

  “传宗?怎么是你?你为什么要救我啊?”李桃花一醒来就问道。

  正在给李桃花做胸压的楚传宗,见到李桃花醒了过来,惊喜地说道:“嫂子,你终于醒了啊,太好了。快告诉我,是谁杀你的,我一定替你报仇!”

  李桃花伤心地说道:“没有人杀我,是我自己跳湾自尽的。”

  楚传宗惊愕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跳湾自尽?”

  李桃花坐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传宗弟弟,我命苦啊,我瞎了眼嫁了一个死性不改的烂赌鬼老公,他一直不务正业,整天沉迷赌博,麻将,金花,三公无一不赌,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变买了。昨天他才刚答应我不赌了,但是刚才我又听说他借了刘富贵一万块高利贷去赌,他之前已经借了两万没还。家里已经一穷二白,穷得没米下锅了,他还借高利贷去赌,我不想活了。”

  李桃花是刚才警察来抓赌时,听到有人说吴财运又借高利贷去赌,她一气之下,就跳青袭湾自尽。溺水时间并不是很久,不然楚传宗宗就算有再高的医术,也无法让她起死回生。

  楚传宗听了李桃花的哭诉,才深刻理解了韩冰严厉抓赌的用心良苦。赌博,真的会导致家破人亡啊!

  “嫂子,你别这么想不开啊!如果跟你老公实在过不下去了,你可以选择离婚啊,这年头离婚是很正常的事情。”楚传宗说道。心想,自己要是娶到像李桃花这么漂亮的老婆,估计得天天都抱着她不愿下床,哪里还会有心思去去赌?

  李桃花有些惊讶,这个傻子竟然会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而且他刚才还懂得人工呼吸这种抢救方法,跟之前对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啊!

  “唉……”李桃花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如果再嫁,也未必会嫁得好。”

  “会的,你长得这么漂亮,如果再嫁,一定会嫁到一个好老公的。”楚传宗说道。

  “不会的,再婚的女人,很难嫁出去的,就算嫁出去,也会被人嫌弃的。”李桃花忧伤地说道。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楚传宗也不好一直劝李桃花离婚,不然容易让人怀疑自己别有用心,只好说道:“嫂子,你没有钱,可以跟我说啊,我现在有很多钱,我给你一些吧。”

  说完,楚传宗从袋子里抓出一把百元大钞,递到了李桃花面前。目测不少于五千块。反正还不没攒够十万块,拿出几千块也没什么,大不了改天再赌,赢回来。

  楚传宗是真心喜欢李桃花的,要不要自己也要给钱梦韵姐还债,他将手中的这袋钱全部给了李桃花也在所不惜。但目前梦韵姐的婚期迫在眉睫,更需要这笔钱来还债。同时楚传宗也担心,要是将钱给了李桃花,万一被吴财运发现,又拿去赌了呢?

  所以楚传宗觉得先给五千块比较合适。五千块在农村来说,其实也不少了。等解决了梦韵姐的事情后,到时有钱了再给一些李桃花也不迟。

  李桃花见楚传宗突然给自己这么多钱,惊讶极了:“传宗弟弟,你真傻啊,无缘无故给我这么多钱干嘛?你家也穷,这些钱你留着给你梦韵姐,我不能要。”

  “我袋子里还有很多呢,我会将剩下的交给梦韵姐的,这些钱你就拿着吧。钱对我这样一个傻子来说就像树叶,没什么用,不知道要来干嘛。”楚传宗视钱财如粪土,将一个傻子的本质演绎得淋漓尽致。

  李桃花见到楚传宗的袋里果然还有很多钱,至少有好几万,她更加惊讶了:“你哪里的这么多钱?是不是偷来的?”

  “嫂子说什么话呢?这些钱我不是偷的,是捡来的。”楚传宗傻笑道。

  “捡来的?你从哪里捡来的?”李桃花惊讶地问道。

  “从赌场那里的捡来的啊!刚才警察来抓赌的时候,那些人全都跑了,我看到桌面上有很多钱,就捡进袋子里带走了。”楚传宗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警察有没有追你?”李桃花当时不现场,很多具体细节都不知道,只是听说吴财运借了高利贷,警察来抓赌的时候他正好输光走了,没有被抓。

  “被韩冰姐追了一下,我带走了这么多钱,你别告诉她啊!”楚传宗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她的。”李桃花说道。她虽然不赌,但是也知道一些不成文的规则,通常警察来抓赌的时候,桌面上的钱谁能拿走就是谁的,事后都不会有人来追问,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能从警察那里虎口夺食。

  “那你快收下这些钱吧!”楚传宗将钱塞到了李桃花的手中。

  李桃花现在一穷二白,的确很需要钱,只好收下了。

  “谢谢你,传宗弟弟,你是我的大恩人啊!等嫂子以后有钱了,再还给你。”李桃花感激地说道。她觉得自己跟这个傻子真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先是身体被他看光,后又是他救了自己,现在又给这么多钱。要不是因为有婚姻在身,真想以身相许了。

  “嫂子不用客气,这些钱不用还了。如果以后有困难,可以再找我。我要你答应我,好好活着,一定不能再自寻短见了。你想想,如果你死了,你的父母得有多伤心啊,我也会很伤心的!”楚传宗说道。

  “好,嫂子答应你。嫂子刚才已经死过一次,不会再自寻短见了。我刚才只是一时想不开,现在已经想通了,为了这种渣男自杀,真的不值。”李桃花现在冷静了下来,的确不想再寻死了。因为她觉得楚传宗说的很道理,如果自己死了,自己的父母一定会很伤心的。

  “那太好了。”楚传宗开心地说道。

  “对了,现在天色已黑,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的?”李桃花问道。刚才她来青龙湾轻生的时候,周围可是一个人也没有的。

  楚传宗指了指旁边那条已经被他打死的黑蛇,说:“说起来多亏了这条黑蛇,是它将我引到了这里的,然后才发出了你浮在水面,不然我也不能救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254.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