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几天不见水又变多了_早上睡醒他在体内慢慢变大

两人躺在床上,小雅已经筋疲力尽了,但我却容光焕发,仿佛开始了第二次青春。


现在的我,比年轻时候精力还旺盛,这是怎么回事?


 文学

我来不及探寻身体的奥秘,只觉得男人的尊严又回来了。


让这些小妮子看不起我,早晚都会征服她们!


小雅擦了擦嘴角的不知名液体,有气无力地站起身。


“孙叔,要是秦雪知道你这么强大,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她一瘸一拐地走进浴室清洗身子,白皙的皮肤上被我按摩地都是粉印,一时间没忍住我再次跟进去和她来了两次。


等我离开秦雪卧室时,小雅已经累得睡着了。


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的我,约了三两好友准备出去聚聚,至于秦雪回来她们怎么沟通,我已经没那么好奇了。


和往常一样,我与老李约在了烧烤摊见。


“老孙,你可算来了。咱们先搓一顿,晚些我家里约了一堆朋友一起来两把,上次老张赢得钱,我今天可得赢回来!”


我与老李已经认识了多年,此人为人好爽,做事向来不遮遮掩掩,两人勾肩搭背走入烧烤摊。


“阿倩,老菜单。”老李转身向烧烤摊老板娘招手。


年轻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在这里搓一顿,如今也与老板娘认识七八年了,私底下我们都叫她阿倩。


阿倩一手托着烧烤盘,一手拿着四瓶啤酒,走到桌前。


虽然在烧烤摊呆了多年,可阿倩身上一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明明刚刚碰过小雅可是腹部的燥热却又起了上来。


“你们两个,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许久没来了,一来就色眯眯地看着老娘,一个个怕是想被揍。”


阿倩半开玩笑的语气,听得我瞬间傻笑,年轻的时候我与老李可没少追过阿倩,那时候还因为这女人大干了一架,结果后来才知道,阿倩刚生下来就订了娃娃亲。


我摇了摇头,装模作样咳了两声:“这不是来找你了么。”


“好吧好吧,姑且就原谅你们了。老菜单,概不赊账!”说完阿倩将手中的啤酒重放桌上,转身离开。


这烧烤摊开在这里多年,名气早已打了出去,如今阿倩这一走,怕是要收桌的时候才能看到她了。


“老孙啊,这么些年了,看过形形色色地美女,也就阿倩在我心里是最美的。”老李喝了点小酒,开始犯浑,这家伙只要喝点酒,就开始说真心话。


“得了吧你,让你家母老虎听见,不得扒你三层皮。”随手喝了口酒,脑海中浮现出小雅在床上的骚姿,身体不禁有些燥热。


这么些年没开荤,如今难得开一次,自己居然这么强,我不禁再次感叹。


“老李,我去解个手,你等我一会。”我自是很放心他的,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


“嗯嗯,去吧。”老孙继续眯着小酒,头也不看我一眼。


这烧烤摊开了多年,这卫生间一直都是男女共用,喝了点小酒的我,直接将门打开。


“啊!出去,有人!”


这一身尖叫,让我整个人都激灵起来,我转头一看原来是阿倩,这可真的巧。


我连忙走了出去:“我帮你把门带好了。”


关门的时候,不由自主地看了看阿倩的下半身,若不是看过,阿倩居然还是个白虎。


果然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最好,阿倩的身材自不是那种前凸后翘,可是她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如少女香一般勾人心魂,入豆腐般水嫩的肌肤更是扣人心弦。


我脑中不停地描绘着,幻想着,这种美女自然跟小雅是两个极端,若是说一个是磨人的小妖精,那另一个则是小家碧玉般的青涩。


门被打开,那不抹烟粉的容貌,向我渐渐靠近,面颊微红下的羞涩,瞬间让我把持不住。


我拉住阿倩的臂膀,瞬间进入卫生间,双手把门关上。


阿倩靠在墙壁,看着她满脸潮红,我心更是荡漾。


“阿倩,我想你好久了。”明明算是情场老手,可是看到阿倩,也许是少年时的青涩突然涌动,我居然说不出半句话来。


“孙哥,我,我,我也是。”


阿倩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心中窃喜,附身吻去。


让我倍感惊讶地是,她居然没有躲避,多年的深情,唇齿交融,一言难尽。


“老孙,好了没,老子在门口等你这么久,菜都凉了!”


我安抚好阿倩,然后开门走出,搂着老李的臂膀就走:“走了走了,我也要吃,这不刚刚儿子打了个电话,耽误了一会么。”


“你这家伙,等你这么久,真的是,等下自罚三杯!”许是酒劲上来了,这家伙直接将我臂膀甩开,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走向前。


我转头看着厕所的门,压了压心中的欲火,走到桌边,脑中回味着那娇柔的身躯。

我与老李两人随便吃了吃,酒喝的有些上头,两人互相扶持着走到了他家中。


如老李说的一样,家里喊来了两朋友,老张跟小肖。


“大家都来全了,今天晚上好好搓几把。”老张招呼着我两。


老李虽是刚刚喝了酒,但是坐在牌桌上,脸上瞬间好了许多,眼神也集中起来。


对于打牌,我一直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我们玩的也不大,一百块玩五十块保底,也就打着玩玩。


牌中我有些漫不经心,向着小倩的身体,心里更是静不下来。


“诶你们听说了么?小倩老公快回来了,听说这次回来,就不外出了。”老张这人出了名的喜欢八卦,整个街上,家家户户的事情他似乎都知道。


“是么?”我与老李异口同声。


“诶,老李激动我能理解,怎么老孙你也个跟着后面问了?莫不是老伴离开多年,你看上小倩了?”


老张半调侃的语气惹得老李眼神一直对我不停的打量。


“我这不是跟阿倩认识很久了么,下意识问问,你们一个个那么多心干啥,人家老公都回来了,我能想啥?”


“也是,也是。”老张不在多想,专心致志地打着牌。


我这人虽是好色,但既然阿倩老公回来了,我也没必要去碰这个霉头了,脑中忽然飘过秦雪的模样,那雪白的身躯跟阿倩比起来,自是秦雪更胜一筹。


想到秦雪,我脑中不禁再次意淫起来。


这局牌草草了结,我打的,漫不经心,到最后居然保本,到是老李又输了。


一帮人离开,这牌足足打到了凌晨三点多,我生物钟一向睡得早,也就倒在了老李家睡了一晚。


翌日清晨,我从睡梦中醒来,下意识点开了手机,这才六点多,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也就早早地起床。


“老李,我先走了。”我摇了摇旁边熟睡的老李,发现怎么都喊不起,微微叹气。


说起来我这身体素质是一天比一天好,熬夜到三点睡到六点居然丝毫不困,反而精神的离开。


我穿上衣服慢跑回家,在路边随手买了点油条,包子,带回了家。


我随手按了下门铃,映入眼帘的是小雅。


小雅结果我手中的早餐,附身在我耳边吹了口气,向我吐了吐舌头,转身走入客厅。


这小妖精,老子下次绝对把你日的投降。


我转身把门带上,换了双鞋子,秦雪从房中走出,她穿着蓝色吊带衫,一件丝绸般的外套半挂在臂膀上,半梦半醒地模样更是挠的我心痒痒的。


她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满含厌恶,下意识将外套裹紧。


看秦雪对我这一态度,小雅绝对没把我日了她的事情告诉她。


“孙叔,来吃早饭吧,不然快凉了,秦雪你也来。”小雅随手抓了个包子塞嘴里。


秦雪刚想让小雅别吃,却没来得及喊住,快步走到小雅身旁:“你也不怕这里面放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我可跟你说,这老男人可色了。”


“大小姐,你放心好了,这大早上,能对我们干啥啊,吃吧没事,我都替你试毒了。”说完小雅继续咬了一口包子。


“诶,你!算了,不说你了,反正我不吃!你自己要小心点。”秦雪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模样。


我向小雅微微一笑,随手拿了个油条吃了起来,桌下,小雅的双腿一直从我的小腿开始蹭。


见我不闪躲,这妞儿胆子便大了起来,向我的大腿内侧蹭了起来,直到裤裆。


如此美女在眼前蹭来蹭去,我怎可能不动心,老枪笔直硬起。


小雅看到秦雪从房间走出,下意识把脚收回,但是却撞到了桌脚,疼的她站了起来却不小心扭到了脚。


这一幕看得我突然想笑,但是碍于长辈的脸面,我刚想去搀扶,但是却被秦雪抢先一步。


秦雪在前面搀扶着,我的双手在小雅的臀部不停抚摸,这水蛇腰我可是想了许久。


“小雅,你快坐下,让我看看。”秦雪蹲下身体,看着小雅的脚裸,脚尖微肿。


上次啪的时间虽长,但是却一直没有好好看过小雅的身体,这妮子脚长得如此小巧,微粉的脚尖,看的我心动。


我抬头看向秦雪,虽然是职业装但是却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凸显出来,那亲切地眼神,脑中再次意淫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民俗大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gyzj.com/37424.html
返回顶部