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夹好上课(H)|玩弄大学同学新婚娇妻小说

笑着笑着,不知是怎么回事儿,两个人就笑到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发起的主动,两个人的身体也凑到了一起。


酒精的作用让两个同病相怜的沦落男女,紧紧地抱在一起……

 文学

正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酒醉灯迷万堂春。这一夜,一对喝醉的男女尽情地甜甜徜徉在暧昧的海洋之中,欧阳梦娇给予了黄星他结婚半年来没有享受到的温暖和抚慰。他像个永远不知疲惫的战士。而欧阳梦娇像是一条风情万种的美人鱼,时而温顺时而狂野。


这一晚上多少次,就连黄星也记不清了,虽然酒劲一直没有消退,但他却清醒地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畅快与淋漓。


第二天早上,二人仿若是心有灵犀,同一时间醒来。忆及昨晚一事,黄星满心歉意,但欧阳梦娇却羞怯地笑了笑,光着身子从被窝里钻出来,在黄星面前坦然地一件一件穿衣服。她的身材的确很好,甚至比赵晓然还要好。


不过他也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昨天晚上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跟欧阳梦娇发生了关系?人家毕竟还是个青春小女生。正在黄星暗暗思忖的时候,欧阳梦娇突然捂了捂小腹,说是有点儿疼。黄星意识到是昨晚或者过于猛烈了,想说出‘对不起’但没说出来,他觉得别扭。就拿这一晚艳遇来说,他都觉得莫名其妙。就好像是天上突然掉下了一个大馅饼,不偏不倚地砸到了自己脑袋上。


欧阳梦娇穿上了那套湛蓝色工装,然后坐在床头蹬上鞋子。黄星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突然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欧阳梦娇,在此之前,她一直是黄星欣赏的时尚性感小女生。当然,只是欣赏。但就在昨晚,他竟然与她发生了这种事。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呢,还是该反省。小桌上的筷子和遗留的那一小块蘑菇还在,似乎在陈述着昨晚一事的起因。黄星依稀地记着,先是自己和欧阳梦娇的筷子夹在了一起,然后两个人就稀里糊涂地搂在了一起……他简直不敢想象,生活中竟然还有这种艳事!


欧阳梦娇穿好衣服后,竟然异常坦然地在黄星身上拍了一下,笑说:懒猪起床了,太阳快要晒屁屁了!


黄星很惊异她还能笑的出来。


他掀开被角往里瞧了瞧自己的身体,脸一下子变得滚烫。至少,他不敢像欧阳梦娇一样赤着身子站起来,让对方瞧到自己身体所有的奥秘。尽管,这种奥秘从昨天晚上开始,已经变得不再是奥秘。欧阳梦娇洗了把脸梳了头,然后哼着歌出去买早餐了。


黄星几乎是惊魂未定地迅速穿好了衣服,用冷水狠狠地洗了几把脸。这一场不是梦的梦,太真实又太魔幻,让他突然间像是失去了方向感。但是回忆起昨晚的快慰与澎湃,一时间,他竟然有了一种由衷的感慨,这辈子能有这么一回,死也值了!


但他突然又被自己的这个感慨,吓了一跳。


不一会儿工夫,欧阳梦娇买来了几根油条和两盒豆浆。黄星几乎是很尴尬地与欧阳梦娇坐在一起吃饭。欧阳梦娇只吃了一根油条便饱了,掏出纸巾来擦拭了一下嘴巴,要去上班。临走出屋子之前,她突然凑到黄星耳边说了句:你昨晚真像一个战士!


黄星疑惑地问:为什么?


欧阳梦娇知道他问‘为什么’,不是问为什么像个战士,而是无数个‘为什么’的总和。比如说昨晚为什么会和黄星发生关系;发生关系后为什么会这么坦然甚至是兴奋……但欧阳梦娇暂时不想回答,尽管她心里有自己认为比较合乎逻辑的理由。但她知道,这种理由,对自己来说是合理的,但是对黄星来说,却恰恰相反。


她笑了笑,她的牙齿很白,让黄星忍不住想问她用的什么牙膏,自己也借鉴一下。


欧阳梦娇没回答,黄星也没再追问。他姑且把这一切当成是一个谜。至于谜底,知与不知恐怕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事难以诠释。就比如说,男女之间的感情,以及两性之间的奥妙。


欧阳梦娇本来已经走出了屋子,但她马上又返了回来,冲黄星道:对了你不是工作丢了吗,要不你先到我们公司试试?


黄星眼睛一亮:什么工作?


欧阳梦娇微微一思量:适合你的主要有,仓库管理,销售代表,还有,还有售后。


黄星苦笑:我都没干过。就当过两年保安。


欧阳梦娇笑说:没关系的,可以学。我们公司的工作没多少科技含量。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上午先跟领导说一下,下午的时候给你消息。


黄星点了点头:谢谢。


欧阳梦娇哼着歌去上班了,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黄星突然觉得,自己也并非是一无所有。老婆走了,一个完整的家没了,但她却突然有了欧阳梦娇。尽管,他知道欧阳梦娇的出现,也许仅仅是过眼云烟不会长久,但他坚信这位漂亮姑娘给他带来了二十几年从未享受过的震撼。


黄星本来想出去买份智联招聘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工作,但是考虑到欧阳梦娇这边正在为自己争取,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他曾在保安界创造过一定的成绩,但他不再想触及那份工作。那已经化作一种伤,永远地铭记在了黄星的心里。他决定改变自己,他不相信,偌大的一个省城,就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舞台。


黄星在出租房里看了一上午关于行政管理方面的书籍,他喜欢看书,也喜欢提笔写点儿东西,最近甚至还萌生了写小说的念头,想通过手中的笔,勾勒出一个半真实半虚幻的人生轨迹。现实充满了悲剧的色彩,他是想借助虚幻来满足自己对美好的追求,对生活的热情,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中午十二点,黄星合上书,准备去附近的金德利快餐店改善一下生活。关门的瞬间,他情不自禁地瞄了一眼床上那战斗过的痕迹,他没准备去收拾整理,当然更不会把这当成是一种荣耀。顶多,是种回忆,是种深刻的回忆。


步行穿梭在省城繁华的街道上,各式各样的轿车在马路上飞驰,构绘出一种特殊的旋律,衬托着别人的富有,和黄星的贫穷。黄星憧憬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在省城有套房有辆车啊,这种憧憬既美好又残酷,深深地掘铲着黄星的心。一辆奥迪车突然在身后疯狂的鸣笛,黄星这才猛地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行车道上。那辆奥迪车在他身边经过时,故意放慢了速度,车主打开车窗冲黄星骂道:眼睛长屁股上去了,找死啊是不是?


黄星一笑了然,他心里暗想,没有素质的有钱人,算是真正的有钱人吗?


在金德利快餐店兑换好代金券,黄星见排队的人很多,于是直接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但黄星这一等,排队买饭的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队伍越来越长。各个窗口都挤满了人。这气势有点儿像是火车站上排队买票的境况。黄星正要站起来加入到拥护的队伍当中,一个非常有气质的漂亮女人,突然朝他走了过来,笑了笑。


黄星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回头瞧了瞧,才敢确定她的确是在冲自己笑。


漂亮女人将自己那盘丰盛的饭菜放在餐桌上,冲黄星说道:这位先生,我的饭吃不了了,正好你还没买饭……


黄星马上意识到了这女人的用意。


但他随即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冲漂亮女人道:我很欣赏你这种节约精神,但是对不起,我不太喜欢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

漂亮女人脸上稍微尴尬了一下,但还是笑道:先生你误会了,这饭我刚买好还没动过。这不,刚刚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要约我一起吃饭。所以……


原来是这样!黄星低头瞧了瞧她的餐盘,的确没有吃过的痕迹。但是黄星还是有些别扭,他觉得这样接受一位陌生女人的馈赠,有种道不出的尴尬。漂亮女人像是看穿了黄星的心事,将餐盘推到黄星面前,笑说:就当我请你吃顿饭,下次你得请我!


好聪明机智的女人!她这样一说,相当于保全了黄星的面子,让他不至于尴尬。至于让黄星回请她这事,鬼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遇到这个女人。


黄星想说句‘谢谢’,那漂亮女人却抢在了他的前面,说了句‘谢谢’,然后踩着高频率的脚步声,走出了快餐店。


黄星将这免费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吃进嘴里,咀嚼出来的味道,却是自己人生的苦辣酸咸。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嚼出甜味儿。


刚刚吃过饭,黄星接到了欧阳梦娇打来的电话。欧阳梦娇告诉他,下午两点去公司填写入职申请表。黄星满怀期待地等到了下午一点四十五,然后走进了欧阳梦娇所在的那家公司。实际上,欧阳梦娇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正在发展中的私人企业,名叫鑫缘通讯公司,是一家主营通讯类产品和业务的多元化公司,办公地点在宝林大酒店写字楼四、五层。


鑫缘公司毕竟是家私人企业,从黄星走进公司的第一时间里,他便感觉到了公司管理方面的凌乱。虽然看起来这家公司办公面积比较大,足足占据了两层楼三四十个办公间。但是楼道里脏兮兮的,像是好几天没有打扫过,正对楼梯口的接待室文员,随手就将一个大纸团子扔到了地上。而且对于黄星这位来客,根本没有人站出来迎接询问。直到欧阳梦娇踩着嗒嗒嗒的女士皮鞋声走了过来。


欧阳梦娇把黄星带到了一个写着市场部经理名称的办公室里,一个被称作曹经理的矮胖中年男人让黄星填了一份表格,问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情况后,便当场决定要留用他。具体岗位是销售售后,工资不高,试用期七百五,三个月后视其表现会酌情增加。黄星稀里糊涂地应下,曹经理让欧阳梦娇带着黄星了解一下公司情况。


欧阳梦娇带着黄星参观了四五两层楼的各个办公间,黄星很快对这家公司有了基本和初步了解。在某些程度上来讲,鑫缘公司算得上是一家阴盛阳衰的公司,女员工占到百分之九十以上。除却一个售后一个主管和几个部门经理是男性外,其他的全是娘子军。就连公司的大小老板,也都是女性。这家公司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正规,但是经营的业务各类却不少。通过欧阳梦娇的介绍黄星了解到,公司主要经营:一、移动、联通、网通的各类业务代表,比如说无线话机以及其它增值业务;二、手机生产、批发、直销。公司在济南有三个卖场以及十几个小专柜;三、诺基亚、酷派、三星等手机品牌在济南的特约售后维修站。


简单地熟悉了一下后,欧阳梦娇带黄星回到了曹经理办公室。曹经理顺手从桌子上拿过一个无线话机,对黄星进行了一系列没有太多科技含量的培训。原来这无线话机是鑫缘公司主营的业务之一,也是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推出的一项惠民业务。无线座机电话,综合了座机电话和手机的功能,外表像是一台座机,但可以充电,插特殊的sim卡。最重要的是资费便宜,长途一毛二分五,市话只有六分钱每分钟。其实说白了,这种无线座机业务,是电信运营商们抢占市场的手段和筹码,而鑫缘公司则通过代理他们的业务,赚取话费返利,话机差价。


黄星是个聪明人,他很快便学会了安装和维修这种无线座机电话的要领。


就这样,黄星稀里糊涂地当上了鑫缘公司的售后。但实际上,黄星并没有太看重这份工作,因为这并非是他的追求。然而他需要生活,就得姑且先干一份工作,在满足自己日常所需的情况下,骑着驴找驴,往往要明智的多。至少自己不会因为没有收入而饿肚子。


然而黄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不经意的选择,奠定了他传奇般的人生。


做售后其实是一项相对比较自由的工作,有的时候连续好几天没有事做,有的时候一天要去好几家客户那里维护话机。黄星闲来无事的时候,也跟着销售人员学了两招,兼向做起了电话营销。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相当有亲和力,一个月时间,他谈成了十二个客户,获得了八百元的销售提成,加上工资,正好一千六。


发工资这一天,黄星相当兴奋。在菜市场上转来转去,买了几样相对比较实惠的蔬菜,半斤猪肉回到出租房,他准备和欧阳梦娇一起改善一下生活。这一个月的时间,欧阳梦娇一直充当了他的生活助理的角色,自从那一夜之后,欧阳梦娇晚上经常光顾黄星的房间,当一切都轻车熟路之后,二人便不知不觉地吃在了一起,住在了一起。


对于黄星来说,如果说赵晓然带给他的,是背叛是痛苦;那么欧阳梦娇恰恰带给了他惊喜和补偿。她给予了黄星赵晓然不能给予的一切。


黄星想亲自动手为欧阳梦娇炒几个好菜,却没想到,欧阳梦娇竟然和他同样的心思,没过多久便提着一大塑料袋蔬菜肉食赶了回来。二人禁不住为彼此的心有灵犀而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她吻了他,说是英雄和美女所见略同。


二人一齐动手,六个香喷喷的家常菜上了桌。


黄星迫不及待地拿筷子尝了一口炒蘑菇,说:香,真香。


欧阳梦娇俏皮地问:有我香吗?


黄星一愣,笑说:都香。


欧阳梦娇凑过来让黄星闻她身上的香味,猜是用的什么香水。黄星猜不出,说吃完饭好好猜一猜。欧阳梦娇笑着望了一眼床上,脑海之中回荡起了曾经的惊涛骇浪,眼神当中绽放出无尽憧憬。


他们重复地碰杯对饮,醒眼看花花更醉,黄星突然间觉得,这欧阳梦娇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她年轻漂亮,时尚风流,她不仅给自己带来了身体上的欢愉,还为自己带来了一份勉强说的过去的工作。她是个福星,他要好好地感谢她。


刚刚领到工资的打工者,往往有着一种高昂的斗志和情愫。他们在一种似醉非醉的状态中抱在一起,互相撕掉着,纠缠到了床上。


一番盘龙云海之后,战斗告一段落。欧阳梦娇躺在床上享受着冲击波带来的强烈余浪,两只脚搭在黄星健壮的背部,半闭着眼睛说道:猛男!不去拍三级片,你真是屈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288.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