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戏替身h,公交车扒开稚嫩挺进去j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徐良才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精神抖擞的去村长老张家。

老张早就等候多时,正在院子中喝着茶水,看见徐良才后,眼睛一眯,呵呵笑道:“良才过来了?怎么着有事?”

徐良才心中直接骂笑面虎,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张哥这一大早的是在干什么?”徐良才说着,走进去。

“没啥,托人买的黑枸杞,据说挺滋润的,要不尝一尝?”老张笑道,给徐良才到了一杯。

 文学

“哟,好东西啊!”徐良才一听,神色顿时露出精光。

这黑枸杞据说极为滋补,是不可多得的强肾之物,徐良才直接一口喝下。心说话,你老张不举就是喝再多的黑枸杞也没用,还不如全部给我呢。

至于老张看见徐良才喝黑枸杞如同牛饮一般,顿时在心中大叫土包子,好东西就应该细细品尝,哪像你这样一口一杯的如同牛饮。

尽管心中鄙夷,但是老张表面上还是没有显示出来。

“良才啊!有件事哥哥是在对不住你……”老张不理会徐良才一脸的不解,自顾自的说道:“先前我村子里分地,我不是把那果园分给你了不是?但是想了想,这件事情实在是有失公允,而且李二狗人家一直都是靠着果园生意,现在果园不给人家……唉……兄弟,你也别怪哥,你也知道,这个村长实在是事情多,还要照护村子里的人……再说了,人家李二狗一家四口,上有老爹老娘要赡养,又取了媳妇,这突然不给人家果园,实在是……”

老张假心假意的做出一副心痛之色,最后更是一咬牙,一跺脚,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兄弟啊!你也别怪罪,就当是帮一下哥哥,那个地,我给了李二狗他们家……但是兄弟你也不要担心,等到有机会哥哥给你更好的。”

若是之前,徐良才一定会大闹,但是现在,徐良才已经学会了隐忍,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他心中也有了计较,要让这个老张知道一下有的人不该惹。

你说有机会,这个机会恐怕是遥遥无期吧!

徐良才在心中想到,也明白这是老张的警告,在这个山村沟沟中,他老张这个一村之长就是天。

徐良才脸上没有流露出异色,笑道:“小事,张哥你安排就好了。”

“哦?”老张一愣,看着徐良才,只感觉这个小子上道,看来那一顿没有白打,一时间也就疏忽了。

亲自给徐良才到了一杯茶水,和颜悦色道:“良才啊!老哥知道你,识时务,你放心,这个机会很快,到时候老哥给你一个很好的差事。”

老张不急着说,先给徐良才画饼:“我可是知道的,咱这个村子要招书记,你也念过书,到时候老哥给上面说一声,你在我手下干,端着一个铁饭碗,好不?”

那年头,给国家办事虽然说工资不高,但是待遇好,大小也算是一个官,手中那个多少有点权力,徐良才还真的是心动。

这一下,半是激动的说道:“真的,张哥,这个行不?”

徐良才有点忐忑的样子看在老张的眼中,让其心中顿时一喜,又道:“那还有假?难道我会骗你不成?咱这个村子虽然一开始穷的连个名字都没有,但是这些年国家号召,我们生活水平上去了,而且国家也有意扶持我们这些乡村贫困县,一个村光有一个村长也不是一个事不是?”

老张一张嘴不愧是能说动王秀梅这个漂亮媳妇的 ,就连徐良才都有些心动。

只是,心动归心动,来的目的他还是不忘的。

这边老张说完,重重的拍了一下徐良才的肩膀,欲言又止的道:“兄弟啊!哥哥给你说的事情考虑的怎样了?”

果然,到真题来了。

徐良才动作一顿,脸色有些难言之隐,缓缓道:“张哥,俗话说女人如衣裳,这事小弟我自然会去说的。”

老张一听 ,顿时面露喜色。

“只是……”徐良才说话一顿,看着老张的眼色带着一股子危险的味道:“张哥,张小波那个货色是怎样的我们清楚,虽然喜欢胡混,但是这小子估计是看港片看多了,特别重视兄弟一起啥的,赵德贵生前还和张小波拜过把子……你说他看上张小花?会吗?”

徐良才并不笨,相反的,他机灵着,有些事情只要一想,就会看出端倪。

老张闻言,表情顿时一愣。

说实话,他昨天说的不过是借口,真正想上张小花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看见徐良才上了自己老婆的时候,老张内心虽然冲动,但是却还是感觉不够刺激,于是便想到和徐良才有染的张小花,打算用这个当成重药来试一下。

至于张小波,他这个叔叔的话他能不听?只是胡乱便了一个借口罢了。

正当老张在心中想怎么圆回来的时候,徐良才只是一笑,道:“不过没关系,只要张哥你说话算话就行。”

老张一定,顿时点头。

这时,里屋的门突然打开了。只见王秀梅衣服松散的走出来,显然没有想到一大早的就会来客人。若无其事的伸了一个懒腰,透着衣服的胸前的挺立在清晨的阳光中格外的亮眼。

这女人,早上居然没有穿……

而且一大早的,王秀梅衣服并没有穿戴整齐,上面两三枚扣子并没有扣上,在V型领口下是喷涌欲出的两片雪白。

大饱眼福的徐良才想到前日的情景,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也不知道是刚才的黑枸杞发生了作用,还是因为其他,只感觉下身有火再烧。

清醒一点的王秀梅才发现家中来了客人,徐良才一双眼睛更是紧紧盯着自己,顿时叫了出声,羞红的脸回了房间。

徐良才抱了眼福。事情也说完,于是也找了借口回去。

徐良才一天没有什么事情,倒是在村子闲逛的时候,看见李二狗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还故意在自己的面前,说要去果园看看那些果树之类的云云……

顿时把徐良才气的不轻。

想要招呼他的时候,却发现李二狗已经一脸的欠揍,骑着小自行车扬长而去。

“迈迈皮的……”

徐良才心中骂了一句,才想起自己的自行车昨天被张小波等人丢到了水渠,想了想,还是蛮心疼的,于是便信步走去,希望捞出来的自行车还能骑。

水渠是农村挖凿用来灌溉田地用的,徐良才村子水渠刚好通长江的支流,于是当年挖水渠的时候,还特意挖的很深,就是怕万一长江水多泛滥。

这样也是有好处,只不过就苦了现在徐良才,跳下去后,水渠已经淹没了自己大半个身子,艰难的趟着水里的淤泥,一边用手摸索着寻找。

迷迷茫茫的,好像是摸到了自行车的车把,徐良才顿时面露喜色,赶忙将自行车提起。

“哎呦……”

自行车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徐良才托起的时候,正好掀开那个东西,不偏不倚的砸到自己脚上。

“啥玩意!”

徐良才一时气愤,放下自行车,捞出那个东西。

居然是一个盒子,而且还是一个四角镶金木盒,原本喷涂的朱红色漆已经退了大半。徐良才一个手就能够抓起,比张小花家的梳妆盒要小不少。

徐良才盒子的样子该是有些年头,想了想将其别在裤腰带上,然后将自行车拖上岸。

还好,一夜的浸泡没有让自行车有什么损失,而且车子也没有变形,到底是凤凰牌啊!质量那可是杠杠的。

徐良才拍了拍自行车的坐垫,然后骑着自行车就往家去。

去田里?现在身上全是淤泥,难不成去出丑啊!

再说徐良才的果园都没了,老张连地都没给,去又有什么意思?

虽然说徐良才如果给老张说一下,他这个村长还是不会违背国家的政策分给他一块地,但是徐良才用脚后跟一想也知道那一定是很不好的末等地。

要是那样的话,徐良才还不如不要。

只是农民靠地吃地,没了地的徐良才心中始终都是不适应,就好像是一瞬间和这个世界脱节了一般。

回到家中,徐良才看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有一间房子,更显着形单影只。

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就着水缸冲了一下水,换了一间干净的衣服后,徐良才就拿着抹布开始擦拭自己的自行车来。

忙活了半天,已经日上三竿,徐良才想到自己还有剩下的几个馒头,干脆,中午热一下,凑活一顿得了。

至于那一身满是淤泥的衣服,徐良才有心丢掉,但是又担心自己没有衣服换,只好一起丢在水缸中,以后再清洗。

这一丢,先前拾起来的木盒顿时漏了出来。

徐良才一愣,有些好奇这木盒中到底是什么东西?

捡起来,就着脏衣服擦拭了几下,将上面的淤泥褪去,木盒的原型也展露了出来。

原来不仅是四角镶金,盒子表面上还有金漆勾勒出的图案,只不过年代已久,还能模糊的看到飞天的神女,却不知具体是什么。

包装的盒子都这样精致,徐良才顿时开始好奇盒子里面是何物,只是锁住盒子的锁眼已经生锈,而且用的还是古代才有的铜锁。

徐良才只希望这里面是古董,于是咬咬牙,拿出家中的锤头,把铜锁打坏。

打开宝盒,里面存放的东西就让徐良才满满的希望落空,居然只是被羊皮纸包裹的书籍。

书本指什么钱啊!

徐良才虽然失望,但是也是有些好奇的样子打开。

这羊皮纸防水性能极好,书本居然没有一丝水分。

打开后,徐良才发现这书本右侧用线封装,是古代书籍才有的装裱方式,该是有些年头了,只是保存的完整,所以和新的无二。

徐良才想了想,翻到书本的正面,上面写着《先天素女经》五个大字。

“怕是方士修炼的秘籍吧!”徐良才半开玩笑,然后打开书本看了起来。

之前还担心会不会文字不通,打开一看,图片多过文字,更好的理解。

徐良才来了兴趣,开始一张张的放开,然后脸色不由得变得古怪。

许久后,当翻看完最后一页,徐良才合上书本,然后脸上的表情古怪。

“这居然是一本双修术……”徐良才苦笑,上面介绍的精要,就连在什么动作应该注意什么,还有在双修前双方的准备都面面俱到。

而且这双修术对男女都好,延年益寿只是基本,男子修炼可以强身健体,女子修炼还有助容养颜的功效。

“要不要试一下?”徐良才来了兴趣,反正现在无所事事,但是一看天色,这会张小花估计是在田里干活。

可是又实在对书上的记载好奇。

无奈之下,徐良才只好是想从书上记载的准备活动开始结合上面的文字介绍,一点一点的尝试起来。

这不尝试还好,一尝试,徐良才又是热血男儿,周身开始滚烫不已,全身上下的肌肉更是开始变得僵硬。

招惹不已的徐良才忍受不住,只好整个人脱光衣服,泡在自己的水缸中,这才舒服了一些。

先前还在怀疑那本秘籍时候骗人的徐良才此刻之后顿时相信不已,对上面记载的功效,更是不在怀疑半点。

只是不怀疑归不怀疑,此刻的徐良才已经一根长枪傲立天地中,浑身火热的还无处发泄。

想了想,徐良才干脆一咬牙,心说话活人不能被这个憋死,风浪起身,穿上衣服后便骑车向地里走去。

现如今正是地里最忙的时候,刚刚播种后,杂草开始肆虐,如果提前把杂草清除干净,很容易就会抢走庄稼的养分,到时候产下的庄稼一定成分不好,先不说价格难提上去,到时候交公粮的时候,也说不定会被人克扣。

张小花在地里将杂草除了干净,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紧紧的贴合在身上,很不舒服,也好在这一片没有什么人,不然的话,指不定会吸引一大堆人过来看。

“小花,你一个人干,也正是苦了你了。”

张小花休息还没有多久,刘雨菲提着一壶水走了过来。

“雨菲啊!”张小花应了一声,结果刘雨菲送过来的水,张口就喝了,只感觉浑身清爽。

“你怎么来了?”

“果园没有什么事情,主要就是照护一下树苗,浇浇水。”刘雨菲笑道:“果园的事情挺轻松的,只不过是要每天照看罢了。”

张小花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倒是刘雨菲,说完之后,有些扭捏。

其实她也不是有心出来,只不过先前在果园中,李二狗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找了一个由头,又劈头盖脸的数落自己的不是。

至于原因,其实她也清楚,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李二狗到现在还在惦记自己不是处子之身,尽管自己已经解释多时,还是没有办法得到他的原谅。

这也是悲催的一点,尽管自己是因为以前过度劳动导致的,却没有想到会成为自己和丈夫的隔阂。

自己说的李二狗不信,还一口咬定自己在外面有男人,愣是把莫须有的帽子往自己的头上戴。

虽然说经过上次跳河后,李二狗多少收敛了,但是当知道自己是被徐良才所救后,李二狗表面上虽然不说,但是却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今天不过是给别人多打了一个招呼,都被李二狗说个半天。

于是一时气愤之下,刘雨菲干脆离开果园,散散心。

在村子中,也许是因为年龄相仿,她和张小花走的近,在加上两人都是可怜人,一个老公死了,另外一个老公还不如死了的好。

张小花也大致猜出来刘雨菲为什么会过来,叹了一口气,安慰道:“雨菲啊!日子,都是一天天的过,你好歹还有老公,可不是样样都比我这个寡妇强不是?”

张小花说完,就是一叹:“要我说,还是给你老公说说,不要那么疑神疑鬼的。”

“他倒是信啊!”刘雨菲开始抱怨起来,这女人啊,一旦抱怨起来就没完,开了一个由头,就开始和张小花说个不停。

“……有时候我真的想,他那么希望自己被戴帽子,哪天我就真的给他戴上了。”刘雨菲狠狠的说道。

张小花一听,看着刘雨菲,就差拍手叫好:“对,也让你家男人知道,你自己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角。”

“恩。”刘雨菲重重的点头。

“哟……还有别人啊!”

突然间,一道声音传来,两女一愣,转头望去,居然是徐良才走了过来。

刘雨菲心道,刚才的话不会被他听见了吧!

其实刘雨菲心中一直挺害怕徐良才的,在加上担心刚才的话有没有被对方听见,心虚之下,顿时低头。

徐良才站着,两女坐着,绝对正好是俯视,一时间,尽管徐良才不是有意的,但是一些隐晦的地方还是被他看见。

一时间,被刘雨菲胸前凸起的引动着徐良才又不禁想起之前救下刘雨菲的情景,顿时,刚刚压下的邪火顿时又浮现出来。

完了……

徐良才感觉自己支起了帐篷,赶忙转移视线。

只是这个却被一边的张小花看在眼中,顿时笑了起来。

刘雨菲好奇之下,也回头一看,偏偏看见那一处地方,顿时脸色桃红,接口道:“那个……我想起家中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话,像是逃一样的走开了,不一会就跑远了。

张小花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徐良才:“你是种猪吗?见到一个女的就想上?”

徐良才知道她是生气,也不计较,好声好色的道:“这不是想你想你的吗?不然我怎么会找你?”

说这话,徐良才绕到张小花的身后,抱住。

“哎呦……”

张小花那个气,她刚刚劳作完,一身的臭汗不说,这个死鬼就抱着自己不放,而且最重要的还是身后极其膈应。

“你诚心?”张小花有气,要是身边有绣花针,肯定刺向徐良才。

“怎么说话的?”徐良才有些不悦,小脸贴着张小花:“这不是想你了?”

“我谢谢,你要是想我的话,就帮我,把地里的杂草清干净吧!”张小花说道。

徐良才顺着张小花的方向一直,看见地里长出的杂草,被张小花清理过,已经剩下不多。

“先不着急,小花,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要什么吗?”徐良才一边说,一边手开始不老实了。

“你一来我就知道了。”张小花说道,随后面露羞红:“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他徐良才可不在意这些,饥渴的他直接抱住张小花。

“你知道就好,快点来吧!”

“哎呀你干什么!”

张小花懊恼,却经不住徐良才手快,衣服已经被他褪去,姣好的身材带着一些汗水,却也有别样的诱惑。

徐良才咽了一口唾沫,扑了上去。

这一下,她张小花却不敢大声叫了,生平会引来什么人。只希望这该死的冤家动作快一点。

“别,你这个姿势不对,换一个姿势……”

徐良才可是为了验证《先天素女经》可没有以往那样的随意。

“什么?”张小花一愣,没有明白过来。

却是徐良才抓着自己的手,调整了身体的之后,才点了点头:“没错,这样对了。”

张小花只感觉一阵迷茫,虽然被他调整之后的姿势确实是舒服了不好。

好奇之下,问道:“你又从哪里学来的?难不成你偷看谁家了?不对呀!又有谁在大白天?”

而徐良才却不搭话,开始回想《先天素女经》上记载的内容调整呼吸,刚刚才要喷涌而出的火热居然又退了回去。

酣战开始,张小花却开始狐疑,为什么这次徐良才会这么久,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自己也被调动起来,当下也管不了其他,快活融入其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31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