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17个农民工玩的校花公车|丝袜柳梦若12章

“我和你爸就小亮小斌两个儿子,小斌又是这么个情况,现在正常的男人娶老婆都难,更别说小斌了。这样一来,我们老张家是要断种了啊!”老妈的声音越发的惆怅。


“所以,妈想和你商量一下,你身体不是好的吗?只要有男人的那东西就能怀孕,你看能不能让小斌和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老妈话里的意思,嫂子已经大声拒绝了:“不行,我不同意,现在是新时代新社会,不能这样。”

 文学


房间里又是一阵沉默,这会我也反应过来了,原来老妈说想让嫂子跟我借种?


虽说借种这种事在农村不是没有,但我压根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啊!我过转念一想,要是真能和嫂子那个的话,好像也不错,我现在对嫂子可是喜欢得紧。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妈又说道:“慧琳,你先不要激动,听我说。这种事妈知道你一时半会难以接受,但是在农村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啊,小斌又是这个样子,你嫁林张家总得为张家的香火想想吧?你真忍心看着张家断了香火?算妈求你了行吗?孩子终究不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吗,都是一家人……”


听到这里,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嫂子白嫩多汁的身体,嫂子只比我大四岁,今年才二十二,也是如花似玉的年纪。


“不行,妈,不行。”嫂子还在坚持,她脸色很严肃,眉头紧皱道;“要是让别人发现的话,我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而且小斌是我小叔子啊,哪有嫂子跟小叔子借种的?”


嫂子说的面红耳赤,频频摇头。


我妈这会脸上也是越来越难看,叹了口气又道:“慧琳,妈知道你是个见过世面有文化的人,一时没有办法接受,妈不求你马上答应,你好好想想可以吗?妈下半辈子给你当牛做马都行。”我妈一边说着,一边在眼角抹着眼泪。


嫂子脸色微微缓和自己一些,微微叹气道:“妈,我知道你的苦心,但这事我真接受不了,关于孩子的事,我和小亮在想办法吧,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一定有办法的。”


我妈埋着头叹了口气,“慧琳,既然如此,妈也就跟你直说了。其实,这个办法也是亮儿提出来的,她这次匆忙回来,就是征求我们的意见。”


“不可能!”嫂子豁地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是小亮让我和小斌……借种?”


我看见嫂子满脸震惊,一副惊愕的样子,心里也是被吓的不轻。我哥早上临走前还叮嘱我别犯傻欺负嫂子,这会咋又变成了让我和嫂子那啥了?


不会是老妈骗嫂子的吧?


不可能!我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要是老妈骗嫂子,这事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戳穿,我妈不会这么傻。也就是说,这事真是我哥的主意?


想到这我也吓了一跳,这借种的主意居然是我哥想出来的?


他愿意把他媳妇给我睡?


“慧琳,这种事妈能骗你吗?你可以随时打电话问亮儿啊!”我妈苦笑了一下,叹气道:“我实话告诉你吧,亮儿这次出差,一方面是为了工作,但更重要的还是这事,他早上之所以走的匆忙,就是没法面对你,他是爱你的,但是为了张家的香火……”


“别说了!”嫂子双手捂着耳朵,用力摇头道。


窗外的我,听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了,难道这就是人们口中的傻人有傻福?


嫂子沉默许久,才又开口道:“妈,这个事我还是要打电话问小亮。”


“好,都依你,你自己打电话问。其实吧,慧琳你也不用紧张,小亮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最后还不得都听你的?”老妈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完老妈的话,我看到嫂子脸上突然升起一抹红晕,而我一时心里五味杂陈。

下午,我如往常一般在院子鼓捣我爸给我做的那堆木头玩具,我以前每天没事,就是这些玩意陪伴我,日子久了,就习惯了,就算脑子恢复正常了,这习惯一时半会也丢不掉了。。


我玩的起劲,忽然听到背后有脚步声,是那种清脆的鞋跟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嫂子来了。


随后一阵香风扑鼻而来,我抬头,就看到嫂子已经在我对面蹲了下来。


“小斌,玩什么呢?”嫂子一脸温和笑意的说道。


“玩具。”我抬头看了她一眼,闷声说了一声,然后继续埋头。


这时嫂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不是早上那种宽松的T恤陪短裙了,而是一身纯白的连衣裙。裙子将嫂子身体的轮廓勾列出来,看的我心头一荡,如仙女下凡一般。


“好玩吗?”嫂子伸手捡起地上一块木头道。


一股子香子冲进我鼻里,嫂子身上的味道就是好闻。


“嗯,喜欢!”我头也不抬的道。


“那嫂子陪你一起玩好不好?”嫂子笑吟吟的看着我。


这时我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好,小斌最喜欢嫂子了。”


嫂子展颜一笑,自然的捡起地上的木块开始和我一起拼凑,过了一会,嫂子突然开口道:“小斌喜欢嫂子哪里?”


听了这话,我心里开心的不行,嗡声回道:“只要是嫂子,哪里我都喜欢,我以后要娶跟像嫂子一样的女人。”


嫂子扔了手中的木头,拍了拍手笑道:“小斌真有眼光……”随后话锋一转,继续道:“那小斌会一直听嫂子的话吗?”


“嗯。”我看着她用力点头。


“只要小斌听话,嫂子就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这下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听嫂子的意思,之前借种的事看来有希望了啊!


我强忍着欢喜,面无表情呆滞的道:“哥会打我的。”


“不会,只要你听嫂子的,你哥就不会打你了。”


“那我以后能经常帮嫂子按摩吗?”我得寸进尺道:“我最喜欢帮嫂子按摩了。”


嫂子听了我的话,脸上有些不自在,嘴里却道:“可以啊,不过不能告诉任何人。”


“好。”我笑了。


这时嫂子站了起来,又道:“对了小斌,妈下地去了,我发现她忘了带水了,我想给她送去,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嗯,我知道在哪。”我站起来,带着嫂子出了门往后山的苞谷地走去。


路上,几个村民见到我们,打了招呼。他们眼里是两种目光,一种是贪婪,那是看我嫂子的。一种的不屑,那是看我的。


嫂子人生的好看,打扮时髦,身材更是没得说,任何一个男人的看到了,总会忍不住的往那方面去想。


当然,只能是想想而已。


村子靠后山的地方种的都是玉米,看起来非常壮观。


我和嫂子又往前走了一里地,快到山脚下,我就听见旁边一阵玉米地有动静。


是一种极其压抑,并且似哭非哭的声音……

“小斌,你听见声音没有?”嫂子停了下来,有些紧张的抓着我的手。


嫂子手上冰凉感觉传来,让我心头一荡,转头不解的道:“什么声音?我没听到啊。”


我四处看了看,发现这块地是村东头张二叔家的,他们两口子去城里干活了,这个时候在他地里的绝对不是他们。


“大白天的不会闹鬼吧?”嫂子把身子往我靠了靠,显得很是恐慌。


苞谷地很深,人走在小路上根本不容易发现,而且在农村,鬼怪的传说从来不少,我之前还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亲身经历的撞鬼事件。


这时我心里也有些发怵,但我是个傻子,傻子是不懂的害怕的,为了不露馅,我只好傻笑一下,抓着嫂子的手往发出声音的地方悄悄摸了过去。


越靠近,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当我们能清晰的听到两道粗重的呼吸声时,嫂子停了下来。


我们两现在浓密的苞谷叶后面,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之前听到的声音根本不是什么鬼怪的声音,而是一男一女把周围的玉米都给弄倒,铺成了一个床,现在正躺在上面呢!


男的这会正在女的身上奋力冲刺,女的两条大白腿被他抬的高高的,嘴里是极度压抑的呻吟。


嫂子按住我的头,示意我蹲下。


“你快点,快点啊,人家要来了!”


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双手在男人的肩膀上到处乱摸。


我认出了正在野战的两人是谁了,女的是二壮的老婆,叫文君,听说是城里人,二壮打工的时候认识个的,两年前嫁到我们村。


村里都文君的风评不太好,有人说她以前在城里人当小姐的,她胸大屁股大,非常招我们村的男人喜欢。


而且,结了婚后,二壮一直都在外面打工,传闻文君跟村里很多男人在乱搞。


以前我以为都是传闻,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碰到了。


就在我可怜二壮娶了个婊子头上绿油油的时候,张龙低沉的声音传来:“臭婊子,我干死你,就知道你骚,看我不把你东西操烂才怪。”


男的是张龙,算是我堂兄,三十多岁的老光棍,长得人高马大的,平时不出门打工,就在家里种他那一亩三分地过日子。


“操死我吧,用力!”文君丝毫没有被张龙的话吓到,而是两条腿夹住张龙的腰,嘴里放浪的呻吟道。


“真是一个欠弄的货!”张龙低笑一声,然后稍微的抽出来,然后猛的一插到底。


“啊!”文君惊呼了一声,随后紧紧的捂住嘴巴,娇嗔的对张龙道:“你轻点啊,都要被你捅烂了。


“嘿嘿,文君,实话告诉你吧,从我第一天见你开始,我就像弄你了。”张龙嘿嘿笑道,说完对着文君白嫩的大胸脯又是一顿猛亲。


“现在不是给你弄了吗?二壮那死鬼一年也回不来几次,人家想要的不得了了。”文君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嘿嘿,只要你愿意,以后包你舒服。”


虽然我心里骂这对狗男女,但我还是非常喜欢他们的激战的,昨晚嫂子借口给我治病让我第一次享受到了女人的好处。

眼前这一幕让我真正见识到女人该怎么弄了,原来就是让我那十八公分玩意捅进女人的身体里。


我偷偷看了一眼嫂子的小腹,寻思着我捅进去的时候,会不会直接捅到嫂子的肚子里?


嫂子没发现我偷看她,而是看着眼前的激战出神,脸上竟然有一丝羡慕之色。


“嫂子,他们在干什么呀?”我故意轻声问道。


“他、他们在玩游戏。”嫂子反应过来,脸红通通的道。


与此同时,我看见张龙把文君翻了个身,让文君像狗一般趴在他面前,然后他扶着那根黝黑发亮的家伙对着文君三角地就捅了进去。


紧接着,一阵清脆的“啪啪”声传来,夹带着文君喉咙里打出来的嘶吼声以及张龙粗重的喘气声。


起初,文君还用手捂着嘴生怕谁听到,但随着张龙猛烈的进攻,她神智已经开始迷乱了,捂着嘴巴的手已经松开,开始还嗯啊嗯啊的叫,后来她就开始求张龙用力了。


文君胸前的两团白肉随着张龙的冲刺摇晃个不停我,我看的起劲,裤裆里的大家伙已经硬的发痛,但是嫂子在身边又不敢轻举妄动。


忽的,我听到嫂子的呼吸声变的粗重了许多,我偷偷望去,发现她的手已经伸到她两腿间了,双目微闭,眉头紧皱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难受的事一样。


显然嫂子看到别人做,就想要了,不由自主的自己弄了起来。


我眼睛瞅着张龙和文君,再看着嫂子在我身边这样搞,下面的反应越发的大。


不过了几分钟,张龙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声,双手抱着文君的腰一阵剧烈的进攻,在文君颤抖的哼叫声音,他身体抖了抖,然后抱着文君的大屁股不在动了。


“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文君屁股被张龙抱着,整个人伏在苞谷叶上,大口大口喘息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30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