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寡妇日出水了呀爽_宝贝 对我的尺寸还满意吗

“乖,小宝贝儿,抬高一点。”


张雄拍拍她挺翘的臀部,许薇很乖巧地配合,因为她也渴望张雄能赶紧填满她的空虚。


 文学

刚才被张昊安抚一顿,难受地不行。


张昊刚才躲进洗衣机,还顺手用几件衣服挡住自己不被发现。


可在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哥哥嫂嫂在做什么。


大哥那胖胖的身体不断晃动,虽然许薇叫声很大,但张昊觉得,她一定没有被满足。


大哥脸上表情销魂,揽着许薇的细腰满足极了。


张昊咽了咽口水,他可真想代替大哥啊!


可才过了三四分钟,大哥一声低吼便不再动弹,他身子微微颤动后,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张昊在洗衣机里直摇头,真是暴殄天物啊!怪不得嫂嫂那么容易就有了反应,平时大哥真是太委屈她了。


完事后,张雄冲洗了一下身子,便率先走出浴室。


许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叹气也跟着出去了,她的身体和眼神都写着“远远不够”。


张昊也赶紧钻了出来,跟着他们躲在门口偷听。


两人先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随后又出现细碎的接吻声。


“老公,人家还想……”


终于,许薇还是没忍住,开始主动索求。


张昊以为自己又能看到刺激的画面了,但谁知张雄从枕头底下拿了一个东西出来。


“你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怎么越来越开放了?”


张雄跟许薇打情骂俏,但眉头却舒展不开,他也很想再战几回合,但人到中年,身体实在是吃不消。


可偏偏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着实很无奈!


“快点老公,人家真的好想你……”


许薇媚骨的声音响起,哪个男人听了也不会善罢甘休。


然而,房间内却只传出震动声。


起初许薇没有发出声音,但随着马力加大,她也逐渐舒爽起来,伴随着她的娇喘声,张昊身体再次有了反应。


只是一个玩具就能让嫂嫂这么舒服?那要是换成了他……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决定必须满足一回许薇,让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房间里的电动声还在继续,许薇的呻吟声也在继续,张昊把手放到自己下身敏感地带,不由自主地摩挲起来,随着许薇的叫声,他摩挲的幅度在加大。


接着,许薇的叫声突然变大了,张昊透过门缝儿看过去,只见哥哥张雄的手已经放到许薇的秘密花园地带,他在用手帮她解决……


张昊吞咽了一下口水,感到非常无语,哥哥那方面太差劲了,只能用玩具还有手帮嫂嫂……怪不得嫂嫂平常总是有点不太开心的样子,这换成哪个女人都不会开心啊!


嫂嫂的生活原来这么委屈,张昊都开始为许薇叫屈了。


随着哥哥张雄手下的力度加大,还有那电动小玩具的“蹭蹭……”声加大,没多过久,许薇就一声大叫,然后就不再做声了……


这边,张昊的手也停了下来,因为他也随着许薇的那声尖叫到达了巅峰。


张昊听到许薇轻声地哀叹一声,她的语气中透着十足的无奈,但哥哥张雄却丝毫都没有自责的意思,他甚至还嗔怪地说了许薇一句“看你弄得这一床的湿渍,像什么样子呢?还有你身上……湿漉漉的,你快去洗洗吧,然后把床单也换了。”


张雄说着就起身了,让许薇换床单,许薇十分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去柜子里找了干净床单换上,接着她就拿者那脏床单往外走了。


张昊赶紧闪身,溜进自己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后,张昊的脑子里有些乱,一直都在闪过的都是嫂子许薇那种发情的画面,哥哥张雄不能满足她,她自己用玩具还有手还有张雄的手一起解决的场景……


张昊发现自己的下身一直在鼓涨,不停地涨,他知道,他是想要许薇了,他真的太想好好满足她一回了……


许薇在卫生间里将脏床单放进洗衣机后就又回了自己房间,房间里张雄早就躺在新铺好的床单上呼呼大睡了,鼾声一声高过一声。


张昊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脑子里幻想着自己和许薇在床上“交战”的画面,慢慢进入梦乡。


起床后,许薇给大家准备了早餐,饭桌上,张雄跟张昊聊天,张雄对张昊非常好,其实他们两个并不是亲兄弟,而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张雄张昊的父亲张振国早年丧妻,也就是张雄的母亲早早就生病去世了,后来,张振国为了不让年幼的张雄受后母的气,便一直都没有再娶。


直到张雄十几岁时,张振国通过自己打拼有了点家业,家业逐渐变大,家里家外也不能无人打理,于是,张振国才又娶了一个媳妇,也就是张昊的母亲。


张昊母亲过门两年后,生下张昊,所以,张雄比张昊大了足足有十五岁。


张昊的母亲对继子张雄虽然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差一点,但也不会差太多,也说得过去,张雄呢,对继母也能保持表面上的客气,反正彼此都心知肚明自己跟对方无血缘关系,也不会真的很亲近,只要表面上过得去就行了。


但张雄对张昊却是非常好,就跟对自己真正的亲兄弟一样,他从来都不会说自己和张昊不是一个母亲生的,这一点上,张雄真的做的非常好,他是一个好哥哥。


哥哥对弟弟好,弟弟也懂得感恩,他对张雄也同样挺好的,平时很敬重他。


后来,张振国年纪越来越大,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便将公司交给两个儿子打理,因张雄年长,各方面经验都多一些,所以,公司主要还是靠他经营。


而张昊最开始是在上学,大学毕业后到自家公司里去实习,慢慢地也就在自家公司做了,他是学财务的,张雄便让他做财务总监,全权负责财务这块,对他也是真的完全放心的,一点私心都没有。


张昊也确实做的不错,能力有,责任心有,他对张雄基本也没什么私心,公司在他两兄弟的经营下还是挺不错的。


只不过,张雄做为公司一把手,平时就比较忙碌,他的娇妻许薇就只能放在家里了,而许薇自己在家太寂寞,张雄想了想后,便把弟弟张昊和弟妹茹茹都一起接了过来,两家人在一起住。


这样平时他不在家时许薇便能有两个伴,和自家弟弟和弟妹说说话,她也能排遣下寂寞,心情也能好些。


早饭吃完了,张雄要去公司了,便嘱咐弟弟张昊在他不在家时要好好照顾嫂子许薇,张昊满口答应下来。

然后张雄就收拾公文包离家出门了。


张雄比许薇大十几岁,也比张昊大十几岁,也就是张昊和许薇年龄差不多大,都是二十岁出头,如果外人不知道的话,看到他们两个人在家,没准儿还会以为他们两个倒是一对夫妻呢。


许薇收拾碗筷去厨房洗碗,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张昊就感到特别动心。


而看到许薇胸前那鼓鼓的两座山峰,还有她臀部那结实丰满的肉肉,他更是一阵心驰荡漾,不由得又想起昨天晚上她和哥哥张雄在一起那香艳的一幕,还有她用小玩具还有手自己解决的画面……


“嫂嫂,我来帮你吧。”张昊说道。


“不用了,小昊,这点活儿还是我自己干吧,你休息会儿吧。”许薇谦让道。


“嫂嫂,跟我还这样客气?”张昊嗔怪地看着许薇说。


许薇只是笑笑,张昊已经上前来从她手里把碗筷夺了去。


张昊站在洗碗槽前开始洗碗,一边洗一边回过头来看许薇,同时对着她笑,许薇也笑,小叔子今天这么懂事,帮她干活,她很高兴。


而且,张昊长得高大帅气,非常有魅力,而这样的男人如果再做家务做饭洗碗的话,那就更是加分,会迷死女孩子的。


此时看着张昊洗碗的背影,许薇心里不由得开始叹气了,她在想:要是张雄能再年轻一些多好,在长相上和生理上哪怕有张昊的一半她也就知足了……


张昊洗好碗筷,把碗筷在橱柜里放好,转身时,他才发现许薇原来一直在盯着他看,他再次对着她粲然一笑,他的两排牙齿非常洁白整齐,笑容很阳光爽朗,这更增加了他的个人魅力。


张昊是公司财务总监,他平时只要把工作交给财务部的下属打理就行了,他本人都不怎么用去上班的,只有每周开会是必去的,其他时间去不去都行,反正虽然他和张雄是兄弟,但张雄也是任人唯贤的,只要张昊能把财务部门的工作掌管好,他本人去不去上班都无所谓。


这就更增加了张昊和许薇两人在家相处的机会,而张昊的妻子茹茹去外地出差了,需要一周才能回来,所以,这个家里就只剩下张昊和许薇两个人了。


“嫂嫂,中午我们吃什么饭?”张昊问许薇。


“吃……你说呢?小昊,你想吃什么?想吃什么你就说,嫂嫂就给你做。”许薇笑着对张昊说。


“是吗?嫂嫂对我这么好吗?那我得好好想想,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张昊也笑着回应。


离做中午饭还有两个小时时间,许薇便走去洗手间去洗自己昨晚放在洗衣机里的床单,这时候,张昊又走了进来。


“嫂嫂,洗什么呢?”张昊明知洗衣机里是昨晚许薇换下来的被她下身流出的液体弄湿了的传单,但却故意装作不知道地问道。


“床单,呵呵。”许薇回答说。


许薇边说话边把床单从洗衣机里拿出来,然后细心找上面被自己的弄脏了那块污渍。


这时,张昊又开口了:“嫂子,这床单看着不脏呀?才铺了没几天吧?换这么勤呢?”


许薇一听这话就脸红了,她很怕张昊会看到床单上的污渍,更怕张昊会猜出那污渍产生的原因,她说话开始结结巴巴起来:


“这……呵呵,我……我是为了防螨虫呀,你不知道吗?小昊,床单在床上铺几天之后就会有很多螨虫的,要讲卫生哦,所以,床单肯定是要勤换的啦。”


“喔~这样呀,”张昊说道,不过,他一边说一边用眼光不停地看向许薇手里的床单,同时,他又说道,“嫂嫂,不如我来帮你一起弄吧。”


张昊扯住床单的一边,帮许薇将床单展开,这样,整个床单就彻底展开在两个人眼前了。


床单其实非常干净,因为本来也就才铺了两三天,如果不是昨天晚上许薇往上面弄了一滩湿渍的话,她也不会换的。


“这床单看着一点都不脏呀,嫂嫂,咦,等等,不对,这里有脏……”张昊的眼睛非常尖,他很快就看到了那滩污渍。


而许薇的脸霎时就变得通红,她真的很怕张昊继续说下去,她也不知该怎样应付他。


“这一块像是水渍呢,嫂嫂,你是怎么往上面弄上这一滩水渍的呢?”张昊已经来到那滩污渍跟前,他仔细地用手去抚摸那滩污渍,他感觉抚摸那里就像在抚摸许薇的下身的水帘洞一样……

一边抚摸,他一边问许薇这难缠的问题……


“这……”许薇的心感到慌乱,同时脸更加红,红成了苹果,不,比苹果更红,简直就像秋天的红叶那样,红透了……


可张昊显然还要继续问下去,他接着说道:“嫂嫂,快说嘛,你是怎样弄上去这块湿渍的,难道……该不会是?”


张昊一边说他的一双眼睛已经滴溜溜地在许薇身上乱转,那表情代表他知道一切真相但就不说出口,他就要许薇自己亲自来说。


“你在说什么呀?小昊,这……这湿渍就是昨天晚上我不小心倒上去的水罢了。”许薇撒谎道,但显然,她不是撒谎的高手,她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心跳加快了,她十分地尴尬,此时,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啊。


“哦?真的吗?倒的水?嫂嫂,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怎么能会把水倒到床单上去了呢?我不信,你肯定是骗我的。”张昊继续说道。


许薇是真没想到张昊会就这一块小污渍跟自己打破砂锅问到底啊,她心里慌乱,不断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咳咳……咳咳……”


这时,只见张昊坏笑一下,然后眼神也坏坏地看着许薇说:“嘿嘿,嫂嫂,你就别瞒我了,我知道,这湿渍该不会是……咳咳……是从你身体里流出来的水水吧?”


“啊!”许薇竟然叫了一声,因为张昊这句话实在是她没想到的,她更加尴尬了,脸已经红透到脖子根了。


“嘿嘿,嫂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都懂的,只不过……我发现……你的水水好多哦,你看……这么大一滩呢,嘿嘿。”张昊一边说一边继续坏笑。


许薇是真的感到尴尬又难堪,因为自己和老公做羞羞事弄得这滩污渍一直在被小叔子拿来打趣,她毕竟是他的嫂子,虽然他们俩才是年龄相当,但有辈分在那隔着,做为嫂子,这种私密事情被小叔子拿来开玩笑,她的尴尬处境可想而知了。


就在这时,只见张昊一步跨到许薇跟前,一下子把她抵到墙上,他的眼神直视着她的眼睛,那眼神里好像有把火在烧,烧得许薇无处躲藏,她的眼神也无处躲闪,但她又实在不好意思看张昊,便是把头垂下了。


张昊用手指挑起许薇的下巴,让她的眼神直视自己,这样两个人的眼神才对视上。


许薇一直在极力克制自己,可是,她的胸脯在剧烈地起伏着,身体也不由自主有点扭动,因为此时,她无法控制地,她的下身已经又变得湿漉漉了……


张昊捏着许薇的下巴,开始吻她。


许薇实在受不了,便也开始回吻起来。


深吻的同时,张昊的手已经越过许薇的高耸的胸部,直接去触摸她下身的敏感地带了。


这时,他松开许薇,坏笑着说道:“嫂嫂,你又在流水水了,你的水水好多哦,都把我的手浸泡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41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